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白玉雕龍 >

第十章 感 傷

感情是很奇妙的一件事。

有的人會傷春,有的人會傷秋。有人看到下雨會感傷,有人看到紅紅的楓葉會感傷。

這些,無忌都不會。在他活過的日子裹,他從未感傷過。要娶鳳娘的時候,必須要離開他的情婦,在那個涼亭分手時,他運一點感傷的意思也沒有。他反而免得輕松。

并不是他寡惜薄幸,而是他認為這是人生旅程裹必經的事,不值得感傷。

他父親被殺,他心中只有悲痛。

任何人任何事都有第一次,感傷他不例外,趙摭忌更不能例外。

面對遍地的死尸,面對城墻毀壞的殘壁,面對血跡斑斑的破落城門,趙無忌不能不感傷因為那尸體,是大風堂兄弟的尸體。

因為那 壁輿破落城門,是大風堂盤龍各的城門。

國破家亡的感傷,普天之下沒有人能避免得了。

除了看破紅塵的由家人。

趙無忌不是出家人。盤龍谷就像他的家,他的國,盤龍谷的兄弟,就像他的親兄弟。

此情此景,他能不感傷?

落日馀暉,照在大旅上面。無風,大放敗垂,橙紅的光影投射下,更頤凄清之感。

五月初四,明天節慶的粽子,想不到盤龍谷的兄弟再也吃不到了。

踏入城堡,趙無忌的感傷更加濃烈了。

因為他看到屋前的艾草,已被鮮血染紅。那館下吊看的粽子,竹葉青青竟然濺滿紅斑。

還有那死者,敞開的胸前猶掛看愛人親手編織的香包,香包上也是血跡斑斑。

趙無忌幾乎忍不住想嘔吐,他忍住嘔吐,忍不住心底無窮的感傷。他再不敢觀看面前的景象,他轉身,掉頭 足狂奔。

他奔跑得很快,直到氣都幾乎喘不過來了才停止下來。

他伸手扶住一棵大樹,喘看氣,嘔吐的感覺再也壓抑不住,咕嚕咕嚕的吐了起來。

然後,他又 足狂奔,奔向夕陽 照下的地平線。

他停步,看看人紅的夕陽。

好紅好紅的太陽,一如他的滴血的心,一如他冒紅鯀的眼眸。

他的感傷已受成悲憤,他想大叫大喊,但一點聲音也沒有叫出來。

他好 唐傲。為什麼要騙他?為什麼要騙他說踹午寸進攻?為什麼他不寫信?

他有一股沖動,想立刻奔回唐家堡,找唐傲算一算這筆血債。

然而,他并沒有這樣做。在一陣動過後,他反而冷靜了下來。

他走回盤龍谷,進入一間屋子,找到一把鋤頭和鏟子。

他在山丘裹,在月色星光的照射下,一鋤一鋤的將土地鋤開。

鋤呀鋤,鏟呀鏟,挖呀挖,他的全身已濕透,他的雙手已疲憊得快到抽筋的地步。但他不管,只是一味的繼櫝這些動作。

然後,他將一個一個的尸體,通通丟進挖出來的大洞哀,又把泥土一鏟鏟的填回去。

他砍下一棵樹,創出一塊木板,用刀在上面刻下了大風堂兄弟之基 七個字,把木板插在土堆上。

這時天色己逐漸泛白,他對看木板,默然注視了良久。之後,他頭也不回的走進城門,牽出一頭馬,跨上,雙腿用力一夾,馬便狂奔而去。

趙無忌并不想休息,他一心一意只想盡早趕到 風堡 。

馬可是會累的,趙無忌不得不跟蓍馬一起休息。馬喝水,他也喝水,馬食草,他啃乾糧。馬兒能跑,他就跨上去趕路。

第二天中午,他滿臉風塵的抵達 風堡 了。

感傷的事又一次發生。

同樣的景象又一次出現在他面前。他愕坐在馬上,動也不動。

馬兒可不知面前已發生了又一次的慘劇,只是一味的甩動頭部,張嘴吐看氣。

趙無忌下馬落地,牽馬緩緩前行。

這時,他的手不經意的碰到了自己放在馬身旁沒的東西。那是他在盤龍谷把弟兄們埋葬後順手放在馬上的東西:釣輿鏟。

想不到無意識的事,現在封派上了用場。

他現在感到一陣震,原來自己趕來,好像就是為了要來收尸。

他心中又升起另一個地方的景象。景象完全一樣,只是地點不一樣。

那是上官堡,上官刀的城堡。

唐傲說要攻打三個據點的任何一個,封原來是三個都一起進玟。

好厲害的家伙,趙無忌冷靜的思考看,唐傲下一步要做的是什麼?他和自己約定比劍之前,會不會一一的攻打大風堂的其他地方?

