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碧血洗銀槍 >

第十五章 玲瓏玉手

玉玲瓏六十年前,江湖中有三雙最有名的手,無情鐵手、神偷妙手、玲瓏玉手。鐵

手無情,手下從未放過任何一個不該放過的人。妙手神偷,任何人偷不到的,他都能偷

得到。玉手玲瓏,神奇巧妙,誰也不知道她的一雙手能做出多少巧妙神奇的事。可是每

個人都知道,無論誰在她這雙手下,半個時辰內就會變成另外一個人。

馬如龍總算明白了。“俞五替他梳頭,就因為要請她替我易容改扮,把我變成張榮

發。”

“對。”

“你們選擇了這個地方,就因為這種地方是江湖人絕不會未的。”

“對。”

“那些官差,全都看不見我們.只因為他們都有求于俞五,不能不放個交情給

他。”

“對。”

“因為我已被認定了是個心狠手辣的惡徒,已被逼得無路可走,所以你們才替我出

了這法子,讓我可以多活些日子。”

“不對。”

大婉的態度誠懇而沉重:“俞五相信你,我也相信你。我們都相信你是被人陷害

的,我們也知道你絕不會躲在一個小雜貨鋪里茍且偷生。”

馬如龍很久沒有開口。他的血已熱了,他的咽喉仿佛已被熱血堵塞,過了很久,才

嘎聲問:“你為什么要相信我?”“因為我相信一個剛殺了人的兇手,在自己逃命的時

候,絕不會冒險停下米,從雪地里救起一個快要被凍死的女人。”

馬如龍沒有再說什么,他心里的感覺,已經不是言語所能表達得出。

大婉道:“可是你自己一定也要相信,人世間還是有正義公道存在的,邪惡遲早必

將滅亡,陰謀遲早必將敗露,你受到的冤枉遲早有一天會洗清。”她輕輕握住他的手,

又道:“只要你能有這種信心,暫時受點委屈,又算得了什么?”

馬如龍沉默著,沉默了很久,忽然問道:“那個雜貨鋪在哪里?”

“就在西城的一條窄巷里,你的主顧,都是些善良窮苦的小百姓,能吃飽飯,已經

很不容易,所以,很少會管別人的閑事。”

她又補充:“你的伙汁也姓張,別人都叫他老土,除了偶爾喜歡偷偷地喝杯燒酒

外,絕對是個可靠的人。”

馬如龍道:“他認不出他的老板已經換了個人?”大婉道:“他的眼睛一向不好,

耳朵也有點毛病。”

馬如龍道:“就算他認不出來,別人呢?”

大婉道:“別人?”她忽然笑了笑,道:“你是不是說他那個多病的老婆?”馬如

龍苦笑,卻還是忍不住要問:“她是個什么樣的人?”大婉又笑了笑,道:“其實你自

己應該看得出的。”

馬如龍道:“我看得出?我幾時看見過她?”

大惋道:“剛才你還看見過她。”

馬如龍怔住。“難道剛才我看見的那個好像已經死了的女人,就是我的……”他忽

然發覺自己的說法不對,立刻又改口,“難道她就是張榮發的老婆?”大婉道:“本來

不是的,現在卻快要是的了,就好像你本來不是張榮發,現在卻快要變成張榮發一

樣。”

馬如龍道:“她本來是誰?”

大婉在考慮,看起來并沒有回答這句話的意思,這次馬如龍卻不肯放過她,又問

道:“她本來究竟是個什么樣的人?現在你難道還是連這一點都不肯告訴我?”

大婉嘆了口氣,道:“現在我如果還是不肯告訴你,好像就未免有點不近人情

了。”馬如龍完全同意。

大婉道:“她姓謝,叫謝玉侖,謝謝你的謝,寶玉的玉,昆侖山的侖。”

馬如龍道:“我知道這三個字,你用不著說得這么詳細。”

大婉道:“她是個女人。”

馬如龍道:“你以為我連她是男是女都看不出?”

大婉苦笑,道:“你一定也看得出我只不過是在故意拖延而已,因為我實在不知道

究竟應該告訴你多少事。”

馬如龍道:“你能告訴我多少?”大婉終于下定決心:“好,我告訴你,今年她十

九歲,大概還沒有碰過男人,也沒有被男人碰過。”

馬如龍道:“她真的只有十丸歲?”大婉道:“難道,你覺得她已經很老了?”

