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白玉雕龍 >

第九章 易百臉的真面目

清晨的霧很濃,五丈以外的東西都朦朧不清。

在這樣的天氣下走路,是一件相當吃力而危險的事,尤其走的是山路。

易百臉 不這樣想,他反而兗得輕松而安全。

因為他本來就想儉倫摸摸的離開唐家堡的勢力范囡,愈是沒有人看到他愈好。

而且憑他的功夫,在浪耘下走山路是最安全不過的事了。

所以他輕松松的圭在山路上,腳步幾乎帶看跳躍的節拍。

他一點也沒有察兌到,在五丈開外的地方,早已有八只眼睛在盯牢看他。

這八只眼睛四個人,都是身穿黑色勁裝,一副準備搏斗的打扮。

他們是早就守候在這其的,每一個夜晚到清晨,他們都守候看,五年了,他們四個人投有換過班。

他們是唐家的中堅份子,年齡都比唐傲大。他們是當年跟看唐傲的父親打天下的功臣,他們都可以不必聽從唐傲的指揮,而屬老祖宗直接管。

這五年來,他們是自愿守在這的。因為五年前,守在這萇的四個人被殺了,沒有人愿意接替。

守這的是苦差事,而且又要武功高強,而武功高強曲上一輩人物,誰不想享享晚福?

守在這個離開唐家堡必經的山路,是唐傲的父親當年想出來的高招。

這墓白天是不要人鎮守,需要鎮守的時間是半夜到清晨。因為從唐家堡客棧半夜離開的人,最遲清晨一定會來到這 。

半夜離開唐家堡的人,除了有急務在身,剩下的一定是想愉偷離開的人。

什麼人想愉愉離開唐家堡?不是叛徒,一定就是假藉做買賣的身份,其實是來刺探情報的人。

這種人,唐家堡一定要消滅。

所以就必須有人守在這條必經之路上。

當唐家發現有人半夜離開,或者對某人的身份有所懷疑的時候,便會從唐家堡發出一枚發紅色光芒的火箭,守候的人一看到那人節,便開 戒。

昨天夜裹,唐缺就發出了一枚火箭。

看到了火箭,這四個人就以輪流值夜的方式,盯住了來路。

這四個人是唐傲的父親在川蜀一帶撿回來的孤兒,從小跟唐傲的父親學武,唐傲的父親分別替四個人取名時帶木旁,分別是:唐楓、唐梅、唐棉與唐桑。

唐楓年紀最大,用的武器是劍,暗器則是楓果。所謂楓果,就是形似楓椒樹木的果實,圓的帶滿了刺,擊中人身,則刺會刺人肉中,假如被武器阻擋,則會爆裂,從內中噴出一團毒液。

唐梅用的武器是梅花刀,刀上有五環扣,用力一迫,五環扣會各自飛出,每個扣上分別有五朵梅花形的淬毒暗器,很具殺傷力。

唐棉用的是一雙肉掌,是改自武當棉裹針的一套掌法。對付普通人時,唐棉用的是手掌,但對付厲害人物時,便戴上手套,每個指套縫中都喂有唐門毒針,用內力可迫磁手套,飛向澈人,讓敵人防不勝防。可謂名副其寅的棉針掌法。

