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白玉雕龍 >

第二十章 另一次死別

看著趙無忌猶豫不決的神情,上官刃忽然嘆了一口氣,說:“我知道你心里不肯相信,但又怕萬一,對不對?”

無忌沒有回答。

“我看這樣好了,明天我們再在這里見面,我保證到時一定會帶來讓你可以相信的證據。”上官刃說:“這點你信任我吧?”

無忌看了上官刃一眼,點了一下頭,他不答應也不成,如果不答應,上官刃會立刻自毀容顏 ,假如那毀容后的臉,是自己的爹怎么辦?他的念頭當然有轉到萬一上官刃明天不來,怎么辦?這只好賭一下了。何況,上官刃不來,他一樣可以找到他,只不過要多費一番手腳罷了。

上官刃一看他點頭,立時轉身就走。

無忌只是楞楞的,看看上官刃轉身,走了開去。等上官刃走出二十多步遠之后,他心中忽然興起一種不安的感覺,他覺得,好象有一件什么不祥的事,馬上就會發生在他眼前。

他有這種感覺,是因為他想起一件事。

劍。

他的劍,上官刃臨走的時候并沒有還給他。

所以,他立刻向前沖了過去,同時大叫:“不要!”

太遲了,一切都已經太遲了!

無忌追過去的時候,上官刃早已停下了腳步,等無忌走了十來步的時候,上官刃便轉過身來。

無忌走到上官刃身前二三步遠的地方站定,上官刃的身體已經全部轉了過來。

無忌的嘴巴張得很大,眼睛瞪得更大,他的心在淌血,在狂喊:為什么!為什么!為什么?

因為他看到的,是一張血淋淋的臉。

上官刃在離開后,走了大概十來步,便開始用劍把后頸的皮膚割開,邊走邊扯,然后,聽到無忌的狂呼,他就轉身。

是趙簡!是無忌的親爹爹!

無忌的“爹”字哽咽在喉頭,叫也叫不出聲音。

趙簡的臉,則是凄然的笑容。

破碎的臉上凄然的笑容,神情真是詭異之極。不過,他的眼中,卻射出慈祥的光芒,表示他一點也不怪自己的兒子。

無忌的臉已掛滿淚水,他雙腿一屈,人就跪了下去,撲倒在趙簡面前,那聲凄慘哀怨的聲音,終于叫了出來:“爹!”

趙簡凄然一笑,說:“你不必太難過,我這樣做,并不完全是要你相信我。”

那是為什么?難道還有什么秘密?無忌心中這樣想,但他沒有說出來。

“爹這樣做,一半是為了贖罪。”趙簡又說。

贖罪?贖什么罪?無忌想。

“我希望你有個心理準備。”趙簡把劍遞還給無忌說。

無忌用充滿疑問的眼神看著他的爹爹,這幾年來,他一直以為他爹已經去世,想不到如今會有這樣的變化。他有很多話,想問他爹,但是,他都沒有開口,他看著他爹毀容后的神情,他知道,他爹會跟他解釋一切的。

“你以為,是你上官大叔謀害了我,對不對,如今我的身份你已經肯定了,你一定也知道,被殺的人,是上官大叔。”

無忌沒有說話,他專心的在傾聽。

“其實,白玉老虎的計劃,完全是我設計的,自從我和你上官大叔經過李天回的易容之后,我的性情就開始轉變。

我時常想,假如有一天,大風堂能消滅了唐家堡,整個江湖都在我們掌管之下的時候,我、你上官大叔、以及司空,還是三個人分權管理嗎?

我忽然有一種沖動,我想,應該由我一個人獨霸江湖才對。”

趙簡說到這里停了一下,嘆了一口氣,才接下去說:“有了這樣的想法,我時常會變得煩躁無比,尤其一看到你上官大叔,我就會想,這個人要分享我的權力,我必須除去他。”

“你沒有想到司空大叔?”無忌忍不住問。

“你司空大叔是個沒有野心的人,所以我一點也不憂慮。”趙簡說:“但是上官可不一樣,他跟我一樣,權力欲很大,我唯一比他強的,是比他深謀遠慮。”

趙簡一邊說,一邊走回剛才那塊大石上,無忌也跟著走了過去,坐下。這時,趙簡臉上的血已止,那輪廓,已清晰的顯示他確確實實是趙簡。

“有一天。”趙簡繼續說:“我終于想出了白玉老虎的計劃,既可一舉消滅上官,也可以趁機混進唐家堡,伺機消滅唐家堡。

于是,就在你大喜那一天,我把上官叫進密室,他做夢也想不到我會突下毒手,后面的事,你是知道的,我也不必多講。”

趙簡的表情變得很沉痛,他苦苦的一笑,又說:“你爹才是個壞人,你知道嗎?”