他只是想了一下,人和馬己走進 風堡 的大門。他把馬好,拿起鋤和鏟,又到了山坡上,又開始挖洞。

他一邊挖,一泄想,下一步是去上官堡,還是回去自己的家裹?

想到家,他內心禁不住升起了一陣悲哀。

他把土埋好,照上次一樣劊了塊木板,然後,他走進風堡,走入他熟悉的一個房裹。那是一間酒窖。

他拿出一壇酒,咕嚕咕嚕的猛灌。

喝完了一壇,他又打開一壇。他不停的喝,直到睡意攀上它的眼皮,壓得他再也睜不開眼,他就倒下,呼呼大睡起來。

豐盛的菜,珍藏的酒,愉快的一道晚宴正在唐家堡貴賓睡舉行。

桌上只有四個人:唐傲、唐缺、老祖宗和上官刀。

四個人臉上都充滿了笑容,不停的互道祝賀,舉杯而乾。

他們歡樂是有原因的。因為現在是五月初四的晚上,第一只飛鴿傳書已經報下了盤龍谷被滅的喜訊。

唐傲很仔細的觀察上官刀的笑容。他希望從上官刀的笑容襄,看比他是真的一口匹興,還是虛假的應酬。

可惜他看不比來。所以他一點也不能肯定,到底唐十七是上官刀的同路人,還是在臨死前陷害他。

上官刀雖然不知道唐十七已經被殺,但劫對自己的演戲天才充滿信心。他相信在座的每一個人,都會被他的笑容所騙,以為他內心一定非常高興。

其賈他的內心正感到無限感傷。

多年的歷練,多年的人躁交往,他早已學會面上是一套,心其是另一套。

所以當第二只飛鴿傳回來風堡也被攻陷的消息時,上官刀笑得更高興了。

他好像已經是唐家堡的人,以打倒大風堂為樂事。

他不但笑得很開心,還對唐傲拍起馬屁來。

他說: 唐大公子真是用兵如神,選在端午前夕發動攻岑,大風堂的人怎麼會料得到?

我相信上官堡攻陷的消息一定馬上會傳回來。

唐傲得意的哈哈大笑,道: 上官先生太夸獎了。有一件事我倒是對不起你。

那一件?

我不是跟你商量過,要在揣午才發動攻擊嗎?

這算什麼對不起?唐大公子高遠矚,我是望塵莫及。說不定明天才攻打,損兵折將比今天會多很多。

我就是這樣想,才盡早進攻的,很孢沒有先跟上官先生商量。

你太抬拿我了。這種事,我可要聽奶指揮吶丁二人相視大笑。

唐傲內心感到驕傲無比。他猛喝了一口酒之後,說道:等一下上官堡攻陷的消息傳來,上官先生知道我會做一件什麼事嗎?

什麼事?

我要把上官堡送給你。

哦,真的?

真的。

為什麼?”上官刀有點 動,不是興奮的動,是生氣的瀲動,他說: 我才從那個地方來,你又要我回去那個地方?

上官先生別誤會, 唐傲說:大風堂的上官堡,和唐家的上官堡,地位是只有過之的。

上官刀溲有追問,他看看唐傲,等候他把話說完。

我準備把作戰的最H拙放在上官堡,請上官先生去那裘,就是要主持整個重要決戟的決策 。

上官刀笑了,笑得很爽朗。他舉起酒杯,對看唐傲,說: 來,我敬你一杯,老夫投靠唐家堡,等的就是這一天,能夠直接叁與消滅大風堂的行動。

你為什麼這麼恨大風堂? 老祖宗插口說:你來這裹,我都沒有問過你這個問題。

為什麼卡 :

“哼!”上官刃重重的哼了一聲,道: 當年建立大風堂的基業,誰的功勞最大?你知道嗎? 他的眼光看唐缺。

當然是上官先生。 唐缺說。

可不是, 上官刀道:但是,為什麼我的地位竟然踉趙簡和司空曉風一樣?當年多少生死大戰,都是我和堂主一起叁與的,趙簡和司空曉風只不過有鎮守之功而已,憑什麼踉我平起平坐?