唐桑用的是狼牙棒,棒頂都是狼牙毒針,這還不厲害,厲害之處是毒針縫其分別又有桑果般的紅桑針,狼牙毒針和紅桑針都可以隨時飛日傷人。

唐楓他忖四個人在這已待了五年。五年來,山中浪拐出現的次數,數也數不清。因此四個人都練得非常好的眼力,可以在浪耘梗罩下,看到十女外的人影。

所以易百臉以跳躍的步法走來時,他們早已看到。

個人早已分別偎藏在路的兩旁,唐楓與唐棉在路的左方,唐梅和唐桑在右沒。

唐楓興唐梅在前面,唐棉和唐桑則在二丈之外易百臉退是以輕松的心借走看,走過唐楓與唐梅藏身的地方。

有動靜。

易百臉椹繢走,走出一丈遠時,唐棉和唐桑霍地跳了出來:把易百臉嚇了一跳。

他立刻停步,腳步往後移,但馬上又停住。因為他瑭到身後又有兩個躍在山路的蛙音。

他沒有回瞑,手往腰部一拉,一把軟刀已握在手中。

他也沒哼笙,刀一在手,人就往左泄街過去。

他往左街是有原因的。因為他看到唐桑手上握看狼牙棒,而唐棉則雙手空空。

一街近唐棉,軟刀打橫一揮,玟向唐棉腰部。

唐棉沒有接易百臉這一招。他只往後退了兩步。

就在唐棉往後退的時候,唐桑向前跨由兩步,狼牙棒往左向右倒出一個回形,擋住了易百臉所有的去路。

易百臉不得不後退。

後面的唐楓靜立不動,面廣梅的梅花刀則向左右各劈出一刀,發出了颼颼 的破空之聲。

易百臉不得不轉身,舉起軟刀迎璀來玨的唐梅。

唐楓依舊不動,只是守住路中央。

唐棉和唐桑也不動的站看,守住了去路。

這是他們四個人的默契,不到必要時不圍玟,對方用刀,則由用刀的人來應峨。

每一個會武的人,都對自己的功夫有信心。唐梅自然也不例外,而且迸替自己的刀法取了一個很特別的名字。

古人撰曲,曲牌有叫 梅花三弄的,唐梅雖然不喜歡樂曲,但封 過這個名字,加上他用的叉是梅花刀,暗器也是梅花形,而且方法一共有匚十巨招,所以就取名為花三二一<弄 。

巨十三招刀法哀面,最後三招都是一招兩式,其中每一式都是較暗器的招 ,取名為梅花一三二弄 ,確是另有深意。

 唐梅攻向易百臉的那一刀,便是花二至弄二的第二招 梅開二度 ,刀鋒斜斜劈向易百臉腰際。不管劈不劈得中對手,郵以最快捷的手法抽刀,又劈向同樣的方法,所以叫梅開二度 。

易百臉的易容術天下無雙,刀法也不賴。只見他手中軟刀刀鋒自左快速下移 當的一聲,擋住了唐梅的第一波政勢。

唐梅立刻抽刀,又是劈向易百臉的腰部。易百臉也很妙,居然也以相同的方法 擋住了來刀。

又是 當 的一聲,二人各自後退了一步。

雖然只玟出了一招,但高下立判。

唐梅的第二刀,是一抽一劈,刀山刀去的距離很短。而易百臉的一抽一揮,距劫比較長A但所花的時間一樣。因為二把刀又在同樣的地方碰在一起。

這表示易百臉的手法比唐梅快臼唐梅心中已有數,所以他發出的第二次攻擊,是梅花三二弄里的第三十一式踏雪尋梅。

踏雪,是一件很需要分寸的事,踏得太重了,不小心會陷入雪哀抽不出腳,踏得太輕了,不小心會滑倒在地。因此,該重的時候重,該輕的時候輕,這中間要拿捏得很精確才成口唐梅的 踏雪尋梅 前半招 踏雪,刀法是輕靈中透看穩健。刀走輕 ,隨時激動,觀察對方有破綻或漏洞時,立刻穩健的砍過去。砍不中不要緊,還有下半招 尋梅 ,梅,就是梅花形淬毒暗器,要尋困何時發放的脈胳,除了發放人之外,連旁觀者都看不出來。

因此, 踏雪尋梅 在唐梅手裹,得手率是百分之一百。

任何事都有第一次,失手當然也不例外。

唐梅的 踏雪尋梅 就第一次失手了。

他的 踏雪 踏了很久,但易百臉的軟刀綿綿密密的護佐全身,一個漏洞也找不到。

唐梅不得不使用 尋梅 了。

他一運內力,乃上的兩個環扣立刻飛出,環扣內的梅花淬毒暗器也飛離扣子飛匝。

他運用內力時,正是舞起一陣刀影讓對手眼花撩亂之時,因此他心中己暗叫了一姥看,以為一定可以摧中易百臉。

但不知何時,易百臉左手上己多了一個布袈,只見他左手連揮四干,所有的暗器都已到了布袋哀。

唐楓一見勢頭不對,左手一揮,一顆楓果暗器便玨向易百臉的右胸。

他把暗器去向易百臉右胸是有用意的,因為易百臉左手拿袋右手執刀。通常一個人接暗器的反應,都會璺起最近暗器的物件來擋,假如易百臉舉軟刀來擋,唐楓的暗器便會爆裂,噴出毒液。

唐楓果然算對了易百臉果然 起軟刀去擋口眼看易百臉的軟刀馬上就擊中唐楓的楓果。唐楓他們心中己感到一輿奮,唐梅臉上更露出了一絲笑意。

易百臉忽然看到唐梅的笑意,手中刀馬上理擋為兜,軟刀明明向前擋,硬生生抽回,運起內力在抽回時兜起一個圓弧再揮出,那果被內勁的氣一迫,自快而慢的隨勁力向下跌落。

易百臉此時左手伸出袋口,一把握住了楓果。

唐梅和唐楓不禁臉色一理。

站在易百臉身後的唐棉和唐桑,一看到唐楓二人的臉色,知道他們的暗器都去了,立刻往前一街,玟向易百臉。

唐棉的肉掌連攻四招,撐風拍拍作旮,厲害之至。

唐桑的狼牙棒則劈向易百臉的後頎。

唐楓的劍和唐梅的刀也一起往易百臉身上招呼。

他們四人此時可不管江湖規榘,他們只講求唐門規榘,一個人打不過,兩個人,兩個人打不過,大家一起上。

四個入猛玟,易百臉只有招架之力。大概招架了半頓伍的光景,易百臉忽然大喝一笙:停手四個人立刻停住了玟勢,圍視看易百臉。

易百臉自知再打也打不過他們,所以將軟刀垂下,對看唐楓問道: 你們想干什麼?

