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白玉雕龍 >

第七章 等 待

等待的感覺,總是那麼漫長,更何況,無忌等待的地方,又是一個四面密封的石室。

唐傲帶無忌來的時候,走在陰暗窄長的石板道上,就對無忌說:“這里看起來像是個囚室,你敢待在這里等嗎?”

對無忌來說,還有什麼不敢的,冒生命危險來唐家堡,已經是膽大之極的行為了,到小小一個石室,又有何懼?因此無忌笑哼一聲,道:“我沒什麼好怕的。”

唐傲道:“你不怕我把你關在這里?”

無忌道:“你既然已經查出我的身分,我想離開唐家堡,已經是難如登天的事,讓我回去,也是你親口說的,現在如果你真的要關我在這里,我也只能認了。”

唐傲道:“說得好,我告訴你,這里是我們唐家商量機密大事的地方,四面都是厚實的石頭,絕對不會有人偷聽到。”

唐傲把無忌帶進石室,石室里一張石桌,六張石椅,桌上已有人泡好一壺熱騰騰的茶放在上面。

唐傲對無忌道:“等一下還有人會送晚飯來,你大概吃過飯,那個人就會來跟你見面,你只要把石門關上,沒有人會來騷擾你們,你們見了面,談多久的話都可以,不過,記住一點,走的時候你只能一個人走。”

無忌道:“假如我兩個人走呢?”

唐傲道:“我已經吩附下去,一個人走,離開唐家堡都不阻攔,兩個人的話,格殺勿論,而且不管用什麼方法。”

無忌道:“你要留下的是什麼人?”

唐傲道:“很快你就知道。”

現在,茶已喝光,飯菜酒都剛送來,無忌卻仿佛過了三天三夜似的。

這段時間,他克制自己不要去猜想來的是什麼人,讓自己全心全意去分析唐傲的行動。

唐傲要攻打大風堂了,他會先玫打那一個據點?他用什麼方法來進攻?

無忌設想了好幾種防御方式,用在不同據點上的各種方式,但他發覺,重點不在如何防御,重點是要知道,唐傲會先攻那里?因為無忌明天離開,最先到達據點的地方是盤龍谷,但他也可以繞道,差半天時間可以先到上官刃的城堡。

這半天是很要命的時間,因為他如果先去盤龍谷,而唐傲先攻打上官刃的城堡,現在掌管城堡的郭冠群在事先未及防范,來個措手不及,城堡很有可能非常輕易的被攻下來。

假如無忌先到城堡,唐傲先攻盤龍谷,後果豈不一樣?而且,上官刃有機會通知唐傲要攻打的地方里的人嗎?

令無忌擔心的事還有一樁,他怕等一下來見他的人,會是上官刃。

他擔心唐傲也查出上官刃來投靠唐家堡的真正目的,所以才讓他和上官刃在這里見面,然後,唐傲只讓他走,不讓上官刃走。

除此之外,無忌實在想不出還有什麼人,值得唐傲留在唐家堡。

無忌的心亂成了一團,他懷疑自己會不會變成一個玩偶,被唐傲玩弄於掌間。

無忌這個時候忽然感到後梅,後悔當年自己沒有好好用功,他太貪玩太貪圖享樂了,他很後侮,當初為什麼不多用點心思在權謀與戰略上面。

像現在,唐傲把一切都部署好,讓他回大風堂這件事,好像對戰局不會有什麼改變似的,這就表示唐傲在權謀和戰略方面,一切都比他強。

唐家堡實在是一個很可怕的地方,并不如他當初所想像的容易對付,他忽然發現他父親的偉大,設計出白玉老虎的計劃來臥底,可是,他又覺得他父親的犧牲是否值得,因為唐傲實在是個太厲害的人物了,假如他真的查出了上官刃的意圖,或者他有所懷疑而不信任上官刃,所有的犧牲和計劃,都將化成泡影。

