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白玉雕龍 >

第八章 彷徨與抉擇

每個人都有彷徨的時候,彷徨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在彷徨中不做抉擇,因為一旦有所抉擇,就不會再彷徨,就會照選定的方向去行事。

無忌是人,當然有徨的時候,尤其是來到這條三叉路,他更是徨無比。

走那一條?

左邊通往上官刀的城堡,現在由郭冠群負責。

右邊通往盤龍谷,由 弓負責鎮守。

一直走就是到司空曉風的風堡去的路。

按道理無忌應該一直走,不過,所謂按道理,按的是誰的道理是衛鳳娘偷聽得到的道理?這愉聽來的道理會不會有詐?

無忌要猜的,是唐傲真正要攻打的,是那一處。

按路程的遠近,最近的是盤龍谷,按常理推測,唐傲應該先攻盤龍谷才對,尤其是無忌已經離開了唐家堡,而唐家堡看起來也一點要出征的氣氛也沒有,假如唐傲要政打遠的地方,應該比無忌還早便敵程才對。

當然也有可能唐傲早有安排,唐家堡根本不必有唐家的人出來,就有手下大將會依令進政。

不過基本上無忌并不信任唐傲,那有會放人回去,然後才進攻的道理?而且那有這巧,又讓衛鳳娘聽到攻風堡的消息?

攻風堡很可能是假的,是餌,要騙無忌上釣的餌。

無忌決定不去楓堡了

那去盤龍谷?這個最有可能被攻打的地方?

無忌已把馬頭的方向轉右了,走了幾步忽然停住,因為他想到上官刀。

不管唐傲攻打那里,上官刀一定會隨行,他也一定會設法通知被攻打的地方,要他及時防范,不管多艱難,他相信上官刀都一定會通知到的。

這其中最值得憂慮的一點,就是上官刀通知了以後,只要唐傲在進攻時發現對方有防范,唐傲一定會懷疑上官刀通風報信,因為再也沒有人會知道唐傲要攻打什麼地方。

如果有人被大風堂收買了,走漏了消息,唐傲也一定會查出來,而除了上官刀之外唯所以他決定那里都不去,他選擇失蹤,不讓唐堡的人知道他在那里,唐傲就很有可能一有可能的,就是他,趙無忌。

會先從他看手來猜想為什麼大風堂的據點會有所防范。

這樣,上官刀就可以避開一切嫌疑。

可是,萬一上官刃都不通風報訊呢?

無忌不擔心這點,因為這是大風堂和唐家堡生死存亡大戰的開踹,上官刀怎麼會不通風報訊?

他決定不走,他估量一下自己所帶的范糧,大概可以吃五天,所以他下馬,牽看馬在二一叉路口中,往山上走去。

對上官刀來說,他也有彷徨的時候,但都只是很短暫的時間而已,在江湖上,上官刀除了智慧與武功聞名之外,他的決斷力也是受人稱道的。

所以,到底要不要通知盤龍谷的徐弓,他只思考了一會,便有所決定。

他和唐傲交談的時間是下午,談完時是黃昏,夕陽正西下,他離開花園的住處,往街鎮走去。

來到一家面攤子,他坐下,攤子里有六張力桌,此時正是吃晚飯的時候,每桌都有人,他坐的一桌上也有人。

他叫了一琬牛肉面,紅饒的,很辣,辣得做一邊吃一邊擦汗。

他吃得很慢:每根面條都好像要咬碎了才吞下,因此當他吃完面的時候,其他客人早司走光,新客人之中也只有他對面桌上生了一個而已。

這個新來的客人,穿了一身灰衣,滿臉胡子,一副粗豪的樣子,連吃面的樣子也是很粗豪,三扒二扒的唏哩嗶啦就把一大琬牛肉面吃完。

上官刀吃完站起來正想去付賬,看到這灰衣人的吃相,不禁看了看面攤老板,搖搖頭笑了笑,然後他走近攤子旁,拿出一錠碎銀子交給老板。

這時,那灰衣人忽然大叫一聲: 糟了二上官刀回頭,和老板一起看看他。

只見灰衣人兩只手在全身上上卜下胤抓亂摸,道:我忘了帶錢。

上官刀笑道: 你一定是從遠地來?

灰衣人道:是呀,我是來做布疋買賣的,住在悅來客棧,我的錢就放在客棧,不知老板可同意我回去拿?

老板還末開口,上官刀就道: 不必了,我請你。說看,又如了一錠碎銀給老板。

然後,上官刀走近灰衣人,道:我看你也別急看回旅館,快端午了,這街上熱闊得很,我這銀子你先拿去花,明天你再還我,你就交給這面攤的老板,我常來。

他把一個大元寶丟給灰衣人,對老板笑了笑,就離開了。

灰衣人拿看人元寶,笑看間老板:真是個大好人,是你們鎮上的大富賈嗎?

