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白玉雕龍 >

第十七章 賭

養足了精神,趙無忌準備大吃一頓,他叫伙計把酒菜送到房間里,邊吃邊想怎樣對付上官刃。

上官刃當然不知道他已經知道了他父親的死因,他去找上官刃,上官刃一定是連心理準備也沒有。

打不打得贏上官刃,趙無忌并不太擔心,因為他復仇的意念高,大不了和上官刃拚命,用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方法和他打,沒什么好怕的。

他擔心的反而是怎樣才能單對單的見到上官刃,因為他去的地方是唐家堡的勢力范圍,他要找上官刃已經很不容易,找到上官刃,他身邊會有些什么人 ,這可是趙無忌事先設想不到的。

萬一他還沒和上官刃對決,就被唐家堡的人來圍攻。那可是劃不來的事。

所以,一定要設法單獨和上官刃見上一面。

有什么辦法呢?趙無忌吃飽了之后,還沒有想出來,他決定一邊走一邊再想。

 快到上官堡的時候,他想到了。

他把自己裝扮成商人的樣子,一進上官堡,就住進最好的飯店,叫來最好的酒菜,一個人自斟自酌。

伙計對他非常客氣,這是每一家飯店的通病,客人衣著光鮮,點最貴的酒菜,這種客人,一定要好好招呼。

所以伙計的眼睛一直是盯著趙無忌看,趙無忌一招手,伙計立刻快步走近。

“客官還要點什么?”

“不要了,結帳。”

“一共是三兩六。”

趙無忌拿出四兩銀子,說:“不要找了。”

伙計的臉,差一點沒笑歪了過去。謝謝兩個字,也不知說了多少遍,直到無忌開口問他問題,才算止住。

“這附近有什么可以賭賭運氣的地方?”趙無忌問。

“有有有!”伙計連聲應說。

趙無忌微笑著看著伙計,等待他把話說下去。

“你出門往右邊走,走到第八家,你就會看到上面有個牌子,寫著和興號三個字。”

“是賭坊嗎?”

“是的,不過是高級的,沒有閑雜人等。”

“很好。”趙無忌又掏出一錠碎銀,遞給伙計,說:“謝了!”

說完,他懶得再聽伙計的謝謝,急忙離開飯店。

 他的計劃,就是設法在上官堡鬧點事,讓這里的人都知道他來了。

他既然來了,唐家的人一定會對付他。上官刃一定知道對付他的方法,站在道義的立場,上官刃應該會想辦法通知他,他就有機會和上官刃單獨見面。

鬧事的最好方法,就在賭場。尤其是賭骰子,是他最拿手的絕活,有什么人比他更會擲骰子的?有什么人能連擲出十多把三個六來的?

他想不出,因為這是他在唐家堡最為知名的地方,只要他再用上這一招,消息一傳出去,唐家一定知道是他來了,當然,上官刃也一定知道是他。

說不定上官刃一猜就猜出來,他用這個方法是想和他見上一面。

果真這樣,事情就更好辦了。

所以他滿懷信心的走進“和興號”。

“和興號”果然是家高級賭坊,人不多,每個人都衣冠整整,一看就知道是富商大戶。

這里的賭法也和次級賭場不同,次級賭場有押大小,一律由莊家擲骰子,等于把運氣押在莊家手上。

“和興號”的賭法則是莊家擲骰子,閑家也擲骰子,大家比大小,運氣操在自己手上。

而且,莊家擲出六號或是四五六也不通數,因為閑家也可能擲出個豹子來取勝,同時,莊家擲出一點也不通賠,因為閑家很可能擲出個一二三來落敗。

這種個人運氣與技術的賭博,最合趙無忌的胃口,假如還有什么不夠圓滿的地方,那就是必須要等,莊家擲完了,你也擲了,輪贏已分,但是,你必須要等到每個人都分別擲過了,才能玩第二輪。

好在“和興號”的賭桌不止一桌,有的人多,有的人少。

趙無忌一桌一桌的看過了,才明白為什么有的人多有的人少。

原來人多的地方,下注都在十兩至百兩,千百兩至千兩的注碼的地方,人就少了。最少人的桌子,是千兩以上的,連莊家一共只有三個人。

那是一張方桌,莊家居中,兩個豪賭客分在左右,對門是空的。

趙無忌當然選擇了這個位置坐了下去。

坐下之后,他就對大家點點頭,說:“我姓趙。”