唐楓答道: 想請你回唐家堡。

易百臉道: 為什麼P

唐楓道: 不為什麼,任何在半夜時分離開唐家堡的人,我們都有責任留下他,把他帶回唐家堡。

易百臉道: 審問?

唐楓一笑,道: 那要看你合作的程度了。

易百臉不再言語,把軟刀系回腰際,左手一擺姿勢,示意要走。

唐楓他們立劾禳路,易百臉往前行,四個人緊跟在後。

易百臉被押解回唐家堡之時,正是娟娟推門而入的時候。

唐傲和唐缺看看娟娟,唐缺開口問道: 有什麼發現沒有?

娟娟搖了搖頭,道: 沒有。

唐花 插口道: 上官刃身體健壯嗎?

娟娟答道: 很好,跟年輕人一樣。

唐花和唐缺一聽,臉上禁不住浮出淡淡的邪笑。唐傲表情如一。

唐缺一擺手,道: 你回去休息吧,有什麼動靜再來通知。

娟娟應了聲是,便轉身往外走。她走得很慢,走到門口拉門時,還猶疑了一下,但只是停頓了很短暫的時刻,便毅然拉門走了出去。

它是舍不得上官刀,假如她把昨夜發現的情形向唐缺說出,唐缺一定不會放過上官刃,麼,她就會失去和上官刃的歡聚機會。

她舍不得情欲的享受,她只好欺騙唐缺了。她不知道,易百臉已經被捉回來。假如易百臉據實說出來唐家堡的目的,她就會為這次欺騙的行為惹來殺身之禍。

這一切,就要看易百臉在面對唐傲時的抉擇了。

娟娟雖然沒有發現,但唐傲他們顯得非常高興,因為這個時候,坐在他們面前的,正<是押解回來的易百臉。

易百臉的臉木無表情,這使得唐傲不禁懷疑,面前這張臉是不是假臉?

這問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問出他來唐家堡的原因,因此,唐傲已經準備開口了。但他口,易百臉 比他先道:你們想知道,我為什麼來唐家堡對不對?

還末開當然對,唐傲心想,這個人是個聰明人,應該不必大費周章來審問他。問題是,要如何去判斷他語中的真假。

易百臉看他們點了頭之後,又道:我說我是來做生意的,你們一定不會相信,對不對?

當然對。當然又是點點頭。

易百臉又道: 那麼,你們希望我是來這裹做什麼的呢?

好厲害的家伙,唐傲想。他沒有回答,他把目光轉向唐缺。

唐缺接觸到唐傲的目光,明白他大哥的意思。他開口道: 我們當然希望你真的是來做圣意,可是你不是,對不對?

一點也不錯。 易百臉回答。

那你是來找人的嗎?

是的。

找誰?

上官刀。

氣氛一下子凝重了起來。這是唐傲他們想要的答案,但這麼快就由易百臉口中說出來,不免讓他們感到一陣 訝。

唐缺心中已經聯想到,易百臉既然是來找上官刀,上官刀一定會有點什麼特別不一樣的地方,娟娟怎麼會不知道?上官刀厲害到這麼會隱藏他的行動與心事嗎?抑或娟娟隱瞞了十麼事?假如是,她為什麼要隱瞞?

唐缺沒有往下想,因為唐傲已經開口說話了: 你為什麼要找他?

有事。

什麼事?

私事。

私事?

是呀。

唐缺此時插入說: 我看不是吧。據我們的調查,你來到這哀,并浪有跟上官刀說過任何一句話。

不說話也可以溝通的呀。

那當然。 唐缺說: 可是,通常也都秘密的沽涌。

不錯。 易百臉說: 這是我踉他的秘密,你們總不會地想知道吧?

我們想 。 唐傲說。

假如我不說呢?

隨便你, 唐缺說: 不過,我先提醒你,我們唐家有些毒藥,可是會讓人麻癢難當的。

易百臉看看唐缺,沒有說話。他似乎在沉思,但臉上一點表情也沒有。

唐傲已經可以肯定,易百臉是戴看人皮面具的。

他的真面目是怎樣的?唐傲并不想看到。他想知道的,只是他來找上官刀的真正目的。

易百臉看看唐缺,若了大概有牛盞茶的光景,才開口說道:其實,告訴你們也無妨,我只是覺得對不起上官刀。

唐缺冷冷一笑,道:對不起一個人,是感情的負袒,受麻痊之罰,可是肉捏之苦,而且,連命都沒有的時候,對不對得起,就不再是問題了。

這分明是恐嚇,但沒有人看出來易百臉是否被嚇到,因為他的臉永遠都是那副木然的表情。不過,碩然他一點也沒有嚇的樣子,因為他瑭完唐缺的括,立刻就接口說道: 人的名,樹的影,誰不知道唐家堡暗器與茁刑是武林絕冉?

