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白玉雕龍 >

第五章 肖像之謎

無忌看到唐缺和朱子丹來的時候,唐缺的臉色非常難看,彷佛有人搶走了他的新婚老婆似的。

也難怪,唐缺一早就起來,滿心以為老祖宗會找他一起共進早餐,聽聽他大哥的收獲,自己也可以表示一點什麼意見,沒想到老祖宗連叫都沒叫他一聲。

唐缺整個早上已經夠生氣了,他連早餐都沒吃,更讓他氣的事卻在中午以前,他看見廚師忙著做菜,忍不住問招待的是誰,打聽的結果是蕭東樓,而且菜只準備兩人份,這表示他哥哥唐傲根本沒有準備要他叁加,他氣得整個臉都像一塊掛在菜市場上的豬肝,更讓他氣的是,老祖宗居然叫他和朱子丹一起去替李玉堂畫肖像,這表示什麼?這表示他哥哥唐傲已經查證清楚李玉堂不是趙無忌,因為畫肖像表示他將加入唐家堡,成為唐家堡的要人,這件事,唐傲怎麼能不和他商量一下?

所以當無忌好奇的問唐缺為什麼要替他畫肖像時,唐缺竟然理也不理,只是氣呼呼的大聲道:“你就畫好了,唐家堡不喜歡人東問西問的。”

無忌看他的樣子,就知道他不知在生什麼氣,他這樣回答無忌,無忌也不生氣,畫就畫吧,反正答案早晚會知道的。

畫完了,他立刻去找上官刃,向上官刃說出這件事,上官刃一聽,高興的一拍無忌肩頭,道:“恭喜你!”

無忌道:“恭喜我,為什麼?唐家堡難道要拿我的肖像去相親?”

上官刃道:“那當然不是。”

無忌道:“不然,喜從何來?”

上官刀道:“唐家堡一直有個習慣,他們會替上上下下的主要份子畫一張肯像,擺在一間房里,讓大家都看得見。”

無忌道:“哦?上官大叔也畫過?”

上官刃道:“不錯,這表示他們已經相信你的假身份,并且要重用你。”

無忌真是高興極了,從上官刃那里得知唐家的人將要重用他,而現在,唐傲居然要見他,這實在令他太興奮了。

不過,興奮歸興奮,這些日子里,他已經學會了不把喜怒的心事形之於色,而且在面對敵人的時候,他都能保持百分之百的冷靜與機警。

所以當他走近唐傲見他的廳門時,他的人已經冷靜下來,整個人都已像一支拉滿弦的弓箭,隨時都可發出最大的力量。

憮忌一踏入大廳,就看到唐傲,他心中不禁喝了一聲采,從外表看來,唐傲大約三十來歲,臉上充滿英挺之氣,一雙眼睛彷佛射出充滿了自信的光芒。

唐傲一見到無忌,便道:“李玉堂?”

無忌一抱拳,道:“不錯,績溪李玉堂。”

唐傲道:“歡迎你到唐家堡。”

無忌道:“這是我的榮幸。”

唐傲道:“我們到里面再談。”

無忌道:“里面?”

唐傲道:“是的,里面的房間。”

唐傲伸手做出請的手勢,趙無忌便往前行,唐傲待無忌走出兩步時,只手一拍,一個下人便走至廳門,唐傲對那下人吩附道:“去請朱先生到里面的房間來。”

無忌走到門前停下,唐傲把門推開,無忌踏入一看,整個房里都懸掛著長幅的肖像。

唐傲指著這些肯像道:“這些都是我們唐家堡的精英份子。”

無忌看到上官刃的也掛著左邊的墻上。

唐傲又道:“你的肖像在桌上。”

無忌在朱子丹畫完時已經看過,所以他雖然看到桌上有幅畫,但并沒有趨前去再看。

唐傲卻指著桌旁的椅子道:“請坐。”

無忌坐下,雙眼很自然的看到自己的肯像,很瘦,滿臉胡根,已不復以前的俊俏。

唐傲坐在他對面,道:“朱先生的手上工夫不錯吧?”