三個人都對他回以點頭,左邊的說姓白,右邊的說姓蘇,莊家就說他是莊家。

“我可以先看幾把嗎?”趙無忌笑說。

“當然可以。”莊家說。

趙無忌看了看注碼,姓白的是下二千兩,姓蘇的下的是一千兩。他看了三把,都有輸有贏,于是,他拿出一疊銀票,掏出一張放在面前,說:“我下注了。”

莊家點點頭,看著銀票上的數字,那是五千兩。

莊家先擲,這是“和興號”的規矩,和別的賭場大大不同的地方。據說,這是“和興號”吸引大戶的手法,因為先擲了,等輸贏的變成是莊家,賭客賭起來特別過癮。

莊家擲出了二個三一個四,那是四點。

姓白的擲了個三點,輸了。

輪到趙無忌了,他心想,還用不著拿出絕活的技術,先賭賭運氣吧!

三個骰子在瓷碗內溜溜的轉動,先停的一顆是一,再停的是四。

莊家有點緊張,看著第三顆骰子,其實,姓白和姓蘇的,也緊張的看著那顆骰子。

骰子停下,是一個四點,趙無忌贏了。

接下來姓蘇的擲了個二點,也輸了。

然后大家又押第二把。趙無忌左右的兩個人依舊分別押一千及二千。

趙無忌則動都不動桌上的錢。

“你押一萬?”莊家問。

趙無忌點頭。

莊家沒有說話,拿起骰子就往瓷碗里擲,三顆骰子的溜溜的轉出個一二三。

好倒楣的莊家。無忌心想,這樣的莊家,除了期望閑家也擲一二三來平手以外,不可能贏到錢的。

果然莊家又賠了第二把。

無忌依舊沒有動桌上的錢。

“兩萬?”莊家問。

這次無忌回答他了,無忌說:“這是我的習慣,如果一路贏我就一路都把贏的加上去押。”

莊家笑了,因為這只有傻瓜才會這樣贏,一個人怎么可能一直贏不輸一把?這樣賭法,只要輸一把就全輸了,這不是傻瓜是什么?

因此莊家忽然不緊張了,變得氣定神閑起來,他輕輕松松的一擲,好,是三個五,他得意極了。

無忌卻比他更得意,因為他要等的,就是這樣的時刻,可以演出他的拿手絕活。

他拿起骰子,手腕一沉,五指一松,三顆骰子轉呀轉的,忽然間一起停下。

三個都是黑溜溜的六。

莊家沒有笑容了,他對于下面的人擲出什么已經不感興趣了,畢竟,三千兩怎么可以跟二萬兩比?更何況,無忌的注碼已經變成四萬兩了。

而更不幸的是,莊家接著又擲出個一點,而且是先出現二個六,再滾出一個一,這實在令莊家懊惱不已。

無忌的注碼變成八萬兩了。

莊家的額頭已滲出汗珠,他握著的骰子,竟然遲遲不敢擲下去。

這時,一個少年公子打扮的人走了過來,向桌上瞄了一眼,又瞄了無忌一眼,然后對莊家說:“你退下。”

莊家應了聲是,連忙畢恭畢敬的退了開去。

“我是這里的少東主,我來陪各位玩玩,各位不介意吧?”

“當然不會。”無忌笑著說。

蘇白兩人卻把錢收起來,說:“我們做旁觀者好了。”

“好。”少東主說:“我姓錢,這位大爺貴姓?”他看著無忌。

“我姓趙。”無忌說:“最喜歡刺激的豪賭。”

“那太好了,我也喜歡刺激。”他看了看無忌桌上的錢,說:“你還是下這么多?”

“是的,八萬兩而已。”