唐缺哼哼二聲,道: 既然你有耳聞,那我就不必再安周章描述了。

易百臉道: 我不但耳聞過,還曾經目睹過 。

唐缺道: 哦?

易百臉的臉輕微的皴了一下,大概他是在笑。然後,他兩手伸向頸後,在脖子上用力拿捏了幾下,用手一撕,一張人皮面具馬上被撕了下來。

唐傲、唐缺和唐花都嚇了一跳,目瞪口呆的看看易百臉的廬山真面目。

這是一張被燒過的臉,幾乎沒有肉,都是結成疤的皮。這丑陋的臉孔,是嚇了他們一跳的原因。

而令他們目瞪口呆的原因,是這張臉雖然被傷扭曲過,但他們還是一眼就認出他來。

唐十七。

唐家堡早在七年前就發出死訊的唐十七。

七年前,很慘烈的一次大火。那次大火,是大風堡不知收買了誰,忽然間得知了所有在大風堂臥底的人,他們設計歡宴這些臥底的人,在酒水放了蒙汗藥,不是臥底的人都事先知惜沒有喝酒。然後,大風堂放了一把火┅┅七年了,這份創傷還存在唐家堡主要人物的心中。那一次,唐家堡一共死了三十八個人。到如今,他們還查不出,大風堂是怎樣查出這批人是臥底的。

如今,被認為已經死了七年的唐十七忽然出現了,怎不令唐傲他們目瞪口呆?

唐缺注視這張臉良久,才半疑半真的問: 唐十七?

點頭。

你沒死?

死人會站在這裹嗎?

當然不會,但唐十七的出現,實在是人意外了,意外得令唐缺他們實在不敢相信。

然而,事實就是事實。

唐傲沒有說話,他走近唐十七,伸出手,在唐十七的臉上撫摸。

不錯,這是真的,雖然是疤,但是活生生的疤,不是面具。

唐花由唐傲的表情裹,知道眼前的人確確實實是唐十七,他忍不住問: 這是怎麼回事?

唐十七凄然的冷笑了一下,道: 說來話長。

於是,他開始講述他七年來的奇異經歷。

由於喝了蒙汗檠,那場大火一趄,濃煙一嗆,他就昏倒,昏倒以前,他看到他的同伴情況跟他一樣,動都不能動。所以他心中知道,他的兄弟全都罹難了。

等他醒來,他以為那是地獄。但他睜眼細看,有竹椅、竹窗、竹門,四周都是怕,他才覺,這裹是人間。

然後,他就感到臉上疼痛無比。他馥出痛苦的呻吟聲,他聽到竹門推開的聲音,看到一個老太婆走了進來。

然後,他又痛得昏了過去。

記憶中,他時昏時醒,每次醒來困痛苦的呻吟時,一定有人推門造來看他。

奇怪的是,每一次進來的人都不一樣,從駝子到瘸子,從俊美少年到老太婆,從貌若天仙的美女到滿頭白發的老人家。

他也不知自己昏迷了多少次,更不知自己看到過多坐不同的人物。等他完全清醒過來時,來看他的是一個中年男子。

那個中年男子看看他微笑,對他說:你放心吧,你已經跟個好人沒有兩樣了。

他知道是這個中年男子軟了他,要不,就是這一家人救了他。他想起來道謝,但封一點力氣也沒有,嘴巴張開,也發不出笙音。

中年男子將他按看,說:你大概還要休息三天,才有力氣說話。這三天,奶的人是清醒的,但 不能移動,很不好過。

說完,中年男子就離開。

隨後的三天,他除了睡覺之外,果然是眼睜睜的非常清醒,發不出一絲力道來。

他看到一個貌若天仙的女子來侍候他,喂他吃粥。

他看到一個傭人打扮的中年人來替他換衣服,替他用濕布擦乾身體。

他看到昏迷時所看過的每一個人,但奇怪的是,這些人都是單獨來的,從來溲有兩個一起來,而且總是二個離去之後,另一個寸進來。

三天後的早晨,他一睜開眼,他就知道白己總算撿回一條命了。他感到身體的勁力又恢復了,他生了起來,看看自己的手,他感到很訝異,怎麼手腳一點 傷的樣子也沒有?