無忌道:“一流。”

唐傲道:“我們唐家的規榘,只要是精英份子,我們都會替他畫幅肯像,擺放在這房里。”

無忌看著他,沒有答腔。

唐傲道:“不過,這次我們替你畫像的原因,卻不一定掛在這里。”

無忌道:“哦?”他心里有點納悶,為什麼不一定?他臉上卻沒有表露出狐疑的表情。

唐傲道:“這是我們唐家堡替人畫肖像以來的第一次。”

無忌笑道:“這應該也是我的榮幸吧?”

唐傲道:“也許,你想知道為什麼嗎?”

無忌道:“你會告訴我嗎?”

唐傲道:“當然會。”

這時,朱子丹走了進來,他手上還拿著好幾卷畫幅。

唐傲指著靠墻的大桌子道:“我們到那里邊看邊談。”

到了大桌前,朱子丹把畫一幅幅攤開來,一張一張依次擺在桌上,一共有五張。

最大一張的人很瘦,愈往右,人像的臉愈胖。

無忌認出來,最右邊的兩張,畫的都是唐缺,唐家堡最胖的人,但左邊三個,輪廓有點像唐缺,無忌卻不敢肯定是他。

唐傲道:“這五張肖像畫的都是我弟弟唐缺,最左一張大概是十年前,那時他很瘦,最右一張是一年前,他已經胖成這個樣子了。”

無忌不知道唐做要他看這些肯像的目的為何,但他知道,反正唐傲最後一定會把謎底揭曉,因此他一點也不急,而且他乾脆閉口不問。

等朱子丹又杷五幅畫像卷起收到一旁,唐做便到原先的桌上,把無忌的肯像拿了過來,攤平放在大桌上,同時,朱于丹也拿來筆墨和宣紙。

朱子丹把筆墨放在一旁,從一疊宣紙中抽出一張,放在趙無忌的肖像上面。

唐傲對無忌道:“這張宣紙是經過打薄的,可以把底下的畫像透上來。”

朱子丹再拿來兩塊鎮紙,一上一下的壓住宣紙,拿起筆,看著唐傲。

唐傲又對無忌道:“朱先生擅長人物畫,所以對人的觀察非常細微,他現在根據他的經驗,把你發胖後的臉型畫出來。”

無忌嚇了一跳,心想,把臉型畫出來?假如畫對了,唐傲豈不知道自己就是趙無忌?不過,可能畫對嗎?

只見朱子丹手上的筆一筆一筆的勾勒出一個輪廓,然後,一個俊逸而富神采的青年肖像便在宣紙上浮現了出來。

無忌這回確實嚇了一大跳,因為太像他一年前的樣子了,雖然不是全部逼真,但起碼有七八分。

唐做向無忌問道:“像嗎?”

無忌道:“我怎麼會知道?”

唐傲道:“你怎麼會不知道?”

無忌道:“我從小就是這麼瘦,我怎麼會知道長胖了會怎樣?”

唐做道:“真的嗎?”

無忌道:“你看我像是這麼俊俏的人嗎?”

唐傲道:“我看很像。”

無忌道:“哦?”

唐傲道:“你跟我來。”

唐傲拿起鎮紙,取下那張剛畫的肖像,領先往客廳走,走到客廳的左方,推開一扇門,走了進去,里面是一間都是柜子的房間。

唐傲邊踏進去,邊道:“這房里的柜子,放的也是肖像,不同的是,放的都是與我們唐家堡為敵的人的肖像。”

無忌沒有說話,他心里已經有數了,大風堂趙無忌的像一定在里面,他踏進去,就看到大子的頂上都貼著白紙黑字的紙條,有飛鳳幫、神龍幫┅┅當然還有大風堂。

唐傲果然走到貼著大風堂三字的大前,他打開第四個小抽屜,拿出一卷卷軸,轉身對無忌道:“這是大風堂趙無忌的畫像。”

無忌的臉依舊保持平靜,雖然他的心已經感覺到非常緊張。

只見唐傲解開軸上的紅線,左手手指一松,畫就從上往下張開,唐傲就左右手各拿著一張畫像站著,兩眼緊盯著無忌的臉上變化。

無忌的臉一點變化也沒有,就好像在欣賞著二幅稀松平常的畫一樣。

但無忌身後的朱子丹卻驚呼了出來:“一模一樣,你就是趙無忌!”