面攤老板說:不,他是我們唐家堡的大貴賓,他的名字,你們做買賣的還是不要知道的好,免得嚇看了。

灰衣人轉身點頭,道:好,不知道也沒關系,頂多明天我回請他一頓就是了。

面攤老板說: 他可不一定來哦。

灰衣人道:沒關系,我大不了多放點錢在你這兒就是了。

面攤老板道: 你看看辦吧。

灰衣人舉起手上的元寶,對面攤老板道:我可要去花羞花差一下羅,明天見,你運氣真妤,我明天必須再來吃一頓。

說完,灰衣人就往閘市的地方走去。

走看走看,他頭也沒回,便感覺到有人在跟琮他,其實,早在他在面攤子吃面的時候,便已感覺到有人盯看他。

唐家對任何陌生人都會注意。

灰衣人早就知道了,假如沒有人跟琮他,他反而要擔心呢。

所以他故意走到著名的 麗春院,叫了個姑娘陪他喝酒,過了一個時辰他才出來,回到旅館。

在旅館的房里,他從懷里掏出碎銀和好幾錠元寶。

原來他是帶看錢的。

他取出上官刀給他的一個,拿看兩邊尖的地方,用力一彎,元寶便裂成兩半,有一張折得很細的紙條便從里面跳了出來。

他拿看紙條,也沒打開來看,便走到他的行李箱旁,把一尺見方的行李箱打開,從行李箱拿出一個小竹籠,他把竹籠打開,里面赫然是三只鴿子。

這時,他才把紙條打開,原來紙條一共有三份,都已折好旦在一起。

灰衣人也投看內容,便把紙條分別綁在三只鴿子的腳上。

這是他的職業道德,他專門訓練夜間飛行的鴿子,從白玉老虎 的計劃開始時,他使化粒成不同的身份,每隔十大都來這里一次,每次都依令到面攤吃面,這是他第一次拿到手訊。

他姓易,叫百臉,精通易容之術,他是上官刀的生死之交,今年初就接受上官刀的托付,帶看分別會飛回盤龍谷、風堡以及上官刀住處的鴿子,常來唐家堡。

易百臉把紙條綁好,將鴿子放在懷里,帶看錢走回面攤。

看到面攤老板,易百臉就把錢交給他,對他說道:這錢就麻煩你還給那位替我付賬的先生。

面攤老板滿臉笑容道: 明天還也不晚呀,為什麼要多跑一趟7 他是在替自己兜生意,客人明天來,便會再吃一頓。

易百臉道: 明天一早我就走了。

面攤老板道: 哦7不多住幾天?他看了看手上的錢,發現多了幾錠碎銀便出來,道: 這太多了。

易百臉道: 這是給你的,因為要勞煩你嘛:

抄手是這里的老板笑得很開心,道:那就說了,你要不要來碗抄手做消夜?我的酸辣芒一絕呀易百臉道: 好呀。

吃過抄手,易百臉很開心的離開面攤,他開心的原因,是發現跟琮他的人已經走了,他知道原因,他知道面攤的老板也是唐家堡監視來客的人,他只是不知道,老板是用什麼方法通知跟琮他的人,不必再跟琮而已。

一固明天一早就離開的人,還有什麼好跟琮的呢p而且易百臉的表現,又是那麼不露痕跡。

中拿比Y扣幻H吒在夜色中往旅館的回程路上走,被司深,他確定周圍都沒有人了,便從懷不得叫卜叫叫H川巳N村卜叫卜打叫竹切叻懷里,不但動也不動,而且連叫也沒呷一聲,怪叫小叫小往上拋讓鴿子飛,因為往上拋,鴿子鼓翼會發出聲響,萬走。另百臉自己側耳凝神傾聽,才只聽到很輕微的拍羽聲,他滿意的笑了笑,往旅館的路上一切都弄得很篤定的唐傲,此劾在房里踱步,似乎顯出彷徨的樣子。

他是有點彷徨,因為他的計劃忽然發生了偏差。

偏差的原因是趙無忌引起的。

下午,探子回報,往盤龍谷的路上,沒有趙無忌的琮影。

唐傲那時還很高興,因為趙無忌很可能上釣了,前往風堡。

稍後時間,另一批探子也回報,往上官堡的路上也沒有趙無忌的琮跡。

唐傲更高興了,因為一切,都會依照他的計劃來進行了。

唐傲本來推斷,用衛鳳娘做餌,趙無忌最有可能上當,因為透過衛鳳娘向趙無忌講坩她偷聽來的消息,趙無忌起先一定會不信,但他一定會繼繽推論,以唐家的智慧,使的計謀一定會讓他起疑心,不去風堡,唐家反而政風堡,所以趙無忌最後還是會去風堡。

當兩批探子都已探知除了風堡之外,都沒有趙無忌的琮影,這表示趙無忌一定是聰明反被聰明誤,還是選擇了風堡。

不過唐傲做事一向都是要有十成十把握才進行的,所以他還是要等,等派往風堡路上的探子的回報。

探子來了,報告的消息 令唐傲震撼不 。

風堡的路上也不見趙無忌的琮影。

趙無忌去了那里?

唐傲想了很久,都想不出個所以然來。

事前,他做了很多假定,即使趙無忌不上當而往別處,也有探子會說出他的行琮,計劃就可修正進行,但如今,趙無忌忽然失琮了,這確實令他百思不得其解。

其實,趙無忌走向那一處大風堂的據點,唐傲都并不太在乎,重要的是,他要利用趙無忌的落腳處,來試探上官刀的忠誠程度。

上官刀已陘知道他已攻打盤龍谷,假如趙無忌落足風堡,他就佯攻盤龍谷,實取的瑯是上官堡,佯攻盤龍谷的用意,在試探盤龍谷是否已有準備,如果有,上官刀多少也脫不了嫌疑,如果沒有,連體龍谷也可輕取下來,上官刀就可以重用。

這是唐傲的如意算盤。

地做夢也想不到,趙無忌會忽然間失去了琮影,當然,趙無忌這步棋,本來就不重要,他放無忌回去,只不過想增加一點樂趣而已。

但如今趙無忌的失琮,似乎有點影響大局,起碼也會影響對上官刀的判斷,而對上官刃的忠誠判 , 又是那麼的重要。

他只是彷徨了一陣子,還是決定一切按照計劃進行,於是,他吩咐下去,準備快馬,并傳訊通知所有在大風堂據點外圍部署的人馬,一切依計行事。

不過,唐傲就是唐傲,一切雖然依計而行,他封在另一方面,先做一個壤的打算,這個壤的打算,并不是指攻打大風堂,而是指對付上官刀。

他把唐花叫來,吩咐他進行對衛鳳娘的攻勢。

這些,都是發生在五月初二一黃昏前的事。

五月初三,黃昏,夕陽已西下,天上晚霞正燦爛。

衛鳳娘一覺醒來,就看到窗紙上反映晚霞斑爛的色彩,她有一種舒適愉悅的感覺自心中升起,的確是這樣的,不管有什麼心事,只要睡看了,又睡得安穩,睡醒的時候,又看到大自然美麗的彩筆在窗紙上繪下美麗的圖畫,這感覺,無寧說是接近幸福的感覺了。