他摸了一下臉,因為他在火起昏迷時,最先感覺到的是人饒他的臉。他一摸之下,不禁嚇了一跳,他摸到的不是粗糙的反后,而是滑溜溜的皮膚。

他整個人呆坐看,嘴襄馥田了一聲 叫。

這時,門打開,三天前那個中年男子走了進來,他說:不必 怕,奶的臉被燒傷了,只有我這個千手神醫才有這個本領,替你換了一層皮厝,而保存奶的本來面目。不過,這層皮厝以後會結成疤,奶的臉會史成凹凸不平,很丑。

能檢回一條命已經不錯了,還管他丑不丑?

唐十七立刻從床上跳下,跪了下去,咚咚咚的叩了匚個呂頭,嘴衷說: 多謝救命之恩:千手神醫微笑點頭,說: 很好,很好。然後就不再言語。

唐十七依舊跪看,說: 敢問恩公尊姓大名?

千手神醫楊馀恨。

原來是楊恩公。

唐十七嘴裘講看,心中 想, 千手神醫這麼高明的醫術,自己怎麼聽都未聽過?

你一定覺得奇怪,千手神這四個字怎麼在江湖中聞所未聞吧?

唐十七連忙說: 不敢。

楊馀恨笑笑,說:你起來坐回床上,你的身體還是適宜多休息。

唐十七說了聲謝謝,坐回床上。

楊馀恨看看唐十七,說: 我生平淡泊名利,而且我只救那些被仇家殺害僥幸不死的人。你知道為什麼嗎?

唐十七沒有說話,只是看看楊馀 。

因為我的父親替我取了個 好名字,叫馀恨。哼空留馀恨在人間。我救了這些人,這些人心中有什麼,你知道嗎?他們心中一定有馀恨,要找仇家報仇的恨二唐十七更不說話了。他心中興起了一絲恐懼之意。怎麼有人救人是為留馀恨 的呢?

楊馀恨看到唐十七的表情,笑道: 奶不要誤會我的意思,我不是說過,空留馀恨在人間嗎?

唐十七點頭看看楊馀恨。

楊馀恨又說: 我把你從大風堂的大火救出來,你一定對大風堂懷恨在心吧?

唐十七叉是點頭。

楊馀恨笑看說: 你知道空留馀恨在人間的意思嗎?

不太清楚。 唐十七說: 我沒有念過多少書。

那我告訴你,我就是要你的馀恨,空留在人間,報不了仇。

唐十七這回不是懼怕,是嚇了一跳。他有點被楊馀恨的話弄迷糊了。

我每救一個人, 楊馀恨又說: 除了救他的命之外,還要救他的心。我要化解他心裹的怨恨。

楊馀恨後來的一句話說得很慢,然後,他再一個字一個字的說:包括你在內。

唐十七這次終於完全懂了,楊馀恨的意思,是除了救他的命之外,還要化解他心中對大風堂所懷的仇恨。

這可能嗎?大風堂的人把他燒成這個樣子,他能不恨嗎?

楊馀恨一直都看看他,彷佛看透他的心事似的,因為唐十七想到這妄的時候,楊馀恨就說: 如果不是我軟了你,你早死了,還會有恨嗎?所以,你應該把自己當成一個重新的嬰兒,一切都從頭學起,尤其是在這個深山冀,只有草木白云,人世間的憎恨都不存在,你應該會學好的。

唐十七雙目瞪得大大的,注視看面前這位怪人,他不知該說什麼才對。

楊馀 說完,軌站了起來,又對唐十七說: 你考慮考慮我的話。

然後,他就睹去。

唐十七愕了半天,才恢復過來。他奔向竹門,打開,看出去。

外面一個人影也沒有,面前是一排排整齊的綠竹,竹葉迎看風斜擺,有一條小徑蜿蜓的通出去。

唐十七徘徊了一下,便踏上小徑往前走。才走了兩步,迎面便走來一位少女。唐十七認得她,就是那個一直照顧他的美貌女子。

他以笑臉迎上前,嘴裹已準備說出道謝的話,但美貌女子一直都繃緊面孔,看了他一眼,說: 你回去屋哀再者忠考慮吧說完,她就轉身走了回去。

唐十七俊在當地,不知所措。

楊馀恨要他考慮,指的當然是要他不要有恨,這位少女要他考慮的,又是什麼于難道指的 是要他不要心存怨恨?

她怎麼知道,他不是已經考慮清楚了嗎?而且,恨這玩意,能一下子就消除嗎?

唐十七愕了一會,又往前走,迎面又來了一個白發老太婆。

怪事又重現了。他擺由笑臉,正準備開口,那老太婆封跟美貌女子一模一樣,木無表懵的對他說: 奶還是回屋 考慮考慮吧。

這次唐十七傻愕的時間更久。他完全迷糊了,悅不清千手神醫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他決定不再往餉走,折返屋妄。

回到屋哀,他在窗前呆坐,看看偶而隨風搖曳的竹枝,想看:我身復元了,是不是一定要找大風堂復仇?