無忌沒有說話,他的內心也是一陣無比的沉痛,他的心,又亂成了一團。自己的爹爹才是個謀害人的兇手,不顧多年情誼,只為了要奪權,想獨霸大風堂,進而消滅唐家堡,稱霸江湖。

這樣的行為,無忌是無法原諒的,但是,做出這樣行為來的,卻是他的親爹爹!

他怎么辦?

他看著他爹爹,趙簡的臉是破碎的,而無忌的心卻跟這臉一樣。

“你不必太難過。”趙簡說:“我決定以毀容的方式來向你表明身份,就是想贖罪,我不應該謀害上官的。”

“爹!”無忌能說的話,就只有沉痛的呼喚。

“爹已經沒有用了。”

“為什么?”

“唐傲那小子,已經在我身上下了毒。”

“怎么會?”

“唐傲很厲害,我相信他是利用憐憐燉參湯的機會,在參湯里下了毒。”

“那你……”

“我剛才運氣,血氣不太通順,功力大概消失了四成,唐傲這家伙!”

“他為什么要這樣?”

“他想利用你來除去我,同時,還可以利用這機會來打擊你,你想想看,白玉雕龍的計劃完全是假的,你殺我之后,他馬上對你說出真相,這打擊有多大?”

無忌想象得出來,他一定會日日酗酒,無心做事,這樣一來,大風堂的事,就更加沒有人出面了,那時,唐家堡只要大規模發動攻勢,大風堂說不定就會在江湖上消失無蹤!

好狠毒的家伙,無忌心中暗罵。

“現在,我們必須將計就計。”

“將計就計?”

“是的,你就假裝把我殺了,讓唐傲把真相告訴你,你要裝成方寸大亂的樣子,馬上攻擊他。”

“我是他的對手嗎?”

“很難說,不過,他既然要用這個方法來對付你,這表示他對你也沒有必勝的把握,不然,他根本什么花招都不出,對不對?”

“不錯。”

“所以,你一定要裝成憤怒和后悔的樣子,讓他輕敵,而且,在過招的時候,一開始你就要弄出攻不成招,漏洞百出的打法。”

“萬一他一下子就抓住我的漏洞,我豈不是自找死路?”

“不會的,以唐傲的個性,和對付你的方法,他一定喜歡玩貓捉耗子的游戲,非逗得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時候,才出手了斷。”

“這會不會太冒險?”

“不冒險,焉能有收獲?”趙簡說:“如今剩下的問題,是你什么時候去找唐傲最適宜。”

趙簡停了一停,又說:“可惜我做了一件錯事。”

“什么錯事?”

“我怕你找我有什么大事,所以出來的時候,走得很秘密,唐家的人一點也不知道我去了那里。”

“這件事錯了嗎?”

“現在想想是錯了。”

“為什么?”

“因為以唐傲的個性,他一定會盯牢我,假如他知道我來了這里,一定會來這里,等著你我決斗以后,大大的嘲弄你一番。”

“爹倒不用擔心,我可做了一件對的事。”

“哦?”

“我曾經問過客棧里的伙計,怎么來這里。”

“好,唐傲找不出我去了那里的線索,一定會到客棧打聽你的去處,他也一定會從伙計問出你來了這里。”

“問題是我沒說來,我只是問怎么走而已。”

“夠了,唐傲是絕不會放過任何一絲線索的。”

“那他一定會來?”

“也許他已經在附近找尋我們的下落了。”

“那我們現在怎么辦?”

“我們立刻把這里布置一下。”

“布置?”

“是呀!弄得好象是經過一場激烈打斗的樣子,讓唐傲以為我們已經決斗過了。”

“那爹你呢?”

