武俠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碧血洗銀槍 >

第十八章 吃鹽的人

這天晚上,馬如龍也像平常一樣,打地鋪睡在床邊。他睡不著。

謝玉侖也沒有睡著,他忽然聽見她在叫他:“喂,你睡著了沒有?”

“沒有。”睡著了的人是不會說話的。

“你為什么睡不著?”謝玉侖又在問,“是不是也在想那個人的事?”馬如龍故意

問:“什么事?”謝玉侖道:“那個地保既然練過武,你想他以前會下會是個江洋大

盜,那個來買鹽的人就是他以前的同黨,到這里很可能又是在準備計劃做件案子?”馬

如龍道:“做案子跟買鹽有什么關系?跟我們有什么關系?”謝玉侖道:“說不定他們

是準備來搶這家雜貨店,買鹽就是為了來探路!”

馬如龍忍不住要問:“我們這家雜貨店有什么值得別人來他的東西?”謝玉侖道:

“有一樣。”

馬如龍道:“一樣什么東西?”謝玉侖道:“我。”

馬如龍道:“你認為他們要搶你?”這次他沒有想要笑的意思,因為他已想到這不

是絕無可能的。謝玉侖忽然嘆了一口氣,道:“也許你真的不知道我是誰,可是你一定

要相信,如果我落入了那些惡人手里……”

她沒有說下去,她仿佛已經想到了很多很多種可怕的后果。過了半天,她才輕輕他

說道:“雖然我一直猜不透,你為什么要這樣對我,可是,這些日子來,我已看出,你

不是個壞人,所以,你一定要都我查出那個人的來歷。”

“我怎么去查?”

謝玉侖忽然又冷笑:“你以為我還沒有看出你也是個會武功的人?

就算你現在是個雜貨店老板,以前也一定在江湖中走動過,而且一定是個很有名的

人,因為我看得出你武功還不算太差。”

馬如龍不說話了。一個練過十幾年武功的高手,有很多事都跟平常的人不同的。他

相信她一定能看得出,因為他每天都盯著他看。她實在沒有什么別的事可做,也沒有什

么別的東西可看。

謝玉侖又在盯著他看:“如果你不替我去做這件事,我就……”

馬如龍道:“你就怎么樣?”

謝玉侖道:“我就從現在開始不吃飯,不喝水,反正我早就不想活了!”

這是一著絕招,馬如龍當然不能讓她活活地餓死。

謝玉侖道:“怎么樣?”

馬如龍嘆了一口氣,道:“你要我什么時候去?”謝玉侖道:“現在,玖在就

去。”

她想了想,又道:“你可以換身黑衣服,找塊黑布蒙著臉,如果被人發現,有人出

來追你,你千萬不要直接逃回來,我知道你也不想讓別人看出你的來歷。”

這些江湖中的勾當,她居然比他還內行。

謝玉侖又道:“你一定要照我的話做,這些事我雖然沒有做過,可是有個江湖中的

大行家教過我。”她又嘆了口氣,“我寧愿半死不活的躺在這破雜貨店里,只因為我相

信總有一天有人會來告訴我,這是怎么回事,所以你千萬不能讓別人找到這里來,否則

我們兩個都死定了。”馬如龍只有聽著,只有苦笑。他一輩子沒有做過這種偷偷摸摸的

事,可是這一次他非去做不可。

夜已深,貧苦的人家,為了白天工作辛苦,為了早點休息,為了節省燒油,為了他

們唯一能夠經常享受的歡愉,為了各種原因,總是唾得特別早的。黑暗的長巷,沒有燈

火,也沒有人。

馬如龍悄悄地走出他的雜貨店,他已經換上了一身黑衣服,而且用黑布蒙起了臉,

只露出一雙眼睛。他知道陶保義住的是哪棟屋子,他偶爾也曾出來走動過。用紅磚砌的

屋子,一共有五間,三明兩暗,燈卻已滅了。

屋子后面有個小院,院子左邊有個廚房。廚房邊是間柴房,中間有口井。馬如龍又

施展出他已久未施展的輕功,在這棟屋子前后看了一遍。他什么都沒有看見,什么都沒

有聽到。陶保義的妻子還年輕,他總不能把別人的窗子戳個洞去偷看。所以他就回來

了。

謝玉侖還睜大了眼睛在等,等他回來,就睜大了眼聽,聽他說完了,寸輕輕嘆了口

氣。

“我錯了。”她嘆息著道:“我剛才說你以前在江湖中一定是個名人,現在我才知

道我錯了,江湖中的事,你好像連一點都不懂。”

其實她沒有錯。名人未必是老江湖,老江湖未必是名人。馬如龍并不想反駁這一

點,他已經去看過,已經算交了差。謝玉侖卻不同意。

“不該看的地方也許去看過了,該看的地方你卻沒有看。”

“什么地方是該看的?”

“你到廚房里去看過沒有?”

“沒有。”馬如龍不懂,“我知道廚房里沒有人,為什么還要去看?”

謝玉侖道:“去看看灶里最近有沒有生過火?”馬如龍更不懂。灶里最近有沒有生

過火,跟這件事有什么關系?

謝玉侖又問道:“你有沒有去看過那口井?井里有沒有水?”

“我為什么要去看?”“因為沒有火的灶,沒有水的井,都是藏人的好地方,里面

都可能有暗道秘窟。”

馬如龍嘆了口氣:“教給你這些事的那位大行家,懂得的事并不少。”

謝玉侖道:“現在我已經把這些事都教給你了。”

馬如龍道:“你是不是還要我去看一次?”

謝玉侖道:“你最好現在就去。”

灶雖是熱的,灶里邊留著火種,灶上還熱著一大鍋水,井里卻沒有水。那個人是不

是真的藏在井里,馬如龍還是看不見。

他很小的時候就練過壁虎功,要下去看看并不難,可是如果人真的藏在并里,他一

下去,別人就先看見他,只要一看見他,就絕不會讓他再活著離開這口井。也許他可以

躲開他們的出手一擊,也許他還可以給他們致命的一擊。但是他為什么要做這種事?他

連一點理由都想不出。

他又準備走了,準備回去聽謝玉侖的嘮叨埋怨。現在他雖然還沒有做丈夫,卻已經

能了解一個做丈夫的人被妻子嘮叨埋怨時是什么滋味。他還沒有走,忽然聽見井底有人

冷冷他說:“張老板,你來了么?”

聲音嘶啞低沉,正是那個買鹽的人,他還沒有看見別人,別人已經看見了他。

馬如龍苦笑:“我來了!”

買鹽的人又道:“你既然來了,為什么不下來坐坐?”

馬如龍本來還可走的,可是別人既然已經知道他是誰,就算他現在走了,別人還會

找到他的“張記”雜貨店去。亡命的人,絕不要別人發現自己的隱秘。馬如龍很了解這

點,因為他是個亡命的人,他只有硬著頭皮說:“我下去。”

黑黝黝的深井里,忽然亮起了一點火光。井底有兩個人,一個就是那買鹽的人,另

一個卻是吃鹽的人。

這個人寬肩、長腿、廣額、高顴,本來一定是個很魁梧高大的人,現在卻已瘦得不

成人形,全身的皮膚都已干裂。奇怪的是,他一直都在不停的喝水。

喝一口水,吃一大把鹽,吞一個生雞蛋。他非但不伯咸,沒有被咸死,喝下去的水

也不知到哪里去了。他的皮膚,看來就像是干旱時的土地一樣。

小小影视-上上影院-小小影视网在线观看-免费在线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