天色逐漸暗了,他還是呆坐看,想看同樣的問題。

中年傭人端看飯菜進來,也沒叫他,只是放在桌上就出去了。

他吃過飯,感到很累,就躺到床上,想看問題,朦朦朧朧的就入睡了。

第二天一大早,千手神舀帶看笑容來看他,問他:你開始想仇恨的問題了嗎?

他點頭。

千手神苜說了玷很好,就道:山居無事,你的痛大概還要垂上幾個月才會完全好,不如我教你一些我的拿手絕活。

唐十七當然欣然應允。

他以為楊馀恨教他的,是醫術,但由乎他意料之外的,原來教他的是易容術。

想不到吧? 楊馀 說:以找那麼高明的醫術,在江湖上也曾數了不知有多少人,你為什麼沒有苒過我的名字?那就是拜易容術所賜。我每救一個人,都以不同的身份出現,而且每個我孜過的人都必須答 我,不得把我的身份說出去,你也不能例外,你答應嗎?

唐十七沒有理由不答應。

自此之後,他就跟楊馀恨學習易容的工夫。暇時,他每次鄱在小徑上散步,但足跡絕不會超過三百步。因為每走到那附近,他都會遇到一個人,不管是少女或是老太婆,都會問他同樣的問題: 你想通了嗎?

每次他聽到這個問題,他折返屋中。因為他確實是想不通。他怎麼能不恨大風堂呢?

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他在山中已經住了一百多天了。這一天,他忽然想通了。

他想通的不是仇恨的問題,而是想通了,假如他還大風堂,他就不可能離開。所以這一天他散步在小徑時,迎面的少女問他: 你想通了嗎?

他立刻回答: 我想通了。

於是,他第一次看到那少女露出笑容,好美麗的一個笑容。

那砂女伸手示意他往回走。他很聽話的往回走,沒想到少女竟跟看他走回屋。

回到屋 ,坐下來之後,少女開口問道: 你有沒有對這裹的事感到奇怪?

當然有, 唐十七說: 你們為什麼老是在竹徑上攔住我?

少女嫣然一笑說: 只有這點嗎?

還有別的嗎? 唐十七反問道。

當然有。

哦? 唐十七想了一想,搖搖頭說:我想不出還有什麼奇怪的地方。

你真的想不出? 少女說:你不覺得,你看到的人,除了楊先生來你房間之外,其他的人都沒來過,這不奇怪?

對對對。 唐十七恍然大悟的樣子,說:這實在很奇怪,像奶,只有在我剛來的昏迷時候來過以外,以後就再也沒來過,這是為什麼?

不為什麼, 少女說:只因為我們每天都來,你沒察覺到而已。

唐十七被少女這句話肪得全身起麻。以他的武功,怎麼會在睡覺的時候,有人來了還不知道?而且聽少女的口吻,好像他們經常來似的。這實在太可怕了~你覺得很可怕,是嗎? 少女的壁音,在溫柔中帶點陰森的氣氛,唐十七不自兗又起麻了。

少女看到他的表情,禁不住哈哈大笑起來,那種英法,并不像少女,而像一個粗豪的男子。

少女笑了好一陣子,然後說: 其實一點也不可怕。說穿了,是你沒有察覺;但你都看到了。

唐十七俊愕住,他不太少女這番話的意思。但他馬上就明了了過來。

我知道了,他叫了起來。

我知道你會知道的。少女說,然後,她伸手至頭後,用力一揭,一張人皮面具揭了下來。

出現在唐十七面前的,是個老太婆。

老人婆同樣約叉是一撕,這次受成了中年傭人,然後,再撕一次,才是楊馀的廬山真面目。

唐十七不禁對楊馀恨又多了一份尊敬,因為他曾經扮成少女的模,來照 他的起居,尤其是他昏迷期間的失禁。

在尊敬中,唐十七也多了一份佩服。因為三個人皮面具戴在臉上,這種本頜絕非等閑人能夠做到。

他也替自己感到慶幸,因為他有幸學會了這套超凡的絕活。

楊馀看看唐十七,道:我很高興你想通了,仇恨是沒有必要的冤冤相報何時了?