姓錢的少東微微點頭,拿起骰子,動作跟無忌一樣,手腕一沉,五指一松,三顆骰子就的溜溜的在碗內轉動,然后,三顆一起停住。

三個六。

好厲害的手法,好精確的技術。

無忌實在太高興了,他知道,現在是他和這位錢少東主比試耐力的時候。

那三顆骰子他第一次拿起來時,就知道沒有作假,是真的三顆骰子,所以,要全憑精湛的技術,才可能每次都擲出三個六來,稍一失手,就輸了。

他和錢少東主每人一連擲了六把三個六,看得旁邊的白蘇二人連聲叫過癮,引來了里面所有的賭客,全都不賭,過來圍觀。

第七把,錢少東主擲下,二顆先停,是六,另一顆在轉。無忌知道這就是失手的表現,因為如果手法準確,三顆會一起停止。

果然,那顆轉動的停下來時是個五。

錢少東主臉色微微一變,立刻恢復正常,看著無忌。

無忌當然還是擲出三個六。

八萬變成十六萬。

又是兩把平手,但接下來,錢少東主又失手。

十六萬變成三十二萬了。

錢少東主已經不再鎮定,額角也已有了汗珠。這是賭徒的大忌.無忌把這些都看得很清楚,他知道他今天是不會輸了。

賭注已經變成六十四萬了。這表示錢少東主又輸了一把,他額頭的汗珠已經變成汗水了,他的右手握著骰子,竟然有點發抖,而且遲遲不敢擲下。

他不但不擲下,反而東張西望,好像是期盼著什么人來替他解圍。

他等的是誰?答案很快就揭曉,因為一個滿頭白發滿臉白胡的老頭,正向著這桌走了過來。

一看到這個老頭,錢少東主的神情就顯示出他已松了一口氣。

無忌當然也盯著那個老頭看。

他看到錢少東主站了起來,恭恭敬敬的對老頭子喊了一聲:“爹!”

原來這老頭就是“和興號”的當家老板。無忌心中暗暗發笑,他什么人也不怕,因為他之時,三根針一根接一根的分別擲出,每一根都從不同的角度射向正往下落的骰子。

跟著,錢老板伸手往桌上拿起瓷碗,右手捧著碗底,舉在胸前,人立刻坐在椅子上。

只見那三根針分別釘中骰子,把骰子穿透,然后一起下墜,叮叮叮三聲清脆的響聲之后,三根針穿著三個六字,赫然落在碗底。

更駭人的是,那三根針居然穿透了瓷碗的底部,釘死在碗的正中央。

好準確的手法,好犀利的眼光,好深厚的內力,全場禁不住猛地大聲喝起采來!

連趙無忌也禁不住跟著喝了一聲采。

錢老板笑容滿臉的把碗遞給無忌,說:“輪到你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無忌身上,因為,大家都急著想看看,無忌用什么手法,才能不會輸掉這一局。

錢老板的臉都是笑容,實在的,他怎么能按捺得住心中的興奮,他已經立于不敗之地了,而且,他也用長針在骰子上穿出了一個小孔,這小小的一個孔,在以技術為主的擲骰子者來說,是一個相當大的考驗。

因為,所謂技術,就是要精確的控制骰子上的擺動,才能使六這個數字,最后翻在最上面,如今,骰子被穿了一個小孔,重量就有了差異,擲起來都已經有困難了,更何況還要往上丟?

無忌怎樣來應付這個局面?這是在場所有的人都關心的事。

 錢老板在丟骰子的時候,衛鳳娘猶在焦急的等待著。奇怪的是,這一整天,真的就如唐花所說的,一個過路人都沒有看到。

唐花也真的遵守諾言,一直在車廂內閉目養神,理也不理外面的情況。

衛鳳娘已經忍不住了,她大聲的對著車廂說:“喂!”

唐花懶洋洋的伸了一下腰,緩緩坐起來,說:“怎么啦?”

“我不想等了。”

“不等?不等的話你要怎樣?”

“我要走。”

“走,走那一條路?”

“你希望我走那一條?”衛鳳娘閃動看大眼睛問。

“我?”唐花居然一下子不知如何作答,他想了半晌,才說:“我希望你走左邊的那一條。”

“為什么?”衛鳳娘再次技巧性的問。

“為什么?”唐花搔搔頭,說:“不為什么,我只是說出我的希望而已。”

“好吧!”衛鳳娘說:“就照你的希望走好了。”

唐花楞住了。

這是一場心戰,衛鳳娘的用意,是在試探唐花,假如唐花在聽到問題之后,隨口回答,那表示這條路一定不是通往上官堡的。

但如今,唐花考慮了一會才回答,表示他也在猜想衛鳳娘會怎樣來應付他的回話,他很有可能把正確的路,說成是他希望走的路,來擾亂衛鳳娘的思考,反而選上別的路來走。

衛鳳娘偏偏選上唐花希望走的路。

唐花選的路,是正確的路嗎?除了唐花以外,沒有人知道,衛鳳娘這回是押寶了。

看著唐花楞住的神情,衛鳳娘說:“怎么?你不想走?”

“走,走,當然走,怎么不走?”

唐花這樣回答,更讓衛鳳娘安心,認為自己的選擇是對的。

唐花露出心不甘情不愿的樣子,坐上趕車的位置,緩緩驅動馬車。

“怎么啦?為什么這么慢?”衛鳳娘問。

“路黑漆漆的,危險呀,姑娘。”

“危險?我看你是故意慢慢走,在拖延吧?”