她從床上坐起,心中想,晚霞這麼好,應該由去看看才是。

所以她就推開了房門。

她楞住。

因為她看到一個人,一個好像笑容早就擺在那里等地出來看的人。

這個人五官長得很美,只不過帶點脂粉味而已。

衙鳳娘一看到這個人,就想到唐傲說的話,就知道它是什麼人。

他就是唐花,一個很花心的少爺。

唐花的笑容彷佛是天生就那樣子似的,笑看對衛鳳娘說:我叫唐花。

衙鳳娘道: 我知道。

她只看了他一眼,說了句 我知道,便把眼光移開,望向西邊天際逐漸披上灰色的晚霞。

唐花把頭一移,擋住衛鳳娘的視線,讓衛鳳娘只能看見他的臉,還是那個笑容,道:晚霞并不好看。

衛鳳娘一怔,道: 這麼美的晚霞,怎麼不好看?

唐花道: 晚霞那有你美?那有你來得好看?

衛鳳娘的臉不禁飛起了一陣紅霞。

唐花竟然癡癡的看看她臉上的紅霞,道:你看,你這個時候更美。

衛鳳娘臉上的紅霞更紅了。

唐花的笑臉更癡了。

這時,晚霞的色彩己消退,天際變成一片灰黑。

唐花雙手用力拍了一下,兩個丫環便提看燈籠,從走廊的遠角處走了過來。

唐花用戲子念臺詞般的口吻道:夜已來臨,路已看不清楚,我怕你不小心跌倒,所以喚來兩個丫環為你引路。

衛鳳娘想笑。她覺得很滑稽,但她并沒有笑,只是對唐花道:為什麼要引路?誰說我要出去的?”

唐花馬上換個姿態,道: 哦,既然你不出去,那就到你房里好了。 他轉頭對其中一個丫環道: 小蝶,你進去點 。

小蝶快步進房。

衛鳳娘道: 我不喜歡有人侍候。

唐花還是那個笑臉,道:那不成的,佳人身邊而沒有丫環侍候,豈不像將 而沒有兵,那多無趣?這兩個丫環,一個叫小蝶,一個叫小蝴,蝴蝶的蝴,就是要來侍候的,你必須要習慣習慣 才成呀。

衛鳳娘忽然發現唐花實在太愛講話了,像剛剛那些話,就讓她感到有點討厭她本來要板起臉表示不高興的,但她忽然想到一件事,臉上便立刻堆起了笑容。

地想到可以利用唐花,假如唐花真的對她癡迷,便可以找機會利用他來 她離開唐堡。

於是,衛鳳娘笑看說道: 好吧,反正習慣也是慢慢養成的。

唐花一聽,雙手一拍,高興得大叫道: 這就對了。

此時,房里的燈玷上,小蝶已田來,站在小蝴旁迸,唐花對她們道: 你們去把飯菜踹到房里來。

然後,他轉頭對衛鳳娘說:我有這個榮幸,能夠跟你在一起共進晚餐嗎?

衛鳳娘道: 我能拒絕嗎?

唐花笑了,笑得很開朗,他一沒笑一沒伸手示意請衛鳳娘回房。

這時天已全暗,幾點稀落的星光已在帶點蔚藍色彩的夜空下閃爍看。

飯菜已端來,菜是標準的川菜,紅紅的,透看一股辣味。

唐花對衛鳳娘說: 辣的菜還吃得習慣嗎?

衛鳳娘道: 可以,我本來就喜歡吃辣。

唐花道:辣的東西吃多了,會喉焦舌乾,你知道最好用什麼酒來下這種辣菜最好?

衛鳳娘問道: 用什麼酒?

唐花道: 冰鎮波斯葡萄酒,你喝過嗎刀衛鳳娘搖頭道: 沒有,第一次聽到。

唐花道: 你馬上就可以喝到。

話剛說完,小蝶就捧看一個木盤土來,木盤上放看一個瓶口很大的瓷瓶,瓷瓶里有一個小小的窄身的瓷瓶。

唐花道:大瓶里放的是冰塊,小瓶里放的就是從波斯運來的葡萄酒。

小蝶替二人各倒了一杯。

唐花舉起酒杯,道: 來,我敬你一杯。

衛鳳娘淺淺的啜了一口。

唐花問道: 好 嗎?

衛鳳娘道: 不,甜甜的,帶點酸味,好像吃酸梅的樣子。

唐花道,冰涼的感覺,剛好可以去掉你嘴里乾辣的氣味,這是我們唐家珍藏的。

衛鳳娘笑道: 那可是我的榮幸了。

唐花道: 只要你喜歡,我們唐家任何的珍藏寶貝,我都可以讓你享用。

衛鳳娘道: 真的?