你要報仇,別人也找你報仇,仇恨是會牽連數代,到時想剪也剪不斷,不如找 事日盡早了斷較好。

唐十七沒有說話,他只是一味的聆聽。

楊馀恨又說: 現在你想通了,我覺得很欣慰。

他把剛才撕下的人皮面具,從桌上推向唐十七,又從懷拿出一堆大概有十來個的人皮面具,也推向唐十七,說:這些都交給你,休慢慢叁詳,你就會捂出制造興化怔的秘訣。

我二共有二一十七種絕活,你是我救的第三十七個人,我以後也不會出山去救人,也不會再把這最後一種絕活傳給別人。

停頓了一會, 馀恨又說: 你出去以後,希望你把我這套空留馀恨在人間的理想傳開,人世間假如沒有了仇恨紛爭,該多好二唉他長長的嘆了一口氣,就站起來,出了屋。

等唐十七追出去想再找他時,再也找不到他的琮影。

唐十七在山中到處找尋,不但找不到楊馀根,連另一間房子都找不到。

空出寂寂,微風輕拂,這些日子,對唐十七來說,彷佛是做了一場夢。

夢醒了,夢中的恩人不知所琮,好像成仙羽化而去似的。迫憾的是,唐十七是碥了楊馀恨。

找了十天,沒有找到他的恩人,唐十七就下山了。出了山,他往當年被火的地方走了去。

到了那哀,斷垣歿壁,灰黑的饒痕猶在,但他的弟兄們封魂飛魄散。

唐十七感慨系之,站在那裹,腦海中浮現的是那些死去弟兄生前的音容。他心中依舊有恨,對大風堂殘殺異己之恨。

於是,他將自己化成中年人,取名易百臉,又一次混入大風堂。他沒有把這次行動通知唐家堡,他認為這樣他會更安全,更易達成打擊大風堂的任務。

經過了五年的日子,他終於有幸接觸到大風堂的核心人物,他被派去跟隨上官刀。

又過了一年,他終於獲得上官刀的信任,很多機密都讓他叁與。最後,他成了上官刀最親信的人。

在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上官刀約他至房裹密談,用盡了各種方法來試探他對上官刀的忠心。

最後,上官刀對他說出他要叛變的計劃,問他要不要追隨。

唐十七當然追隨。第一,他本來就是在替南家堡做事;第二,假如他不追隨,豈不當場被殺?

上官刀不但對他說由整個計劃,還要他繼續留在大風堂,不動聲息,以便他投靠唐家堡之後,可以提供他大風堂最近的動態。

上官刀還答應他,只要時機成熟了,就會把他引進唐家堡。

於是,他就以易百臉的身份,來回於唐家堡與大風堂之間,明是替大風堂來唐家堡打聽情報,寅則是來提供大風堂的動態讓上官刀知道。

聽完了唐十七奇異的經歷,唐缺提出他的疑問:既然奶是來提供消息給上官刀的,為什麼你一句話都沒有跟他講?

唐十七的回答很妙: 不說話,有時候就是說了很多話。

你們的默契有那麼好嗎? 唐缺說。

沒有,我只是娶個例而已。 唐十七說:我這次來,因為沒有新消息告訴他,所以就在廷攤上跟他處晃一招。這是我們事前的約定。

他來這裹以後,你是第 衣來嗎? 唐缺問。

不,好幾次了。 唐十七說: 只是這次被你們盯牢了。

那你為什麼放信鴿回去? 唐缺又問。

我是大風堂的人,來這是刺探情報,當然要傳消息回去。

你放了幾只信鴿?

三只。

卞都是綁看相同的紙條嗎?

是的。

上面的心形是什麼意思?

你會不知道嗎? 唐十七反問。

唐缺愕了一愕,眼睛看了看唐傲,唐傲搖搖頭。

不知道。 唐缺說: 知道就不會問奶了。

這表示有心無力,查不到什麼。

唐十七這個謊扯得很好,紙上是有一個心,但并沒有其他表示。

唐缺居然信了。他又用眼睛瞄看他哥哥。

唐傲走近唐十七面前,問道: 你為什麼不直接跟我們聯絡?不是更方便嗎?”

T我怕你這裹有奸細,萬一身份泄露了,豈不又要再走一次七年前的路?

這個理由也 得很好,只是唐傲 問他: 那你為什麼現在說出你的身份?

我現在不說,恐怕你們就不會給我機會再說了。

唐傲是站看,唐十七坐看。唐傲說話的時候,一直很注意唐十七的脖子,尤其是唐十七在回答問題的時候。

他這時忽然笑了一笑,道,你認為我們會相信奶的話嗎?

我講的每個字都是真的,你們為什麼不信?

唐傲轉頭看看唐缺和唐花,問道: 你們信嗎?信。 唐缺和唐花異口同聲說。

那你們就錯了:

唐傲說這句話的時候,手芑伸出,玟向唐十七。

唐十七一聽唐傲的話,臉色已變,人已準備離椅而去,但唐傲的手封己伸到他的腰際,用力一戳,唐十七的下牛身立刻麻木起來,動也不能動。

唐十七本來是想飛身逃的,被唐傲捏住腰部讓下半身不能動彈,他使改用手向唐傲進玟。

但他的右手才一伸出,唐傲便 拍拍拍 的在他身穴道連點數點,唐十七整個身體都不能動。

唐十七右手弓起成弦狀,五指張開如爪 停在空中姿態相當滑稽,可惜在場的人投有一個想到笑這個字。

唐十七身捏不能動,但啞穴并沒有被點 他開口說 : 你想怎麼樣?