“我為什么要拖延?”

“因為這條路就是通往上官堡的路。”

唐花沒有回答。

“對不對?”衛鳳娘又追問。

“你說對就對吧,我可是真的是為了安全呀!”

“哼!鬼才相信你呢!”衛鳳娘嘴里這么說,但看著眼前的路,倒真是不能快。所以她也沒再催唐花,只是心情愉快的坐在車上,嘴里還哼起小調來。

“你很高興?”唐花問。

“當然了,我猜中你的心事,這還不值得高興?”

“值得。”唐花用負氣的口吻說:“我看你還是進去睡一下吧,明天早上你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哼!睡就睡,你可別故意往回開啊!”

“我是這種小人嗎?”

“最好你不是。”衛鳳娘邊說,邊走進車廂。

馬車緩緩的波動,令衛鳳娘一下子就入睡,等她醒來,眼睛已感到光線的刺眼。她知道天已亮了,她很高興,因為馬車還在動。

她坐起身,馬車忽然停了。

她連忙走出去看,一看之下,她就楞住。

原來前面又出現了一左一右兩條路。

唐花望向她,對她笑笑,說:“你回頭看看。”

她回頭一看,又是一楞。

原來后面也有三條路,他們現在的地方,正好是在五條路的交口之中。

“怎么回事?”她禁不住問。

“我們剛才從這一條路過來。”唐花指著身后的一條路說:“另外兩條,就是你猜疑不決的路。”

“你是說,昨天我們面對的三條路,每一條都通到這里?”

“一點也不錯。”

“你這個人怎么這樣?你知道你耽誤了我多少時間嗎?”

“我當然知道,因為那是我的目的。”

“你”衛鳳娘只說了一個字,就不出聲了,因為現在她說什么責備唐花的話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怎么樣趕快趕到上官堡。

所以她說:“這兩條路呢?那一條才是正確的?”

“左邊那條。”

“你沒騙我吧?”

“我不會騙你的。”

“為什么?”

“因為從這里到上官堡,馬不停蹄的趕路,也要到今天夜里,才能抵達。”

“真的嗎?”

“我可以發誓。”

“那我們就走左邊的路吧!”

“我建議我們先吃早點。”

“不,我心急得很,恨不得早點趕去。”

“據我的估計,趕到了,也只不過是替其中一人收尸而已,又何必急呢?”

“你”衛鳳娘這次還是只說了一個字,就沒再說了。因為她了解無忌的個性,他一定是迫不及待的找上官刃,發了瘋般的去刺殺他。

她想了想,覺得唐花講的話很有道理,她又何必急著趕去替上官刃收尸?何況,那么急著趕去,遇到無忌怎么辦,大錯已經鑄成了,她能把真相告訴無忌,讓他一輩子后悔嗎?

當然不能。

那么,她又何必急著趕路?

所以,她忽然點點頭,說:“好吧,我們先用早點吧!”

唐花得意的笑了笑,說:“你想通了?”

衛鳳娘輕輕點頭。

“其實,你根本就不應該趕去上官堡。”

“為什么?”

“因為你這樣趕去,遇到了趙無忌,他一定會追問你為何這么急切的找他。”

“那又怎樣?”

“那表示,他知道你一定有重要的話急著要告訴他。”唐花看著衛鳳娘,說:“你能編個謊言來騙他嗎?”

衛鳳娘沉默了,確實,她能騙得過無忌嗎?

“騙不了他。”唐花又說:“你就得把真相告訴他,但是,他已經把上官刃殺了,你告訴他真相,豈不讓他一輩子痛苦?”

唐花說得不錯,她絕對不能去見無忌,她應該返回趙公館,裝出若無其事的樣子,等候無忌歸來才對。

但是,萬一是上官刃殺了無忌呢?衛鳳娘的心,一下子居然亂了起來,神情顯出了焦急之色。

“你怕死的是無忌?”唐花問。

衛鳳娘沒有回答,這不吉利的話,她怎么說得出口?

“那你倒是要去替他收尸的。”

“不!無忌不會死的!”她的聲音忽然變得奇大,把她自己也嚇了一跳。

“假如你有信心,你就應該回去等他。”

衛鳳娘看著前面的兩條路,心中七上八下,不知如何決定才好。

小小影视-上上影院-小小影视网在线观看-免费在线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