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碧血洗銀槍 >

第十六章 雜貨店

屋子蓋得很低,幾乎一伸手就可以摸到屋梁,墻上的粉圣已剝落,上面貼著一張關

夫子觀春秋的木刻圖,一張朱大子的治家格言,和一張手寫的勸世文,字寫得居然很工

整。屋里只有一扇窗子,一道門,門上掛著已經快洗得發白的藍布門簾。

一張雖然已殘舊、卻是紅木做的八仙桌,就擺在門對面。桌上有一個缺嘴茶壺,三

個茶碗,還供著個神龕,里面供的卻不是關夫子,而是手里抱著胖娃娃的送子觀音。

一個角落里堆著三口樟木箱子,另一個角落擺著顯然已經很久沒有人用過的妝臺。

一面菱花銅鏡上滿是灰塵,木梳的齒也斷了好幾根。

除此之外,就只有一張床了。一個帶著四根掛帳子木柱的雕花大木床,床上睡著一

個女人,身上蓋著三床厚棉被。這女人的頭發蓬亂,臉色發黃,看來說不出的疲倦憔

悴,雖然已睡著了,還是不時發出呻吟。

空氣中充滿了濃烈的藥香,外面有個尖銳的女人聲音正在吵鬧,又說這個雜貨店的

雞蛋大小,又說油里摻了水,鹽也賣得太貴。

馬如龍醒來時,就是在這么樣一個地方,他本來還以為自己是在做夢,除了做夢

外,他這種人怎么會到這種地方來。幸好他的宿醉雖然未醒,頭雖然痛得要命,可是記

憶還沒有喪失。

他立刻想起了自己是怎么會到這里來的。他第一個反應就是從椅子上跳起來,一步

竄到妝臺前,拿起了那面銅鏡,用衣袖擦凈上面的灰塵。他覺得自己的手好像在發抖。

——玉玲瓏究竟在他的臉上做了什么手腳?他當然急著想要看自己已經變成了什么

樣子?

他看見的不是他自己,是張榮發,絕對不是他自己,絕對是張榮發。

他看著鏡子時,就好像在看著大婉給他看過的那幅圖畫。

一個人在照鏡子時,看見的卻是另外一個人,他心里是什么感覺?