“我?這還不簡單?我如今面目全非,裝起死來,就格外像真的。”

“你要裝死?”

“這樣唐傲才不會看出你是在裝的。”

“可是……”

“怎么啦?你覺得我裝死不吉利?”

“不是。”

“那你……”

“我跟唐傲有決斗之約。”

“管他的,趁這個機會殺了他是最好的啦!”

“……”

“你跟他講信用?他會是守信之人嗎?”

“我是守信之人。”

“好吧,你守信好了,不過我可以告訴你,他等一會如果看到你,一定向你挑釁,逼你出手。”

“那樣的話,就不是我先不守信了。”

“兒子呀,江湖險詐,你為什么一定要那么講信用?”

“在江湖上,不是以信用為優先嗎?”

“呸!”趙簡恨恨的說:“我在江湖上打滾了這么多年,從來沒看過一個守信的人。”

“但是爹不是一直教我守信嗎?”

“教歸教,面對事情的時候,就需要隨機應變,知道嗎?”

“我不知道。”

“你怎么這么拗?假如你爹像你這樣,大風堂早就不知道到了那里去了,還能在江湖上占一席之地嗎?”

“可是我……”

“你不要說了。”趙簡打斷無忌的話,說:“你想想看,消滅了唐家堡之后,大風堂稱霸江湖了,這整個事業,是屬于誰的?”

“當然是爹你的。”

“我?”趙簡冷哼一聲,說:“我能嗎?”

“為什么不能?”

“我的真面目已經揭穿了,大風堂的人都會知道我對上官下的毒手,我還夠資格領導他們嗎?”

“那……”

趙簡苦笑一下,說:“子承父業,整個大風堂都是你的了,你知道嗎?”

“我?”趙無忌楞了一楞,一時之間不知怎么接下去。

“是呀,我自毀容貌,除了向上官贖罪以外,另一個目的,也是想向大家表明,大風堂我不接管了,要全部交到你手上。”

無忌沒有說話.趙簡又說:“所以,你要把大風堂管好的話,你必須了解,事情處理好最重要,信用,是要看對什么人才講的。”

“這不合我的個性。”

“個性?要講個性,你最好隱居山林,在江湖上,只講手段與目的,不講個性的。”

“爹,你變了,變了很多。”

“在江湖上浮沉了這么久,誰能不變?”

“江湖真的這么險惡嗎?”

“比你想象的,還要險惡。”

無忌的心中,忽然興起一陣感慨,這樣的江湖人,他會長久的做嗎?他必須長久的做嗎?他的思緒只是一閃而過,因為趙簡的話,把他的思路打斷了。

“為了大風堂,為了繼承我歷盡千辛萬苦打下來的基業,你必須認清江湖上一切險惡的伎倆,面對它,才能屹立不移。”

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無忌心中狂喊著。

但是,趙簡并沒有聽到他內心的聲音,接著說:“你一定要答應我,趁這個機會殺死唐傲。”

“爹,你為什么一定要我做違背良心的事?”無忌忍不住沖口而問。

“良心?死人會有良心嗎?死人還會講良心嗎?你不殺唐傲,唐傲就會殺你!”

“我寧愿選擇公平的決斗。”

“公平的決斗?哼!”趙簡冷哼一聲,說:“唐傲用這個方法來對付你,他的心機,你還不清楚?這樣還會公平嗎?”

無忌沉默了。但他的表情,依舊是那么的堅決。

這表情看在趙簡的眼里,讓趙簡既急且恨,這兒子怎么這么頑冥不化?趙簡心中實在難過至極。

趙簡知道,唐傲是個非常陰險的人物,唐傲利用上官憐憐來向自己下毒,就可見他的陰險于一般,這樣的下毒,是一石二鳥之計。假如無忌殺了自己,等于替唐傲除去他想除的人。假如無忌不敵,自己已中毒,功力消失了四成,唐傲當然不用擔心自己會怎樣,因為他隨時可以殺了自己。

唐傲當然做夢也想不到,“白玉雕龍”的陰謀,碰巧曾遇到趙簡和上官刃有那么一段事件發生,這樣巧妙的安排,實在是天意。

消滅唐家堡的天意。

但無忌卻一點也不想把握這千載難蓬的機會,這怎不令趙簡又急又難過?