馬如龍道:“她的人雖然不老,武功卻很老,她穿過那道高墻時就好像穿過張薄紙

一樣,那種武功連九十歲的人都未必能練到。”

大婉道:“我的功力也不比她差,你是不是認為我也很老了?”馬如龍閉上了嘴。

大婉道:“武功不是死練出來的,一個人功力的深淺,跟他的年齡大小沒有多大關

系。”

馬如龍道:“我懂。”

大婉道:“她的武功的確很高,你們知道的那些英雄大俠們,能勝過她的絕對不會

超過十個,因為她不但有個好師父,而且幾乎是一出娘胎就開始練武了。”

馬如龍道:“她的師父是誰?”

大婉道:“我只答應告訴你有關她的事,不是她師父的事。”

馬如龍苦笑,說道:“那么,我就不問。”

大婉道:“她的脾氣不太好,大小姐的脾氣總是不大好的,如果發現自己忽然變成

了一家破雜貨店的老板娘,說不定會氣得發瘋。”

馬如龍道:“她發瘋的時候,會不會一刀把那雜貨店的老板殺了……”

這一點他不能不關心,不能不問,因為雜貨店的老板就是他。

大婉嫣然道:“這一點你可以放心,她不會殺了你的。”

馬如尤道:“你怎么知道她不會?”大婉道:“因為她有病,病得躺在床上,連站

都站不起來。”

一個昨天能穿墻如紙的絕頂高手,怎么會忽然病得這么重?馬如龍沒有問。他已經

可以想象到,這種病是怎么來的,以大婉的本事,要一個人“生病”絕不難。

馬如龍道:“可是她看起來也絕對不像是個雜貨店的老板娘。”

大婉道:“現在不像,等一下就會像了,而且絕對跟原來那個老板娘一模一樣。”

馬如龍道:“玉玲瓏真有這么大的神通?”大婉道:“她有多大的神通,等一下你

自己就會看出來了。”

馬如龍嘆了口氣,道:“其實我倒并不十分想看。”

大婉道:“等她醒來時,已經躺在雜貨店后面的小屋里。”

馬如龍道:“我呢?”

大婉道:“你當然就在她床邊照顧她,因為你們是多年的恩愛夫妻。”

馬如龍又不禁苦笑,道:“可惜她自己一定不會承認的。”

大婉道:“她當然不會承認,可是你要一口咬定她就是你的老婆,姓王,叫王桂

校,已經嫁綸你十八年了。不管她怎么說,怎么鬧,你都要一口咬定。”

馬如龍道:“到后來連她自己都一定會變得糊里糊涂,連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誰

了。”

大婉直:“你總算明白了。”

馬如龍道:“我只有一點不明白。”

大婉道:“你說。”

馬如龍道:“我跟她無冤無仇,為什么要做這種事?”大婉道:“因為這樣做不但

時你有好處,對她也有好處,也只有這樣做才能把你受的冤枉洗清,把這件陰謀揭

穿。”她的態度義變得極嚴肅、極誠懇,“我知道你是個多么驕做的人,這種事你本來

絕不肯做的,這次你就算為了我,我一直信任你,你最少也該信任我一次。”

馬如龍什么活都不能再說了。就因為他驕做,所以他絕不能欠別人的情。至于他這

樣做了之后是不是就能將冤情洗清,他倒并不十分在乎。他做的事通常都不為自己而做

的。

現在如果有人問他:“你是個什么樣的人?”他的回答,一定跟以前不同了。每個

人都一定要在經過無數折磨打擊后,才能真正認清自己。

他只向道:“現在你已準備要我干什么?”

“當然是要你去喝酒,”大婉嫣然道,“俞五在這里,你也在這里,如果不讓你們

兩個人先痛痛快快地喝幾杯,豈非更不近人情?”

這兩排房子后,還有間獨立的大屋,斜塌的屋脊,暗灰色的墻,給人一種古老而陰

森的感覺。從外表看來,無論誰都可以想象得到這一定是杵作們置放驗尸工具的庫房,

里面一定堆滿了各種讓人一想起就會毛骨悚然的器具,不但有刮骨的刀,生銹的鉤子,

縫皮的針和線……還有些東西甚至讓人連想都想不到,連想都不敢去想。

可是你一走進去,你的看法就會立刻改變了。屋子里干凈、開闊、明亮,雪白的墻

無疑是剛粉刷過的,桌上鋪著雪白的桌市,擺著幾樣精致的小菜和六壇酒。整整四大壇

原封未動的陳紹“善釀”和兩壇二十斤裝的女兒紅。

普通人只要一看見這么多酒說不定就已醉了。馬如龍不是普通人,心里也有點發

毛,喝得爛醉如泥絕不是件好受的事,但是跟俞五在一起,想不喝也很難。他只希望這

一次能先把俞五灌醉,自己少喝一點。

俞五正在看著他微笑,仿佛已看出他心里在想什么。

“我知道你喜歡女兒紅,可惜這地方實在找不到這么多女兒紅。”