無忌忽然笑了起來。

唐做道:“你還笑得出來?”

無忌道:“你不覺得根好笑嗎?你不覺得這是很荒唐的事嗎?”

唐傲道:“我不覺得。”

無忌指著朱子丹道:“大風堂的趙無忌畫像,是不是他畫的?”

唐傲道:“不錯。”

無忌道:“所以嘛,你們認定我就是趙無忌,所以他加畫的時候,根容易就會朝趙無忌前相貌去想,畫出來的,當然會是趙無忌,假如你們認為我是飛鳳幫的胡敦,我相信他畫出來的,一定是胡敦的樣子,你信不信?”

唐傲道:“我信,不過有一點你錯了。”

無忌道:“那一點?”

唐傲道:“朱先生事先并不知道趙無忌的事,我們只告訴他你是李玉堂,然後要他根據他的經驗,畫出李玉堂發胖後的樣貌而已。”

無忌不說話了,這還有什麼話說?

唐傲道:“你現在承認你就是趙無忌了嗎?”

無忌沒有回答他這個問題,卻反問道:“你既然早就這麼認定,你為什麼不早出手殺我了?”

唐傲道:“有兩個原因,第一,你一進來,我就感覺到你蓄勢恃發的殺氣,我不敢保證我一出手就可以擊敗你,就算擊敗你,我如果不能全身而退,這種兩敗俱傷的事,我唐傲是絕對不做的。”

無忌道:“哦?那第二個原因呢?”

唐傲道:“第二個原因才是真正的原因。”

他停了一下,才接著道:“我從不做偷襲的事,要殺一個人,我一定堂堂正正的和他決斗。”

無忌道:“那你是準備跟我決斗?”

唐傲道:“是的。”

無忌道:“你那麼肯定我就是趙無忌?”

唐傲道:“不管你是不是趙無忌,我都要和你決斗。”

無忌道:“為什麼?”

唐傲道:“與天下英雄論劍,是我唐傲畢生的愿望。”

無忌道:“我配嗎?”

唐傲道:“你當然配,光憑你的膽色就夠了。”

無忌道:“你太抬舉我了。”

唐傲道:“你接受我的挑戰嗎?”

無忌道:“我能拒絕嗎?”

唐傲道:“好,我們一言為定,七月初七午時,泰山頂上。”

無忌道:“好,一言為定。”

唐傲道:“既然我們已約好了,我就要請你保重。”

無忌道:“你這句話我不太懂。”

唐傲道:“為什麼不懂?”

無忌道:“你為什麼要我保重?如果沒有特殊事故,誰不會保重自己?”

唐傲道:“你說得不錯,我就是因為知道將會有特殊情況發生,才叫你保重的。”

無忌道:“什麼特殊事故?”

唐傲道:“這幾件事,是接二連三發生的,第一件,今天晚上我會讓你見一個人。”

無忌道:“見一個人?我一定要見嗎?”

唐傲道:“是我答應了別人讓你見那個人的。”

無忌道:“假如我不見了?”

唐做遭:“那也沒關系,是我失信於別人而已,不過,那個人我相信你是一定想見的。”

無忌也沒問他是什麼人,他知道問也是白問,唐傲一定會賣關子不說,所以他道:“好,我見。”

唐傲道:“謝謝,第二件事,你見完那個人之後,你就要離開唐家堡,一個人離開。”

無忌道:“你的意思是,唐家堡已經不歡迎我了?”

唐做道:“不,我們很歡迎你來作客,我是怕你一刻也不愿意停留。”

無忌道:“為什麼?”