唐花道: 當然是真的,你知道我對你仰慕了多久嗎7衛鳳娘沒有回答,低頭吃飯,喝了點酒,它的臉帶點酡紅。

唐花看看她,似乎癡了。

衛鳳娘發現他沒有接下去說話,便抬頭看了看他。

唐花也凝視看衛鳳娘 ,道: 你好美。

衛鳳娘笑了,開心的微笑。

唐花又道:半年多前,我在我們唐家的檔案固三里,忽然看到你b郡時,我就視你為天人,心里一直想看,假如我有幸看到你┅┅沒想到,你的人比更妤看千倍萬倍。

衛甩娘免得有點肉麻,只是她沒有表現田來,因為她另有所圖,所以她依舊保持笑容,道: 謝謝你的 美。

唐花道: 我不是誼美,我是在述說我看到的真相。

衛鳳娘不說話了,它的肉麻感也消失了。

她從來沒有聽過有男人用這種方式來說她姜麗,趙無忌更沒有,他是用眼神來表達他的愛意,而面前這個唐花,是直截了當的說出來,說的話有時又那麼有技巧,這令得衛鳳娘禁不住有一點感動。

唐花又道: 半年多,幾乎是兩百個白天夜晚,我都思念我看的畫中人,如今竟然有幸能同桌共食,你知道我多開心嗎?來,再喝一杯。

衛鳳娘忍不住也舉杯一飲而空。

唐花放下酒杯,道: 你明白我的心意嗎?

衙爪娘沒有塔腔,她當然明白:但明白歸明白,別說她的心早已后於趙無忌,就算沒有無忌,她又怎麼可能會喜舐宮花這樣的人?而且,她又怎麼能回答這種問題唐花又道: 我可以為你做任何事。

這句話可是衛鳳娘感興趣的,因為她就是希望唐花會沖動起來,沖動得不顧一切後果的,把她帶離唐家堡。

所以衛鳳娘這回答腔了,她道: 任何事刁唐花又堅決的口氣道: 任何事。

衛鳳娘故意用開玩笑的口吻道: 假如我叫你死呢o唐花楞了一楞,道: 那我不會做。

衛鳳娘道: 為什麼?你不是說可以為我做任何事嗎?

唐花道:死不成,因為我死了,就再也見不到你,見不到你的事,我是絕對不肯做的衛鳳娘道: 那你剛才的話豈不是在騙我,哄我?

唐花道:不,我應該把我的話修正一下,我可以為你做任何事,只要我可以常常和你在一起。

衛鳳娘又追問一次: 真的?

唐花道: 員的。

衛鳳娘道:假如有人妨礙了你來看我,或者妨礙我的自由,你會怎麼辦?

唐花道: 趕走他。

衙鳳娘道: 趕他不走呢?

唐花道: 殺了他。

衛甩娘道: 假如這個人是你們唐家的人呢于唐花 有回答,他默默的注視養衙鳳娘。

衛鳳娘又問道: 你不敢于唐花道: 我沒什麼不敢做的事。

衛鳳娘道: 那你為什麼不回答?

唐花道: 為什麼要殺自己的親人呢?

衛鳳娘道: 是你說殺的。

唐花道: 我們唐家有誰會妨礙你的自由?

衛鳳娘道: 有。

唐花道: 誰?

衛鳳娘道: 唐傲。

唐花道: 大表哥?他怎麼會?

衛鳳娘道: 怎麼不會h不是他把我留在唐家堡的嗎?

唐花道: 他是為了我。

衛鳳娘道: 為了你7

唐花道: 是呀,他知道我喜歡你,所以才把你留下來的。

衛鳳娘不說話了,因為她知道、其實并不是這麼一回事,唐傲不是對她說過,見了無忌之後,只能讓一個人離開唐家堡嗎7假如離開的人是她,而不是無忌呢7所以她知道,這其中必然有詐,不是唐傲騙了唐花,就是唐花在欺騙她。

她沒有把心中的疑問對唐花說,只是問道:就算他是為了你才把我留下,但是如果我認為他還是妨礙了我的自由呢?

唐花道: 你那一方面感到不自由?

衛鳳娘道: 我不能離開唐家堡岈:

唐花道: 誰說的?

衛鳳娘道: 唐傲。

唐花道: 不會吧,晚上我去間問他。

衛鳳娘道: 假如他騙你呢?

唐花道: 不會的,你想到那里,我都會讓你去。

衛鳳娘道: 假如唐傲不準呢?

唐花道: 假如真的不準,我們就儉儉睡開這兒。

衛夙娘道: 真的?

唐花道:  只要你讓我跟在你身迸,我可以帶你到任何你喜歡去的地方。

衛鳳娘道:包括回大夙堂?

唐花道:你想回大風堂?

衛鳳娘道: 誰不想回去她從小生長的地方?

唐花道: 我不希望你回去。

衛鳳娘道: 為什麼?你怕?

唐花道: 我才不怕,大風堂算得了什麼!

衛鳳娘道: 那你為什麼不希望我回去?

唐花道: 因為大風堂里有一個人。

衛鳳娘道: 你是說無忌?

唐花臉上露由苦 的表情,一副吃醋的樣子,道:是的,我不希望你再見到他。

衛鳳娘道: 我回去并不一定會見到他。

唐花道: 萬一見到呢?

衛鳳娘道: 你連這點也不敢賭一睹?

唐花道: 我不做沒有把握的事。

鳳娘道: 好吧,那我們就不必再說了。

唐花不再說話,他一個人自斟自酌,一連喝了五杯葡萄酒,然後,站起來,對衛鳳娘道告辭:說完,他揚了揚頭,同小蝴及小蝶示意,三個人一起離開衛鳳娘的房間。

衛鳳娘感到惶惑,她一個人坐在窗前,對看夜色出神。

她知道她今天晚上的表現一點也不妤,她不應該那麼迫切的催促唐花回答那些問題。

她應該用柔情來騙取他付出真感情,等他被感情迷惑住,才要求他做一些事,這才應該是上策的方法。

唐花對她目前的印象,只不過是個人的鍾情,對他而言,還是單方面的,衛鳳娘一點什麼表示也沒有,他怎麼會輕易答應要求?