那樣的犧牲,倒不如轟轟烈烈的在戰場上決一死戰來得更有價值。

想到這,無忌竟然覺得有點悲哀。

這時,他聽到了輕微的腳步聲,他知道,要來的人終於來了。

等待了不到兩個時辰,無忌就覺得時間根長,對於從早上就開始等待的衛鳳娘來說,那時間的漫長,恐怕只能用世界彷佛停頓來形容了。

衛鳳娘等候的心情和焦慮,都記錄在她的日記上面。

五月初二。

昨天雖然快天亮才睡,但我竟然連一點睡意也沒有,勉強自己睡一下,也是輾轉反側。

那遠處傳來一聲聲的雞啼聲,在我聽來,竟然覺得非常討厭,因為這表示一天才剛始,而我的心,卻急著要去見那個人,那個很可能就是無忌的人。

三聲雞啼以後,我就決定不再睡了,我起來,走到梳臺前,面對著銅鏡。

我開始假想我見到的人就是無忌,我注視著銅鏡,看著自己臉上的反應。

我一再控制自己的感情,讓鏡子里的我,表情一如平常,我一再的演練,直到我認為,假如那個人真的是無忌,我的臉色不會改變,就好像看到一個陌生人一樣,我才停止。

蕭東樓派人來叫我去吃早餐我也不去,我假裝睡了不理會。

我馬上就後悔了,萬一吃早飯的時候是和那個人一起呢?

我連忙沖出房門,跑到蕭東樓住宿的地方,我敲了一下門,蕭東樓就知道是我,叫我推門進去。

我看到他,立刻問他什麼時候去見那個人。

蕭東樓用嘲笑的口吻對我說:“瞧奶急成這個樣子,好像那個人一定是趙無忌似的。”

我沒有理會他對我的嘲笑,我一再的追問他,是什麼時候。

蕭東樓說:“唐傲剛剛派人來通知我,約我中午去吃飯,不過,他只約了我一個人。”

我問他為什麼,他說他也不知道,我要他中午吃飯的時候,一定要和唐傲約好,他說他一定會做的,他端詳了我好一會,問我昨夜是不是沒睡好,我說是,他要我好好睡一覺。

我怎麼可能睡得著?

我整個上午都坐在窗前,有時回想以前和無忌在一起的快樂時光,有時又跑到鏡子前練習臉部的表情。

愈到中午,我的心就卜卜卜的跳得愈急速,我發現我原來還是這麼緊張,我又開始擔心了,擔心我到時還是不能控制自己的感情。

我沒有吃午飯,我焦急的等待蕭東樓的回音。

時間過得好慢好慢啊,好在不管多漫長的等待,還是會等到該來的事情。

蕭東樓派人來告訴我 ,唐傲要我晚上去見那個人。

為什麼要晚上7為什麼還要我等?

這真是很折磨人的事。

下午的等待,比上午還漫長,我想起了要和無忌拜堂的那天下午,怕是好漫長的一個下午,想起拜堂前發生的慘劇,我禁不住擔心起來,今天的等待,結果難道又會價那天一樣,會有慘劇發生。

我真是焦急死了。

好不容易黃昏來臨,唐家派了個下人來叫我去,我的心又緊張起來。

下人把我帶到一個房間里,叫我在房里等。

又是等。

有人來了,我以為是我要見的人,還是那個下人,他踹看飯菜進來。

我一看,只有一副琬筷 為什麼只有一副碗筷7我間下人,下人說他也不知道,他家主人只吩咐他 過來,請我在這里用飯。

用過飯之後呢?是不是馬上就帶我去p下人說他什麼也不知道。

我真是又急又氣,我這個時候怎麼有心情吃飯7不過我沒有叫下人把飯菜踹走,他只是個下 ,他一切都只是聽命行事而已,我連責備他的意思也沒有,我還柔聲的對他說了聲謝謝。

菜很香,很道地的川菜,但我真的一點食欲也沒有。

我在房里逛過來又逛過去。

忽然,我聽到隔壁傳來一陣爭吵的聲音。

我走到門前,伸手拉開,往隔壁走過去。

走到窗前,我就聽到兩個人在爭吵,一個是我沒有聽到過的聲音,另一個我聽過。

起先我想不起聽過的聲音是誰,但我馬上就記起來了,這個人是人胖子,叫唐缺。

我聽到他們爭吵的事是這樣的:

唐缺: 我主張先政趙家莊。

另一入: 為什麼?

唐缺:

趙簡死了,趙無忌又失了琮,趙家莊一定很亂,先攻趙家莊,一定可以拿下來,第一戰先勝,而且勝得容易,會提高士氣。

另一人: 攻別處就攻不下來?我們的士氣還不夠高昂?

唐缺: 我不是這個意思。

另一人: 我告訴你,攻趙家莊是沒有用的。

唐缺: 為什麼沒有用?

另一人: 趙家莊是屬於大風堂的後方勢力,先政後方,會讓前方的各個據點有所防備,而且,長途跋涉,我們的人馬會太勞累。

唐缺: 那你要政那里?