沒有經歷過這種事的人,連做夢都不會想到現在他的心里是什么感覺的。

雖然他并沒有時常提醒自己,可是他也知道自己是個美男子。就連最妒恨討厭他的

人,都不能不承認這一點。他忍不住要問自己:“將來,我還會不會恢復我以前的樣

子?”這問題他自己當然不能回答。他只恨自己以前為什么沒有問過大婉和玉玲瓏。

外面爭吵的聲音總算平靜了,床上的女人還沒有醒。馬如龍當然也忍不住要去看看

她,一看又嚇了一跳。

這個面黃肌瘦、病弱憔悴、連一分光米都沒有的女人,真的就是他在那衙門里的驗

尸房里,掀開布單所看見的那個絕色美人?馬如龍是明明知道自己會變成這樣子,還是

忍不住要害怕、吃驚,她醒來對忽然發現自己忽然變成這樣子,她會怎么樣?馬如龍已

經開始對她同情了。

現在這個“張榮發”已見過了他自己,見過了他住的屋子,也見過了他的妻子。他

的雜貨店是個什么樣的雜貨店,他那個老實忠厚的伙計張老實是個什么樣的人?他當然

也忍不住想去看看。

雜貨店通常都是個很“雜”、放滿了各式各樣“貨”的地方。油、鹽、醬、醋、

米、雞蛋、咸蛋、鹵蛋、皮蛋、蝦米、醬菜、冰糖、針線、刀剪、釘子、草紙……一個

普通人家日常生活所需要的東西,都可以在雜貨店里買得到。

這個雜貨店也是這樣子的,門口還掛著個破舊的招牌。“張記雜貨”。門外是條不

能算很窄的巷予,刮風的時候灰砂滿天,下雨的時候泥濘滿路,左鄰右舍都是貧苦人

家,流著鼻涕的小孩子整天在巷子里胡鬧啼哭打架玩耍,雞鴨貓狗拉的屎到處都有,家

家戶戶的門口都曬著小孩衣服和尿布。

在這種地方,這種人家,除了逗小孩子外,別的娛樂幾乎完全沒有。

江湖中的英雄豪杰好漢們,當然下會到這種地方來。馬如龍做夢也想不到自臺居然

變成了這么樣一家雜貨店的老板。

張老實矮矮胖胖的身材,邀遲遏遏的樣子,一張圓圓的臉上,長著雙好像永遠睡不

醒的眼睛,和一個通紅的大酒糟鼻予。張老實對他的老板禮貌并不十分周到,甚至連話

都懶得說,連看都懶得看。

在這么樣一個破鋪子里,老板又怎么樣?伙計又怎么樣?反正大家都是在混吃等

死,能捱一天是一天。馬如龍對這種情況反正很滿意,如果張老實是個多嘴的人,對他

特別巴結,他反而受不了。

這雜貨店原來的老板和老板娘呢?俞五當然已對他們做了妥當的安排,現在他們過

的日子一定比原來好得多。馬如龍又忍不住問自己:“像這樣的日子,我還要過多

久?”

又有生意上門了,一個挺著大肚子的年輕小媳婦,來買一丈錢的紅糖。就在這時

候,馬如龍聽見了一聲呼喊,聲音雖然不大,可是馬如龍這一輩子都沒有聽見過這么驚

慌悲慘的呼喊。謝玉侖一定已經醒來了,一定已經發現了這種可怕的變化。馬如龍幾乎

不敢進去面對她。

大肚子的小媳婦看著他搖頭嘆息道:“老板娘的病好像越來越重了。”馬如龍只有

苦笑,掀起藍布門簾,走進了后面的屋子。

謝玉侖正掙扎著想從床上爬起來,眼睛里充滿了令人看過一眼就永遠忘不了的驚

慌、憤怒和恐懼,她嘶聲呼喊:“你是什么人?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會到這里來?”

“這里就是你的家,你已經在這里住了十八年,我就是你的老公。”

馬如龍說出這些活的時候,自己也覺得自己就像是條黃鼠狼。可是他不能不說:

“我看,你的病又重了,居然連自己的家和老公,都不認得了。”謝玉侖吃驚地看著

他,沒有人能形容她眼睛里是什么表情。

大肚子的小熄婦也從門簾外伸進頭來,嘆著氣道:“老板娘一定燒得很厲害,所以

才會這樣子說胡活,你最好煮點紅糖姜水給她喝。”她的話還沒有說完,謝玉侖已經抓

起床邊小桌上的一個粗碗,用盡全身力氣向她摔了過來。

只可惜她“病”實在太重了,連一個碗都摔不遠,她更害怕,怕得全身都在發抖。

她自己知道自己的武功,那一身驚人的武功到哪里去了?小媳婦終于嘆著氣,帶者

紅糖回家,不出半個時辰,左鄰右舍都會知道這雜貨店的老板娘已經病得快瘋了。謝玉

侖真的快瘋了。她已經看見自己的手,一雙柔若無骨、春蔥般的玉手,現在竟已變得像

只雞爪。

別的地方呢?她把手伸進了被窩,忽然又縮了出來,就好像被窩里有條毒蛇,把她

咬了一口。然后她又看到了那個鏡子,她掙扎著爬過去,對著鏡子看了一眼,只看了一

眼,她就暈了過去。

馬如龍饅慢地彎下腰,從地上撿起破碗的碎片,其實他并不想做這件事的。他真正

想做的事,就是先用力打自己十七八個耳光,再把真相告訴這位姓謝的姑娘。

但是他也不能對不起大婉。大婉信任他,他也應該信任她。她這么做,一定有很深

的用意,而且對大家都有好處。馬如龍長長的嘆了口氣,緩步走了出去,吩咐他的伙

計,道:“今天我們提早打烊。”

小小影视-上上影院-小小影视网在线观看-免费在线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