唐傲道:“因為我還要告訴你一件事,這件事你聽了以後,你一定會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

無忌道:“再急也沒用,我已經答應你晚上要見一個人,見完以後我才能走,而且是一個人走。”

唐傲笑道:“你很聰明,能和你一決勝負真是人生一大樂事。”

無忌道:“現在一切都在你掌握之中,我可不樂。”

唐傲道:“所以我才要把一切都弄得很公平,這樣才能正式見個真章。”

無忌沒有說話,他心里禁不住想,唐家堡一向以暗器、毒藥和陰險聞名江湖,怎麼會有唐傲這樣光明磊落的人物呢?這其中難道有什麼詐?

當他想著這個問題時,唐傲接下來的話,令他在大吃一驚之外,更讓他懷疑,唐傲到底是不是唐家堡的大少爺。

唐傲說:“我們近日就要對大風堂展開大攻擊,你會不急著回去嗎?”

唐傲為什麼要把這件事也說出來?尤其是在他一口咬定他就是趙無忌之後?難道他真的要公平決一死戰?無忌不知道,要證明這個,一定需要時間。

到了這個地步,無忌知道再隱瞞自己的身份已經是多馀的,因為正如唐傲所說的,一聽到唐家要攻打大風堂,他是非回去不可的,他必須回去和他的兄弟們迎接這一場生死大戰,到時候,誰都知道他就是趙無忌。

何況,他是不是趙無忌似乎對唐傲來說都不重要,因為唐傲要他離開唐家堡,一個不再留在唐家堡的人,管他是誰都不會對唐家堡構成威脅了。

所以無忌已經準備要離開了。

唐傲卻伸手一攔,道:“別急,所謂公平,就是我告訴了你這麼多事,你總該回答我一件吧?”

無忌道:“你問。”

唐傲道:“你為什麼還不下手殺上官刃?”

無忌道:“你人不在唐家堡,但好像什麼事情也知道。”

唐傲道:“唐家堡能在江湖上屹立至今,你以為是玩假的嗎?”

無忌道:“好,我告訴你,我還沒有找到下手的機會,你相信嗎?”

唐做道:“我當然相信,上官刃是什麼人物,豈能輕易讓你找到機會?”

無忌道:“不過我要先告訴你,我會不斷的找機會來報仇的。”

唐傲道:“我希望你是先用點心在馬上面臨的大戰上,我不希望攻打大風堂有如切豆腐一樣。”

無忌道:“為什麼?”

唐傲道:“任何事情如果太容易,就不好玩了,太容易的事,只表示你沒有判斷力,用一把牛刀去殺雞,豈非是最愚蠢不過的事?”

無忌道:“這就是你放我回去的原因?”

唐傲道:“不錯。”

無忌道:“你那麼有必勝的把握?”

唐傲道:“謀定而後動,動必奏功,這是我唐某人的做事原則。”

無忌道:“很好,我喜歡你這樣的人。”

唐傲道:“可惜我們不能成為朋友。”

無忌道:“世間事通常都不能盡如人意,能夠做面對面的敵人,也已經不錯了。”

唐傲道:“不錯,有些人連想成為敵人都不可能呢!”

無忌道:“我會永遠懷念你這位敵人的。”

唐傲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無忌道:“這表示我跟你一樣,也具有必勝的信心,打敗了你,我就只剩下對你的懷念而已。”

唐傲忽然哈哈笑了起來,道:“說得好,你現在愿意跟我去一個地方嗎?”

無忌道:“去什麼地方?”

唐傲道:“本來我是晚上才要帶你去的,不過,我忽然改變主意,希望你現在就去。”

無忌道:“你要我現在就去見你說的一個人?”

唐傲道:“不,還是晚上再見。”

無忌道:“那為什麼現在就去?”

唐傲道:“因為我要你在那里等。”

無忌道:“你這是變相的困禁嗎?”

唐傲道:“你不敢?”

無忌道:“我為什麼不敢?不過我想知道,你怕我在這段時間里做出什麼事?”

唐傲道:“不錯,我怕你萬一突然發現了殺上官刃的機會,那可是我們唐家堡的大損失。”

無忌道:“那我們現在就走吧。”

小小影视-上上影院-小小影视网在线观看-免费在线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