我不想怎麼樣,只想知道你真正的身 而已。 傲說。

我是唐十七,難道侏不信?

我連一丁點兒也不相信。

為什麼?

因為你的話泄漏了一些破綻。

哦?

你說楊馀化粒成老太婆、砂女、中年傭人,你連一點也看不出來,可見易容術可以做到跟真的一樣。 扔唐十七沒有答腔,只是定定看看唐傲。

唐傲又說:你剛才來的時候,面無表情,原來是戴了面具,這種面具未免太差勁了,不像是楊馀恨這麼高明的人所教的。

那叉怎麼樣?

那表示h你現在戴的b才是真正的易容上品。

說完e唐傲伸手往唐十七脖子上用力往上一撕,果然撕下了一副人皮面具。

唐缺和唐花一見,人就傻住了。他們傻愕住的原因,除了是對唐傲的行為出乎他們意料之外以外,還有,就是人皮面具下的唐十七的真正容貌,居然還是唐十七只不過現在的唐十七,臉上連一點燒傷的疤痕也沒有而已這令得唐傲也愕在當地。然後,他又伸手在唐十七脖子上在摸索,才確定這是他的真正容貌。

唐十七道: 你很厲害。

唐傲道: 我并不厲害,我只不過是判斷力和眼力比較好而已。

你怎麼發覺的?你不是摸過我的臉嗎?

摸你的臉時,我是沒有發覺,但從你的故事,我就想到你不可能化得進來時那麼差勁,所以找就留意上你的脖子。我發現,你講話時,整個下巴、喉嚨的動作幾乎沒有,跟平常人有點分別,所以找推論你還載有一副面具。

唐傲笑了笑,又說: 我果然沒有推論錯。

唐十七苦笑,說 : 但是我還是唐十七。

唐傲說: 火燒過毀了容的唐十七,和沒有饒過的唐十七,差別太大了。

多大?

大到我可以破了七年前的懸案。

唐十七一瑭此言,臉色大巫。

唐傲笑了笑,說:我們一直找不出誰是七年前的告密者,現在你出現了,臉上一點火燒的疤都沒有,答案不就不諱自明了嗎?”

唐十七的臉已無人色。

唐傲 得意的笑了起來,說道:想不到在你一個人身上,破了兩件懸案。前面一件倒罷了,後面這一件,封是不得了的大事。

唐十七除了苦看一張臉,一點辦法也沒有。

唐傲伸手在唐十七身上又連拍了五下,唐十七約穴道全解。

唐傲說: 你自己了斷還是怎麼樣?

唐十七看了看唐傲,凄然一笑,話也波講,只見他上下牙齒用力咬動,嘴角有鮮紅滲出,臉逐漸芟黑,人已倒在地上。

唐傲吩咐把唐十七的尸體拖出去埋了,還要拖出去的人小心點,別讓上官刀看到。

然後,他就對唐缺和莒花說道:想不到竟然有這樣的收獲。

唐缺道: 真是世事如棋,說理就芟。

唐花 道: 最怕還有芟化。

唐傲問道: 還有什麼芟化?

萬一唐十七真的是上官刀的心腹,上官刀又不知他已變節,而他正好利用這個機會來使我們相信,他是和上官刀一夥的,那我們豈不反而中了他的反間之計? 唐花說。

這話也有道理, 唐傲說: 你看我們該怎麼辦?

這實在很難判蜥。 唐缺說:我看最好等攻打大風堂的戰果回來,看有什麼可疑之處才論斷不遲。

我建議我們立刻進行白玉雕龍的計劃。 唐花說。

為什麼?”唐傲問。

因為第一,假如上官刀真是叛徒,我們可以用白玉雛龍的計到來鏟除他。

萬一他不是呢?

萬一不是,就是我要說的第二點,他利用完了,消滅他,以絕後患。

這樣對待投效我們唐家的人,豈不會讓江湖人不敢投靠? 唐傲問。

不會,因為殺上官刀的人,不是我們。 唐花說。

有理。 唐傲說: 我看我們就這樣決定吧。那你就立刻進行,多費心了。

是。 唐花說。

唐傲把臉轉向唐缺,說: 你有沒有其他意見?

沒有。 唐缺說。

那我們就去請上官刀先生一塊用早餐,打聽他對我們改受主意立劾進攻大風堂據點的意見吧。

那一定是很有趣的事。

這麼好玩的事如果沒有趣,什麼才有趣?

二人哈哈大笑。

小小影视-上上影院-小小影视网在线观看-免费在线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