此時此夜,衛鳳娘才理清自己的思緒,才找到自己應該走的路,對於該如何做,才算有了決定性的選擇。

她決定今夜早點入睡,明天以最有精神的面貌,戴上虛情假意的面具,來面對唐花,來討好唐花。

她懷看抉擇後的一份安然感覺,躺在床上,睡了。

同樣的夜色下,趙無忌瑯失眠。

他很想睡,但上官刀到底會不會通知大風堂各個點堂口,準備迎戢唐家堡這件事一直在他腦際盤旋。

這是一場賭博,一場關系大風堂前途的賭博。

而這賭博封必須押在一注末知之上。

趙無忌不了解他的上官大叔,連白玉老虎的計劃他都會不知道,他怎麼能談得上了解大風堂的創堂人物?就是因為地想到不了解上官刃,他才忽然有了煩惱。

他本來認為上官刀一定會想辦法通知大風堂的事,在此時此夜,忽然感到迷惑起來,萬一上官刀為了自己安全的顧慮,或者找不到傳遞消息的人來傳消息心他并沒有通知呢?

假如大風堂的兄弟因為這樣而被唐家堡攻個措手不及,那些死傷的兄弟,是不是該由他負責?

他應該選擇一個地方去通知,這才算是真正的賭,因為就算通知的地方,不是唐家要攻打的地方:他也只不過是押錯寶而已,本人不會感到遺憾。

但如今地一個人躲在山中,把大風堂兄弟的危機,賭在上官刃的做法上,這或許是一個錯誤的抉擇。

趙無忌看看夜色,他知道,假如錯了,他也無法挽回了,因為他已沒有時間了。

就在這時,他忽然聽到一陣類似鳥雀拍翼的輕微聲響,他感到有一個東西,正向他的方向撲來。

他棲身的地方走出上的一棵大樹頂,他本能的折斷一枝小樹枝,用動往來物擲去。

他拿捏得很準,一擊就擊中了來物,他聽到來物墜下碰撞樹葉的聲音。

他的人已蓄勢而立,仔細傾聽各方是否還有聲音。

沒有,除了風聲,什麼聲響也沒有。

他動都不動的站了很久,他怕剛才的東西是暗器,是有人向他儉襲而發的暗器,但一盞茶左右的時間過去了,一切動靜也沒有。

這時他才想到,那可能是一只飛鳥而已,他飛身往剛才那東西下墜之處撲去,伸手一拿,人就勢輕輕落地。

拿在手上,他使感覺到那果然是一只飛鳥,趁看夜色,他看到那是一只鴿于。

鴿子 他馬上想到信鴿日會不會是唐家堡傳遞消息的信鴿?

他連忙伸手往鴿腳處一摸,果然有一張小紙綁在鴿腳上他從懷中拿出火摺子,打亮,就看亮光把小紙打開,他一打開,心中就叫了玷糟糕。

他認出那是大風堂傳遞消息的暗號。

其實紙上什麼字也沒有,只不過紙的形狀有砧特別而已,那是修剪得像心形的一張小紙,而這,正是大風堂要告訴自己人,要小心的意思,紙的尺寸很小、表示小心的時間是在二一兩天之內,假如是十天八大,紙的尺寸就會更大。

他知道這一定是上官刀傳遞的消息。

但現在鴿子已被他射死,怎麼辦?

上官刀只放出一只鴿子嗎?這鴿子的目的地是什麼地方于趙無忌開始後悔自己太不小心了,他怎麼沒想到會是鴿子?怎麼會認為是暗器呢?

後悔已沒有用,怎麼補救才是辦法,但,他能夠做什麼補救的辦法呢?

在同樣的夜色下,上官刀倒安穩的睡了,睡前,他去看了一下女兒,女兒為了救父,被不明究竟的趙無忌刺傷後,便愛得沉默寡言,跟以前生動活潑的值牲,完全不一樣,她的外傷已逐漸好轉,但內心的憂愁 似乎日漸加深。

這一點,上官刀并沒有注意,以他的心思,除了女兒的外傷之外,都放在唐家堡梭密的刺探,和防范唐家對大風堂不利上面。

別說他女兒的心思,就連唐傲到底有沒有放無忌走,他都沒有去追問,他不是不想知道,同甘共苦的兄弟的獨生子,他當然關懷他的安危,但比起大風堂存亡的安危來說,個人就變得微不足道。

他必須小心的隱藏尸[的身份,才能替大風堂出力,能夠將消息傳出去,他已覺得心安了。

他有信心,他的訊息一定會傳到大風堂弟兄的手里。

夜己 很深很深了。

上官刀和衛鳳娘已入睡,森林里的趙無忌猶在後悔與煩惱的時候,唐花正在和唐傲交換情報。 "唐花道: 衛鳳娘確實很想離開唐家堡。

唐傲道: 你有信心,可以隨她而行嗎?”

唐花道: 有,今晚我用了一招欲擒故縱手法,我相信她明天一定會對我特別好。

唐傲道: 你一切要小心,我們的下一步很可能完全要依賴你來進行。

唐花道: 我知道。

唐傲站起來,走到一個柜子前,打開柜門,從里面拿出一個錦盒,他把錦盒端回桌前放在桌上,對唐花道:這個交給你,你帶在身邊,隨時都有可能用得上 。

唐花問道: 這是什麼?

唐傲道: 你打開看看。

唐花把錦盒打開,小心異其的拿出里面的東西。

那是一條雕得栩栩如生的龍,是用白玉雄成的。

唐花贊嘆道: 好一條玉龍。

唐傲道: 是用白玉雕的,叫白玉龍。

這條白玉雕龍并不很大,比男人的手掌大一點,龍首昂飛,彷佛要飛日去的樣子。

唐傲伸手從唐花手中拿過雕龍,指看龍嘴,道:這嘴巴是張開的,里面雕成半空,可以把紙條塞進去。

唐花道: 我們的計劃就是要利用這條雕龍的嘴巴?

唐傲笑道: 正確的說,是利用雕空的龍肚。

唐花道: 為什麼要用這條白玉雕龍?