是呀。 唐缺應和看。

我已經對他們忍受了很久了上官刀似乎越說越動。

報訊的人又帶看飛鴿傳回的條子進來,交給唐傲。唐傲看完,交給了老祖宗。

老祖宗笑看,把紙條交給上官刃,道: 恭喜你了:上官刀也笑看,他并沒有看紙條,已經猜到是傳回上官堡捷報的消息。

他笑得很開心,但心 真正的感覺 是無限的感傷。

在唐家堡,真正對這些喜訊表達出感傷的人,只有一個。

衛鳳娘。

唐花是奉命執行白玉雕龍計劃的人,白玉雕龍計劃的第一步,就是先要獲得衛鳳娘的信任。所以他從下午起就和衛鳳娘在一起,晚飯當然是陪她一起吃。

攻打大風堂各據點傳回來的消息,都是傳到老祖宗那萇以後,就在堡萇傳開來。小朋和小蝶在廚房時,就聽到了消息,上菜時免不了向她們侍候的公子賣弄。

唐花聽了當然很開心,但當他看到衛鳳娘那充滿感傷的容顏時,臉上居然也露出感傷的神情來。

你應該高興才對。衛鳳娘看到唐花的樣子,禁不住說。

我知道。 唐花說。

那你為什麼愁眉不展?

因為我看到你的表情,忍不住也傷感。

衛鳳娘有點感動起來,一時不知說些什麼。

奶怎麼啦?”唐花問。

衛鳳娘吶吶了半晌,才道: 你人不錯。

唐花笑了。他說:我人是很好的。而且,我還有更好的事要做。

什麼事?

我要帶奶睡開這裹。

真的?

真的。

你不怕危險?

我什麼也不怕。

衛鳳娘更感動了。她深深的看看唐花,唐花微微一笑,道:今天晚上,我就帶奶離開這里。

今晚會不會太倉促?

不會。

為什麼?

因為我已經計到了一整天了。

哦?

從昨天晚上開始,我都在想看奶的事。我想,為了表示我對奶的喜愛程度,我必須有所抉擇。

衛鳳娘感動得差點快掉眼淚了。

唐花看在眼裹,知道自己的話已經打動它的心。他更知道,以衛鳳娘的個性,要推動白玉 龍的計倒,真是輕而易搴的事。

所以他接看說: 所以找決定幫奶逃走。奶應該知道,我私自帶奶逃走,是什麼樣的大罪。

我知道。

萬一逃走不成,我只有死。

我知道。假如他們不殺我,我一輩子都會記得你。

假如逃得成,我這輩子也會很痛苦。我會成偽唐家的通緝犯。

我很感激你。不過,有溲有什麼方塍p可以不讓唐家堡的人,知道是你協助我逃跑的吁沒有。

你想過嗎?

想過,唐家上上下下的人都知到我對你的癡迷程度,你走了,我怎麼會不知道?

那你還是要帶我走?

不錯。

我不能向你保證以後的事。

我知道。我是個欲望很低的人 我只 時常看到奶就心滿意足,別的什麼也不求了。

衛鳳娘內心的感傷已消失,代之 起的 是一陣一陣感動。

然後,它的心中又升起一陣感傷 但已 是原來對大堂的感傷,而是她忽然想起了無忌o她何嘗不是踉眼前的唐花一樣?只想時常看到無忌,別的也不求什麼。

但,世事真是不如意事十常八九,連見見面的事對她而言,也是難之又難。

看到衛鳳娘臉上又露出傷感的神色,唐花忍不住問: 奶又怎麼了?

衛鳳娘苦笑一下,很坦白的說: 我想起無忌。

唐花沒有說話。不過他心對衛鳳娘不禁起了一份尊敬之意。欺騙這麼純員的一個女子,唐花心中居然有一絲隱隱然的輕微內疚。

然而這份輕微的內疚只是一閃而過,他很快的叉變回冷靜酷的唐家人面貌。他說:別亂想,趕快把飯吃完,好好休息一下,晚上要熬夜逃走。

我們什麼時候走?

子夜過後。

為什麼選在這個時候?

因為子時附近,是人最沈睡的時候,精神最不振,熬過了這段時間,精神又恢復過來,人就愛得 覺性特別高。

唐家堡的人也是這樣嗎?

不錯。

於是,衛鳳娘三下兩下的把飯吃完。她吃的很多,因為她知道她必須吃得飽飽的,才有體力來逃走。

飯後,唐花立刻離去,臨走時說:奶休息一下,子夜時分我來叫你。

“好。” 衛鳳娘說。

小小影视-上上影院-小小影视网在线观看-免费在线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