另一人: 先政司空曉風的據點,第一路程近,第二,我們那里收買的人最多,內應外合,會比趙家莊還容易攻下來。

他們的對話我不想再多記,反正他們一直在爭論到底要進攻那里,不管他們先政那里,對我來說都是很嚴重的事,因為每一個據點,都是屬於我婆家大風堂的。

他們爭論到最後,唐缺負氣的說了一句: 奶是哥哥,我聽奶的。

我才知道,原來這個人就是唐傲。

唐傲要政的,是司空曉風的風堡,時間是五月初五。

我已陘知道們的秘密,我趕快走回原來的房間,拿起筷子假裝吃飯,我的心噗通噗通的跳,還好沒有人立刻進來,不然我的表情一定會泄露我愉聽的秘密。

我大概算一下路程,今天是初二,到風堡起碼要兩天,也就是說,們明天一早出發,初四夜里就能到達,初五就可以發動攻勢。

我有什麼辦法可以通知到司空大叔7我想到蕭東樓,他是最有辦法的人我必須現在就回客棧找他,請他幫我通知司空大叔。

蕭東樓會答應我的請求嗎?我想會的,只要我說話的口氣溫柔一點,他定會聽的。

我連忙放下筷子,準備出去,我只走到離房門一半的地方,門就破人推開來。

我嚇了一跳,也嚇得 叫了一聲。

推門的人卸對我說對不起,說他應該先敲門才對。

我看看他,他長得很壯實,很高大,很英俊,眉宇之間有一股英氣。

他說他叫唐傲。

我正想開口把我的名字也告訴他,他搶看說,他知道我就是趙無忌未 堂的妻子衛鳳娘。

他又說,他請我來,不是他自己的意思,是蕭東樓求他的。

我好感蕭東樓啊,可是,唐傲後來的話,封讓我整個人都楞住。

他說,蕭東樓本來是要我去證實一下,有一個人不知道是不是趙無忌,他說現在已陘不必去證實了,因為那個人已陘在他面前,承認他就是趙無忌。

我急得連忙問他,他對無忌怎樣了。

他笑看說,沒有怎樣, 而且還讓我去見他。

噢,他的話好令我感動啊,不過我繼之又想,他讓我兒無忌,會不會有什麼陰謀o唐傲間我愿不愿意見無忌。

我當然說愿意,然後我馬上間他,讓我和無忌見面有什麼目的。

他很老實,他說是有目的,有條件的。

我問他是什麼條件,他說兒完面之後,他只能讓我們之中一個人離開唐家堡,至於讓誰走,由我決定。

我知道他的意思,他在我理由殺無忌,他一定認為每一個人都會愛惜自己的生命,讓一個人走,又由自己做決定,誰都會選擇自己。

但我偏不。

無忌死了,大風堂又被唐家堡消滅了,我活看還有什麼意義7我死不足惜,讓無忌快快樂樂的活看,我就心安了,而且,我剛剛又倫聽到唐家堡攻打大風重的秘密,只要我見到無忌,把消息告訴他,他趕到風堂,與司空大叔聯手,一定可以打敗唐家堡。

既然讓無忌走有這麼多好處,我怎麼不選擇他走?

所以我對唐傲說,我留下。

唐傲反覆間了我好幾次是不是員的這樣決定,我鄱說是真的。

然後,他說他帶我去見無忌。

他帶我走出房門,右轉,沿看走廊走了二十五步,左轉,走了十七步,停在一個花園的涼亭前,他走上涼亭,轉動右邊的一張石椅,涼亭中的石桌便緩緩移開,露出一個地洞。

他碩先走了下去,我跟看走下,一共走了十六級樓梯,右轉,右邊是一條好長好長的石道,兩旁各插了十二支火把。

我間他無忌是不是被 關在這里。

他笑說不是,是無忌自己同意來的,又說這里不是牢房,是唐家召開機密會議的地方,他之所以選擇這里讓我們見面,是表示我們的談話絕不會讓別人倫聽。

他笑說讓別人倫聽自己的情話,是很殺風景的事。

我臉都紅了o 、

唐傲頜看我走到石道盡頭,同左轉,又是一條兩旁插看十二支火把的石道,不過,石道的盡頭瑯有一道微開的石門。

唐傲指看石門對我說話: 無忌就在里面,我不打反你們了。

說完, 他笑看看了看我,然後轉身砝去。

我站看,看看石門,心跳得愈來愈快,我跨出第一步,心跳得更快。

啊,無忌,我馬上就看到你了二我終於走到石門前面,我用力將石門推開,推門的時候,我腦中忽然浮起一個念頭,這一進去,唐傲會不會汞遠把我和無忌關在里面?