唐傲道: 因為這是上官刀送的,上官刀說這是趙簡生前最喜舐的一件玉器。

唐花道: 我會小心帶看的。

唐傲道: 假如用得看,你到趙簡的莊子附近,有一間賈文房口寶的店鋪,店名叫白玉齋 。

唐花道: 我知道,老板叫白玉奇。

唐傲道: 對,白玉奇最擅長的是書法,不但字寫得漂亮,而且臨摹別人的字,一模一樣。

唐花道: 反正我等你消息,到時候再找他,照你的計劃找他寫字。

唐傲道: 對,你可以向他表明你的身份。

唐花道: 他是我們唐家收買的人?

唐傲道: 每年五千兩銀子 。

唐花道: 那他可以不必開店鋪了。

唐傲道: 假如我們這個白玉雕龍的計劃需要進行,他以後就可以不必再開鋪了。

唐花道: 為什麼?我們還要給他一大筆錢嗎?

唐傲道: 不,等他寫完了字,你就殺了他。

唐花道: 滅口?

唐傲道: 能收買來的人,用更多的錢一定可以收買回去,這點我們不可不防。

唐花道: 很有道理。

唐傲笑道:沒有道理的話,我們唐家堡能在江湖立足這麼久嗎?

唐花也笑了,笑得很得意。

這時,門外忽然有人敲門。

這麼深的夜晚,居然有人敵門,一定是有緊急的事發生,唐傲一迸叫唐花把白玉雕龍收起,一邊過去開門。

門外站的是唐缺,唐缺手中拿看一只鴿子。

關上門,唐傲和唐缺一起走到桌前生,唐缺把手中的鴿子遞給唐傲。

鴿子還活看,掙扎看想脫離唐傲的手。

唐傲以手來看鴿子的翅膀,拿到手中,道:這不是我們的信鴿。

唐傲道:是在城外十七里的地方碰上了我們布置的網,他們用快馬帶回來的。

唐傲道: 是那里的信鴿

唐缺道: 查不出來,以前沒有看過這類鴿子。

唐傲道: 不是大風堂的?

唐缺道: 大風堂不是用這種信鴿。

唐傲道: 有沒有估量過從那里飛出,飛往那里?

唐缺道:信鴿專家估計,很可能從唐家堡飛出,飛往那里就不知道。

唐傲道: 夜間飛行的信鴿?好厲害的傳遞方式,江湖上有什麼人有這種本領訓練出這種信鴿來?

唐缺道: 沒有聽說過,已陘請人去請教百曉生了,大概明天早上會有消息回來。

唐傲道: 今天唐家堡有什麼陌生人來過?

唐缺道: 今天沒有,三天前有。

唐傲道: 三天前,這個人在這里待了三天?

唐缺道:是一個布商,登記的名字是吳勇,住在悅來客棧,我剛剛岜派人去找他來問話了。

唐傲在問話的時候,早已從鴿腳下取出一張紙,這時,他正凝視看紙上畫的一個心形。

唐缺看看他大哥,道:紙已陘查過,是寶之齋的宣紙,任何人都可以買得到。

唐傲道: 這個心形是什麼意思?信鴿寄情?

唐缺道:不可能曾和思到這個地步,訓練夜間飛行的鴿子來傳遞情意吧?

唐花插口道: 這倒是個好主意,我以後也要用這一招來展開追求的攻勢。

唐傲道:這個心形,我敢保證一定不是示情的,一定是另有涵意。

唐花注視看心形看了一下,道:這個心形并不大,不大就是小,小的心形,會不會表示小心?

唐傲道: 很有可能。 然後,三個人都沉默下來,三個人的心思現在都一致,都想到這只信鴿是由唐家堡放由,內容是小心,最有可能的是通知大風堂,小心唐家堡進攻了。

唐缺道: 會是趙無忌嗎?

唐傲道: 他會帶看信鴿嗎于

唐缺道: 不然,會是誰7

唐傲道: 我們等悅來客棧的消息再推論不遲。

悅來客棧的燈火已黯淡,除了中央大廳一盞油外,四周都是漆黑一片。

掌柜的料靠在柜臺後的高背椅上打盹,看樣子是睡熟了。

唐缺派來約兩個人走進悅來客棧,也不理會那掌柜,逕自便往樓上走,到了二樓,往右轉,到了第三間房門前,也不停步敲門,其中一個便舉把門踢開,另一個則飛身而入。

他好像對房間的一切都非常熟悉,只見他一個飛身使沖進床邊,伸手往床上的人身上連點,除了踢門聲以外,什麼聲音也沒有,看來,床上的人猶在夢中便已被點了穴道。

點穴的人點完穴之後,伸手將床上人攔腰一孢,往肩上一放,便扛看往外走。

二人以快速的輕功行走,不多久便岜回到唐家堡。

唐缺打開門,二人進去,便將點了穴道的人往桌上一放,其中一人道:吳勇已捉來了。

唐缺還沒來得及贊揚他們辦事效率快,人便傻拐在當地,踉看,唐傲、唐花和那二人都楞住。

他們發現,扛回來的吳勇已陘死了。

唐缺驚問: 怎麼搞的點穴約叉 又楞的,一時答不出話來。

另一個踢門的則道: 會不會早就死了?

唐傲一言不發,走近這個名叫吳勇的尸體前,摸了一下他的額頭,道:不錯,已脛死了有一個時辰以上了.

這時他們才發覺,尸體早已微微發黑。

唐花撬開尸體的嘴,看了看嘴里的牙齒,然後道: 牙齒是發黑的。

唐缺鶩道: 中了我們的虎蜂針毒?

唐傲道: 我們唐家,那些人用虎蜂針?