“善釀也是好酒。”

“我們先喝女兒紅,再喝善釀。”俞五笑得非常愉快,“一人一壇女兒紅喝下去之

后,什么酒喝起來都差不多了。”

“一人一壇,”馬如龍看看大婉:“她呢?”“這次我不喝。”大婉笑道,“玉大

小姐剛才還告訴我,女孩子酒喝得大多,不但容易老,而且容易上當。”

馬如龍在心里嘆了口氣,已經明自剛才想的事完全沒有希望。

玉大小姐當然就是玉玲瓏,她也在這屋里,坐在另外一張長桌邊。

桌上放著一個鑲玉的銀箱,十來個純銀壇子,和一個純銀的臉盆,盆里盛滿溫水,

她先試了試水的溫度,就將一雙手浸入溫水里。

這位大小姐雖然已經老得可以做小姐的祖奶奶,可是她的風姿仍然不老,每一個動

作都能保持年輕時的優雅。無論誰只要多看他幾眼,都會覺得她并沒有那么老了。這也

許,只因為她自己并不覺得自己老。

“你們喝你們的酒,我做我的事。”她帶者笑,“我雖然從不喝酒,可是,也絕不

反對別人喝酒,而且很喜歡看別人喝酒。”

大婉也在笑:“有時候我也覺得看人喝酒比自己喝有趣得多。”

玉玲瓏同意道:“有的人一喝醉就會胡說八道,亂吵亂鬧,有的人喝醉了反而會變

成個木頭人,連一句話都不說,有的人喝醉了會哭,有的人喝醉了會笑,我覺得很有

趣。”

她忽然問馬如龍:“你喝醉了是什么樣子?”“我不知道。”他真的不知道,一個

人如果真的喝醉了,記憶中在往會留下一大段空白,醒來只覺得口子舌燥,頭痛如裂,

什么事都忘了——把不該忘的事全都忘了,應該忘記的事也許反而記得更清楚。

玉玲瓏笑笑道:“我生平只見過兩個真正可以算美男子的人,你就是其中之一,所

以,你就算喝醉了,樣子也不會難看的。”

俞五大笑:“他喝醉了是什么樣子,你很快就會看到的。”

馬如龍醉得雖然不能算很快,可是也絕不能算很但。

開始的時候,玉玲瓏的一舉一動他都能看得很清楚。

她將一雙手在水里浸了大概有一頓飯的工夫,然后就用一塊柔巾把手擦干,從那銀

箱中拿出把小小的彎刀,開始修指甲——這個箱子里還有什么東西?

修完指甲,她又從七八個不同的壇子里,倒出七八種顏色不同的東西,有的是粉,

有的是漿汁,有黃有褐有白沫。她將這些東西全部倒在一個比較小的銀盆里,用一把銀

匙惺慢攪動。

馬如龍看得出這些都是她替別人易容前做準備,無論做什么事,能夠有如此精密周

到的準備,都一定不會做得太差的。大半壇女兒紅下肚后,馬如龍忽然有了種奇妙的想

法。

“既然她能替別人易容,將丑的變美,美的變丑,年老變年輕,年輕的變年老,她

為什么不替自己易容,把自己變成個大姑娘?”玉玲瓏居然好像已看出了他心里的想

法,“我只替別人易客,從來不替自己做這種事。”她說,“因為我就算能讓自己變得

年輕些,就算能騙得過別人,也騙不過自己。”她淡談地笑道,“騙別人的事我可能會

做。

騙自己的事是絕不做的。”

說這些活的時候,她又從箱子里拿出七八件純銀的小刀小剪小鉤小鏟,甚至還有個

小小的鋸子。——她準備用這些東西干什么?

如果還沒有喝醉,馬如龍說不定已經奪門而逃,只可惜他已經喝得大多了,已經喝

醉了。他最后記得的一件事,就是玉玲瓏在用手指按摩他的臉。她的手指冰冷而光滑,

她的動作輕巧而柔軟,非常非常柔軟……

小小影视-上上影院-小小影视网在线观看-免费在线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