然而,看著無忌那么堅決的表情,趙簡卻苦無良策來說服他的兒子!

兩個人之間,一下子沉默了下來。

半晌之后,趙簡忽然想到了一個計策。

他忽然哎唷的驚叫一聲,雙手掩著肚子,臉上露出痛苦無比的表情。

無忌嚇了一跳,連忙說:“爹,你怎么啦?”

趙簡痛苦得連話也說不出來,過了一會,才說:“好陰險的唐傲呀!”

無忌看著他爹臉上痛苦的表情,心如刀割,說:“唐傲他……”只說一半,便喘一口大氣。

“你一定要替我報仇。”趙簡打斷無忌的話,說。

“報仇?”無忌感到有點莫名其妙。

“嗯。”趙簡的嘴角竟然有絲絲鮮血滲出。

“爹!”無忌扶著他爹的肩膀驚叫。

“你現在知道唐傲有多狠毒了吧?”

無忌又一次感到莫名其妙,他既驚且惑的注視著趙簡。

“他下的慢性毒藥,是不能見血的,一見血,我就變成這樣。”

“你現在怎么樣了?爹!”

“我現在肝腸寸斷,身體里面到處都在流血。”

“怎么會這樣?”

“這就是唐傲狠毒的地方。”趙簡再度強調唐傲的狠毒,說:“他明知我跟你決斗,就算僥幸贏了,也難免會掛彩,他下的毒,一碰到血,我就,我就……”

趙簡的聲音,竟然愈來愈虛弱了。

“我送你去找大夫。”

“沒用了,我知道,我是回生乏術了。”

“爹!”無忌想扶起他爹,但被他爹伸手擋開。

“你不必費事了。”趙簡說:“每個人都會死的,你也不必太難過。”

無忌眼中已注滿了淚水。

“我死前,有兩個愿望。”

“爹說。”無忌的聲音帶著硬咽。

“第一,你一定要利用這個機會除去唐傲,這是一個最好的時機,爹連死卻不必裝,一切都是真實的。”

無忌含淚點頭。

“第二,你一定要好好接管大風堂,完成我畢生的愿望。”