唐缺低聲念了好些人的名字,都搖頭說不可能,因為這些人都已不在唐家堡,被派到外面去,剩下的就是他們兄弟。

唐傲他們一時之間都納悶了起來。

唐傲沉思了片刻,才對剛才被派去的那兩個人說:你們去把悅來客棧的掌植呷來。

兩人應聲而去後,唐傲才對唐缺說:你去查一查,我們的虎蜂針有沒有誰曾經失落過唐缺很快就帶看一本本子回來,他翻動看朋頁,巡視看上面的記錄,忽然道:有:唐傲問道: 誰?

唐缺道: 李文廷。

唐傲又間: 什麼時候,在那里丟的?

唐缺道: 今年一月,在河南。

唐傲道: 怎麼丟的?

唐缺道:去刺殺易百臉的時候,曾發出兩枚虎蜂針,結果被易百臉用袋子接走。

唐傲道: 易百臉?易容大王易百臉?

唐缺道:是的,記錄上說,他的易容術之精湛,就好像他隨身帶看一百張臉一樣。

唐傲道: 我們為什麼要去刺殺他?

唐缺道: 我們得到情報,易百臉芑經被大風堂收買過去,因為這個人太可怕了,所以我們寧愿他死,也不希圣他去替大風堂做事。

唐花道: 是呀,想想看,一個人隨時都有一百張臉,變換就換,誰也認不出他,要去刺探情報,那是多容易的事呀。

唐傲道: 誰決定要殺他的?

唐缺道: 你那時候不在,當然是我啦唐傲道: 老祖宗知道嗎?

唐缺道: 不知道,怎麼?我做錯了嗎?

唐傲道: 當然,假如你當時徵求老祖宗的意見,她一定會反對。

唐缺不服氣的道: 她為什麼反對?

唐傲道: 這種人,應該想辦法再收買過來才是上策,派人去刺殺他是下策,刺殺不中,更是失策,他現在一定會死心塌地的替大風堂做事。

唐缺沉默了:因為他大哥這番話,分析得確實很有道理。

唐傲說完,也沒理會唐缺的反應,走近尸體,伸左手將尸體的頭抬起,右手在尸體後頭摸來摸去。

然後,他忽然緊捏尸體後頸偏左的地方,慢慢的,用力的向頭頂方向撕。

這時,唐缺他們都看出來,這尸體的臉,是戴看一副相當精細的人皮面具。

唐缺的腦海,已升起一個人的名字。

易百臉。

很顯然,這個人是易百臉殺的,殺了之後,戴上他自己制的面具,。

唐傲已將整塊人皮面具揭開,尸體的臉整個都是黑色的,怪不得唐傲他們一開始并沒有看出是中毒死的,原來是隔了一層人皮面具的緣故,臉上才沒有太黑的顏色。

他們三個人看看尸體發怔的時候,那兩個人已帶看悅來客棧的掌柜回來。

那掌柜一看到尸體的臉容,自己的臉上馬上變色,露出呆的表情。

唐傲立刻間他: 這個人是誰?

掌柜的口齒不清的回答: 他┅┅他┅┅叫李仁宗,可是┅┅唐傲道: 可是,你看到他早就離開了客棧,對不對?

掌柜的看看唐傲道: 你┅┅你怎麼┅┅知道7

唐傲冷哼一聲,道: 這還不夠明顯嗎?那個在你客棧登記叫吳勇的人,來唐家堡的時候就戴看這副面具。

唐傲揚了揚剛撕下來的人皮面具,又道: 他其實就是易百臉,他來這里辦完了事,殺了住在隔壁的這個李仁宗,把自己的皮面套在他臉上,裝成是吳勇死了,自己就制造李仁宗的面具戴上,離開悅來客棧,離開唐家堡。

掌植的聽完,嚇得臉無人色,道: 這個人┅┅太┅┅可怕了二唐傲轉頭間唐缺: 吳勇到過什麼地方7”

唐缺把知道的情報都說了出來。

唐傲一迸沉思,一沒分析,道:問題不是出在廷攤子,就是出在麗春院,我懷疑這只鴿子。 他指看唐缺拿來的鴿子,道: 是他放出去的。

唐缺這時正在翻閱那本檔案本,忽然大叫道:對,易百臉的資料檔案上,記載看他喜歡飼養鴿子。

唐傲道:到過面攤的人,和易百臉有接觸的,是上官刀,而易百臉在麗春院里,接觸過的人是┅┅唐缺接口道: 他叫的是小萍。

唐傲道: 小萍是我們這 里長大的,不會有嫌疑。

唐花道: 難道會是上官刀?

唐缺道, 會嗎7 只不過是給了他一錠銀子而已。

唐花道: 也許銀子里有古怪。

唐傲道: 也許,你去叫┅┅

他講到這里忽然停住,看看悅來客棧的掌柜和那兩個刺客。

唐缺馬上道: 你們回去吧,沒你們的事了。

三個人立刻離開。

唐傲這才 續說道: 你去叫娟娟來。

唐缺道: 叫娟娟?干什麼?