這念頭只是一閃而過,因為我馬上告訴自己,我和無忌能永遠關在這里,那可是我幾世修來的福氣。

門全部推開了,我以為我會昏倒,封發現我還是有相當程度的鎮定。

我看到無忌,起先看到的是他的雙眼,我發現他看到我的第一眼,是榜了一楞,繼之才是興奮,這表示他不知道來的人是我。

唐傲為什麼不告訴他,是要讓他突然興奮嗎?我沒有再想下去,因為我看到無忌微笑看從石椅上站起,迎面走了過來,他只手伸出來,我也伸出我的手,走向他。

他的手接觸我的手的時候,我感到一陣愉悅的頤抖。

嗅,我感到我是多麼的幸福。

無忌牽看我的手,把我拉近他身前,他踹詳了我很久,若得我臉都紅了,才對我說,我瘦了。

你也是。 我說。

他輕輕一笑,牽看我的手,把我扶坐在石椅上,然後,坐在我對面,他替我斟了一杯酒,舉起他面前的杯子,看看我。

我舉起杯子,放在肩邊,假如這就是那杯交杯酒,該多好,我淺淺的啜了一口,放下。

無忌的表情癡癡的,一直看看我,然後他才問我怎麼會來到唐家堡。

我把別後的一切都告訴他,他也把他的事,概略的告訴我。

這時,我才記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就是我偷聽到唐傲和唐缺的話,我把這件事和唐傲只準我們之中一個人離開唐家堡的事,一起對無忌說了出來。

無忌聽完,沉思了很久,我看看他的表情,我知道他的內心一定在交戰,在痛苦。

我安慰他說,我留在唐家堡會平安無事的,因為以唐家堡在江湖上的聲望,他們怎麼可能欺負我一個弱女子?

無忌也說我的話很有道理,但他還是有一點擔心,我間擔心什麼。

他說: 我怕唐家堡利用奶做人質,只要我們大風堂打敗了唐家,他們會反過來利用你來威脅我們。

我很毅然的對無忌說: 你放心,假如他們要利用我做人質,你就要求他們,先看到我才做決定。

無忌問我為什縻。

我說: 到時侯,為了大風堂,為了你。我會犧牲,我不會讓唐家的人得逞,這樣,你就可以全心全意的放在娥場上,不必再為**心。

無忌不說話了,我看到他的眼神很沉痛,他拿起酒杯,喝了一杯又一杯。

我沒有阻止他,只不過在他喝到第三杯的時候,才對他說:你別忘了,你還要趕到司空大叔那里去報信。

他馬上放下酒杯,滿懷感檄的眼神看看我,我對他笑,我知道我的笑容一定帶看苦澀。

我忍不住自己端起酒杯猛然把酒喝光,因為我忽然想到,這一夜,也許是我和無忌見面的最後一夜。

無忌似乎感染到我內心的悲痛,他端起酒壺,又把酒杯斟滿。

我知道我不能再表現出悲傷的表情了,我必須以堅強的態度來面對無忌,讓他心安,讓他一點也不擔心我,這樣,他才能全心全意的去對抗唐家堡。

所以找忽然笑了起來,我盡找些以前的歡樂回憶來和他交談,起先,他都榜楞,但不久之後,他就和我一樣的,大談往日的快樂事件。

但是,不管多快樂的事,也會有結東的時候,尤其是我們此刻的心情,在講完了樂事之後,格外的顯得憂傷。

真的,我們的話一停頓下來,整個石室都似乎彌漫看一股濃的憂愁氣氛。

我已不知如何是好了,我再也想不出用什麼方法來讓無忌快樂。

我看無忌的表情,他好像也在想踉我同樣的事,他似乎田,想找些快樂的話題來讓我高興這時,石室內的一支火把忽然熄滅;室內驟然黯淡了下來,這火把,給了我一個寮感,我立刻對無忌說:將滅了,天快亮了,這表示新的一天又來了。

無忌只是嗯的應了一聲。

我忍不住把聲音提高,對無忌道:這表示什麼你難道不知道?

無忌有點茫然的看看我。

我說: 這表示你必須加快步才能及時趕到風堡,你知不知道?