無忌無言。

“你答應我嗎?”趙簡的眼中充滿了期望。

無忌依舊無話。

“你一定要答應我。”趙簡的聲音更加虛弱了。

無忌點頭。

趙簡笑了,然后,他的人就倒了下去。

“爹!”無忌慘痛的驚叫。

死人是絕對不會因為慘痛的叫聲而復活的,人生最無奈的事,就是死亡。

趙簡是死得很愉快的,因為一切都依他的計劃而順利進行。

他在測試自己內力,發現已少了四成功力時,他就知道,唐傲下的慢性毒藥,一定是無藥可救的,死,只是遲早的事而已。

誰都想多活一些日子的,但是,無忌重義的情況實在太嚴重了,這使趙簡在剛才萌生早死的念頭。

與其要死,不如用死亡來勸服自己的兒子,所以他故意把他驟死的原因,全部嫁禍到唐傲身上,讓無忌對唐傲懷恨,恨不得馬上殺了他來替自己報仇。

所以,趙簡真正的死因,不是中毒,而是自己用內力把內臟震碎。

這是很痛苦的死亡方法,但是,比起活著看著唐家堡稱霸的痛苦,這樣的死,對趙簡而言,已經不算是痛苦了。

無忌當然不知道,他父親到死,還欺騙了他。

趙簡的死亡秘密,已隨著他的斷氣,永遠無人能夠知道了。

無忌的哀痛,是無法形容的。

他一直以為父親已在白玉老虎的計劃里死去,忽然間看到父親還活著,卻在不到一個時辰的時間里,真真正正的死了。

他定定的注視著父親毫無痛苦的死亡的臉龐,任由淚水在臉上流落。

他心中暗暗立下誓言,一定替父親殺了唐傲,以報此仇。

他抱起他爹的尸體,走出那塊巨石,他在獅山附近走著,找尋一處風景好的地點。

他找到了,那里可以俯視山下的小鎮,以及小鎮外面茫茫的平原。

他用劍鞘掘出一個大洞.把他爹的尸體埋下。

然后,他站在那里,默默回想與他爹生活的種種情境。

也不知過了多久,他聽到了很輕微的腳步聲。

唐傲來了。

無忌也不回頭,他的淚水早已干枯,他心中開始想的,是恨。

他聽到的腳步聲愈來愈響,最后停在他身后大約三丈來遠的地方。

“你人不錯嘛!”身后傳來的,果然是唐傲的聲音。

無忌緩緩轉身,看著唐傲,他的情緒已經控制好,眼神一點恨意也沒有,他就那么寧靜的站著。

“殺你父親的仇人,你也掩埋,可見你對你上官大叔,還是有蠻深厚的感情的,對不對?”

無忌沒有說話,他心中想的,是怎樣和唐傲應對,才不會露出一點破綻。

唐傲忽然笑了起來,從微笑而變成大笑。

等笑聲停止之后,無忌才問:“你笑什么?”

“我笑你。”

“笑我?”

“不錯,笑你很笨。”

無忌心中暗笑,因為誰才是笨蛋,他比誰都清楚。

“我很笨嗎?”無忌問。

“當然,不笨,怎么會中了我的計呢?”

“中你的計?什么計?”

“你知道你殺錯好人了嗎?”

無忌當然知道,但他卻裝得跟真的一樣,問道:“我殺錯了誰?”

“上官刃。”

“上官刃?”

“不錯。”

“殺父仇人不該殺嗎?”

“該。”

“那我怎么會殺錯?”

“問題是,他不是你的殺父仇人。”

“哦?”

“你不相信?”

“我當然不相信。”無忌干脆一路演戲:“我爹的日記難道還會假?”

“為什么不會?”

“為什么會?”

“因為那是我編出來的。”

無忌忽然哈哈大笑起來。

“你笑什么?”唐傲問。

“你不覺得很可笑嗎?我爹的日記是你編出來的?”無忌說著,又是一陣大笑。

“你不信?”

“我當然不信。你這樣說有什么目的?你要故意逼我憤怒,是不是?”

“不錯,我是故意要你感到懊悔,憤怒。”

“這對你有什么好處?”

“我可以趁機殺了你。”

“為什么?我們不是有決斗之約在先嗎?”

“決斗?”唐傲冷哼一聲,說:“公平的決斗,我可沒有把握勝得了你。”

“為什么?”

“因為你跟蕭東樓學的劍法,是天下第一的劍法,太厲害了。”

“所以你就故意要激怒我,讓我沖動起來,對不對?”

“一點也不錯。”

“但是,你編的故事未免太差了,我怎么可能相信你的話?”

“當然。”

“我們把日期改在今天?此時此地?”

“我不會反對。”

“你不后悔?”

“我只后悔殺錯了上官大叔。”

“那這件事你是應該后悔的,其實,你這么容易受騙的人,實在是不應該出來領導大風堂的。”

無忌沒有答腔,他知道,唐傲又在使用他最拿手的激將法了。

無忌當然將計就計,把表情裝得愈來愈憤怒的樣子,其實,他的內心,比任何時侯卻來得更冷靜。

“你知道你應該做什么嗎?”唐傲又說。

“做什么?”

“做鬼!”

唐傲說著,得意的哈哈大笑起來。

無忌的臉,更加憤怒了。

唐傲仔細的盯著無忌臉上表情的變化,他知道,現在出手正是最好的時機。

所以他說:“我們現在就來進行公平的決斗吧!”

無忌心中暗笑,公平的決斗?你故意把我激怒,令我武功大打折扣,這叫公平?

然而,換個角度來想,無忌其實一切都是裝出來,他是故意讓唐傲誤會自己,唐傲就會輕敵。

而輕敵,就是對打的致命傷。

所以,不管從那個角度看,這都不是一場公平的決斗。

絕對不是。

但再往深一層來想,此時此地來決斗,也是挺公平的,因為唐傲設計來讓無忌中計,未料無忌會將計就計,來個爾虞我詐一番,雙方在決斗前,其實都維持在最佳狀態,這樣的決斗,豈非是公平的?

小小影视-上上影院-小小影视网在线观看-免费在线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