唐傲道: 我要她用美色去刺探上官刀,到底有沒有什麼秘密是我們不知道的。

悅來客棧的掌柜和那兩人分手後,一個人回到客棧,他走到柜臺,回到剛才打盹的地方,坐下,找出客人登記簿,在吳勇這個名字上面,用毛筆畫了兩個小圈圈。

然從,他離開柜臺,走出客棧,趁夜色離開了唐家堡,離開唐家堡之後,掌柜的才伸手到腦後,學庸傲的模樣用力一撕,赫然也是一副人皮面具。

他笑了,冷笑,原來他才是易百臉。

天還末亮的時候,一個蒙面人來到悅來客棧,以奇快的敏捷身手,到達柜臺,翻開客人登記簿,瞄了吳勇這個名字一眼,便立刻離開。

這個蒙面人以飛快的輕功奔向唐家花園,他對花園的地形非常熟悉,貝他盡往黑暗的地方躲閃看行走,很快的便進入一間房里。

進入房里之後,他把臉上的黑市取下,他,正是上官刀。

上官刀剛解下黑巾,放在桌上,門口忽然傳來了敲門聲,他起先嚇了一跳,因為這時天還未亮,加上他剛從悅來客棧回來,以為是唐家有誰發現他的行琮。

他本能的拿起黑巾,想找地方收藏起來,但他馬上想到,敲門的人很可能是娟娟。

所以他就間了聲是誰。 ,

門外回答: 是我。 聲音果然是娟娟。

娟娟是上官刀一來唐家堡就認識的姑娘,因為娟娟一直對他非常體貼,所以最近常常半夜來 這里過夜。

知道是娟娟,上官刀就放下心了,他把黑市隨手往懷里一塞,便去開門。

門一開,娟娟便一頭沖到他懷里,嚶嚀一聲,臉便往上官刀臉上貼去。

上官刀笑了一笑,伸手便將她抱起,走向床邊把她放在床上。

然後,兩個人便像膠一般的黏在一起┅┅┅

 天都快亮了,趙無忌還在樹上對看夜空發呆。

他還在徨,剛才不小心殺了一只傳信的鴿子,令他後悔、失神了好一陣子。

一 決他實在是想不出什麼方法來補救他的錯失,已陘想了很久了,這時,他才下了 個定。

龍⌒要一天多的路程, 程趕也要二天的清晨才能到,到的時候硎好是端午:他他決定往盤龍谷去。

到盤午,大家都陶醉在慶典歡愉之中,最易被倫衷,便心急如焚,連忙跳下樹干,上一想到踹馬奔向盤龍谷。

同樣的清晨。

唐傲、唐缺、唐花都還末醒 三個人依在房間里分析看信鴿與易百臉的事。

唐傲看了微露魚肚白的天色 對唐缺道:我想改變攻擊的計劃。

唐缺問道: 為什麼?

唐傲道: 意料不到的事太多,我怕會生變。

唐缺道: 你想怎麼樣?

唐傲道: 立刻飛鴿傳書,要三路人馬立刻進攻。

原來他早匕安排好三路人馬在大風堂約三個據點埋伏好,等待唐家的命令進攻,他本來打算和唐缺一起前往,帶領人馬分別攻打。但他現在忽然改變主意,人不但不去,反而提早進攻。

他本來放出空氣說端午進攻,其實他是慢慢前往,待踹午後兩天才攻,那時,就算有人通風訊,踹午時大風堂的人準備應戢,但苦苦準備二天都沒有進攻的跡象,不但會對消息來源懷疑,更會因而松懈下來,這個時候進攻是最好的時機。

但他決定改變戰略。

因為他忽然感到一股壓力,這股壓力是趙無忌的突然消失,加上易百臉的出現才來的。

他立刻通知唐缺用飛鴿傳書,傳令埋伏在大風堂三個據點的人收到傳書後立刻進攻。

不問後果的進攻。

在極度歡愉之後,上官刀睡了,睡得很甜,很沒有戒心。

這樣甜蜜睡意,讓清醒看的娟娟,禁不住多看兩眼,她來侍候上官刀是有目的的,她一直是奉唐缺之命,來觀察上官刀的行動,包括在睡覺時的夢話,都要向唐缺報告。

所以她披衣而起,下床,撿起在地上的衣服,上官刀的衣服。

她小心翼翼的摸尋,她摸出了一條黑巾,她知道那是用來蒙臉的。

她摸出了一個細小的錦袋,錦袋幾乎是貼看內衣而縫的,她以前一直沒發現,沒想到今天被她看到了。

她打開錦袋,里面有一張摺得很細的紙,紙上什麼字也沒寫,只晝了一個小小的心形。

她不知道這是什麼h但她知道這很重要,不重要,上官刀怎麼會放在貼身內衣的錦袋里呢?

她把小紙摺回原狀,放回錦袋里。

她到了梳紅臺前,仔細約叉替自己打扮起來。

她忍不住又回到床邊,凝視看上官刀。

她忽然沖動的伏在上官刀胸前,伸手撫摸看上官刀的臉。

上官刀雙眼依舊閉看,但右手已仲田,輕輕的撫摸看臉上的小手。

這動作,令娟娟有點激動。

畢竟,上官刀是令她得到歡愉的人,以前,她坦率命做過這樣的事,但她從未有和上官刀在一起那麼快慰過。

上官刀感到娟娟的身體在微微的頭抖,他的手從撫摸變成輕拍,道:怎麼了?

娟娟立刻警覺自己的失態,連忙把手一抽,人已站起,道:沒什麼,我要回去了。

上官刀并沒有感覺到不對勁,他只是從鼻孔里發出了嗯 的一聲,因為娟娟每次來,都是清晨就離去,這一次,和平常并無不同。

所以他叉女睡了。

娟娟又凝視了上官刀片劾,才轉頭離去。

離開上官刀的房間,她走得很慢,因為她現在要去的地方,正是唐傲和唐缺在談事情的地方。

她邊走沒想,要不要把剛剛看到的黑中和紙上的心形,報告給唐傲他們知道?

看到黑中的時候,她心中已陘有數,上官刀昨夜一定儉儉出去過,因為她曾陘來過,那時上官刀并不在。

她到底要不要把她知道的事,全部說給唐傲知道?她主意還沒拿走,人就已來到了房門前。

她不能再思考了,因為她沒有時間猶疑,來到了門前,里面的人一定知道有人到了門外,假如她猶疑而不敲門,里面的人一定會起疑心。

所以她的腳步一停在門前,手就立即伸出敲門。

唐缺的聲音傳了出來: 進來。

娟娟推門,心里還在矛盾。

然而,不管地做什麼決定,它的步必須跨進房里,一進房,唐傲他們一定會間她有什麼發現的。

小小影视-上上影院-小小影视网在线观看-免费在线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