無忌霍然站了起來,然後又頹然坐下,說:這表示我們必須分手了。

我的淚亡陘沖到眼簾,我極力壓抑住,用安慰的口吻對無忌說:只要有緣,我相信我們會重聚的。

我自己也轉出我的聲調,是哽咽的,我不知道無忌的感受是怎樣,因為他這時忽然又站了起來,背對看我,說: 奶保重了:然後,他沒有回頭,他的步那麼堅決的,走向石門,伸手把石門打開。

他就那樣筆直的走出去,走出了我的視線。

我的心在狂喊,差點沒沖出喉嚨叫出聲來,我是絕對不能叫他的,我一叫他,我知道他一定會回頭,一回頭,他一定會看到我悲痛的表情,那後果如何,我想也不敢去想。

然而他就那樣走了?

他會不會從此走出我的生命里,我感到內心一陣絞痛4脹購一陣溫熱、我再也禁不住我的淚水了。

我趴在石桌上號哭了起來十也不知哭了多久b當我張開眼睛,我看到一雙腳在我面前不遠。

我心中先是一陣狂喜,哦,無忌,你還是舍不得我的,但我這狂喜一下就消退,因為我想,無忌是不應該回來的,他不應該為了兒女情長而拋棄大風堂。

我抬頭,還好,不是無忌,是唐傲。

唐傲的表情很尷尬,他想對我笑,可是我那樣的表情,他怎麼笑得出來?可是不笑,又不是待客之道,所以,他的表情實在很滑稽,不過,看到他這樣的表情,我可是達一絲絲愉悅之情也有。

他不太好意思的口氣對我說: 我送奶回去。

我知道,他所謂的回去,是回客棧,絕不會是離開唐家堡,他要把我軟禁起來,以便需要的時候來利用我。

我跟看他走離石室,踏上涼亭,我發現原來天以亮了。

快到客棧的時候,我忽然想到蕭東樓。

以蕭東樓的武功,能不能打蠃唐傲?我相信假如蕭東樓不靠擔架來行動,一定能打蠃唐傲,躲在架子上,我就不敢肯定了。

不過,打不蠃沒關系,只要能設法帶我離開就可以了。

想到這,我忽然發現了新的希望,我已不再感到難過,,反而有點高興起來。

唐傲站在我的房門,把門推開,對我說:奶把奶的東西收拾一下吧:我問他為什糜?

他說:蕭東樓以經走了,我們在花園那里另外準備了更舒服的房子讓她住。

我一聽蕭東樓已經走了,人就傻住。

我的希望又幻滅了。

我忍不住問唐傲,蕭東樓什麼時候走的。

唐傲說,天還末亮就走了,說是趕去找僵尸打通筋脈。

他為什麼不辭而別。

唐傲說他找不到我。

為什麼會找不到我。

唐傲說:因為我對他說、她跟趙無忌已經離開了唐家堡。

我怨聲責問他: 你為什麼要騙他?

唐傲說: 這樣不是很好嗎?讓他死了這條心,難道她會跟他?

我沒有話說了,唐傲說得對,何必再折 肅東樓?我的心是絕對只屬於無忌一個人的,何必讓蕭東樓再受罪?

但是,我忽然逞強起來,兇巴巴的對唐傲說:我高興,我喜歡有人在我身邊,不成嗎?

唐傲忽然笑了起來,他說了一句大出我意料之外的話,他說:這就好了,我就怕她不高興。

我莫名其妙的看看他,他又說:其實,讓她搬到花園里住,并不是我的意思。

是誰的意思。

是老祖宗的意思。 唐傲說:其實也不完全是老祖宗的意思,是唐花要老祖宗這樣做的。

唐花?唐花是誰。

唐花是我的小表弟。 唐傲說:他因為生性喜歡拈花惹草,也很少在江湖上走動,所以她一定沒有聽過他的名字,不過,他前幾天無意中看到她的畫像,便整個人癡迷了起來,吵看說非要找到奶不可,剛好你來了,他知道了,便去請求老祖宗把她留下,她現在知道,我為什麼要留她下來的原因了吧。

我明白,我一切都明白了,我怎麼這麼倒霉?

我默默的收拾行李,又跟唐傲進去花園,這次他帶我到一間布置得美侖美奐的房間里。

他叫我休息一下,說等一下唐花會來找我。

我趁此機會,趕快把昨天的事記下,誰知道今天又會發生些什麼事呢?

小小影视-上上影院-小小影视网在线观看-免费在线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