丐幫杏子林政變的幕后事件,陳孤雁是知情人和策劃者其一

作者:轉載發布時間:2011-03-06

孤雁的登場,是在杏子林中。一出手就用麻袋加蝎子傷了風波惡,為丐幫大大長臉。據說他的麻袋功夫化自軟鞭。按照金庸武功反映性格的習慣,此人當是性格較為陰柔、頗有城府之輩。隨后四大長老謀叛失敗,喬峰自殘以贖其罪,宋、奚二老之后,輪到陳孤雁。此人表現得頗有骨氣,大呼:“老子跟你沒交情,也不領你這個情。”這里看似表現陳孤雁柔中帶剛,仔細琢磨,大有學問可言。喬峰赦四長老,乃是為了縮小打擊面,穩定幫中形勢。既然已經赦了宋奚二人,則陳孤雁心中早已明知自己也在被赦之列。這番做作,明明是得了便宜賣乖之舉。在丐幫幫眾的價值觀中,是把氣節看得比較重的。陳孤雁這番姿態,既無絲毫風險,又大大提升了自己的形象。單只這一手,便顯得陳孤雁之心計遠在宋奚之上,更不是直腸子的吳長風可比。

想深一層,喬峰雖赦宋、奚,但宋長老德高望重,奚長老和喬峰交情不一般,陳孤雁卻和喬峰一向疏遠。站在陳孤雁的立場,他必須考慮到一種可能,即喬峰雖然有意縮小打擊面,但完全可以只赦宋、奚、吳,而將自己列入打擊面中。盡管這種可能性不大,但以陳孤雁的性格,決不會把自己的性命完全寄托在喬峰的器量上。這般公然聲稱自己一向和喬峰沒交情,乃是暗中將了喬峰一軍。眾目睽睽之下,就算喬峰本來不打算赦陳孤雁,也非赦不可了。否則在旁觀者眼中,對陳孤雁的處理成了公報私仇,赦宋奚的舉動也純粹成了徇私枉法。喬峰安撫人心的意圖就完全失去作用了。

好在喬峰年紀雖輕,在領導崗位的時間已經不短了,立即洞徹了他的用心。不但隨水推舟,赦了陳孤雁,更當眾公布陳孤雁的功績,賣了他一個大大人情。陳孤雁登時借驢下坡,放低了姿態,低聲道:“我陳孤雁名揚天下,深感幫主大恩大德。”此所謂花花轎子人人抬,迅速送了喬峰一個臺階兼一個高帽子,實現了雙贏局面。正是高手過招,在不動聲色之間,只怕在場諸人,除全冠清、宋長老二人外,誰也沒品出其中奧妙來。

列位看官莫道浪人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陳孤雁“深感幫主大恩大德”不到一個時辰,在丐幫新一輪站隊中,再次站到了喬峰的對立面。蓋陳孤雁深知這次已經徹底把喬峰得罪了,喬峰的安撫只是表面工作,秋后算賬,自己絕對沒好果子吃。宋長老資格老、奚長老交情深、吳長風單純容易拉攏,喬峰日后若要在四長老中拿一個人開刀以示威懾,非自己莫屬。若不抓住機會扳倒喬峰,以后自己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宋長老年紀最大,經驗最豐富,對于陳孤雁的心態,他是心里有數的。所以站隊過程中,他雙手挽住了奚、吳二人,卻對陳孤雁毫無爭取的意思。考慮到宋長老的為人,他未必是想跟陳孤雁劃清界限,畢竟這時喬峰的處境并不十分有利,他犯不著孤注一擲。我估計宋長老對陳孤雁有點挽救的意思,指望陳孤雁在完全不受別人影響的情況下主動挺喬峰一把,再賣喬峰一個人情,徹底擺脫反對派立場。如果宋長老伸手拉了陳孤雁,而喬峰在四大長老的一致擁護下保住幫主之位,則喬峰只會領宋長老的情,陳孤雁的日子還是不好過。

陳孤雁未必不知道宋長老的好意,無奈他是有苦難言。按照康敏臨終的供詞,喬峰那把扇子,乃是陳孤雁在全冠清的慫恿下親自偷來的。換句話說,在這場政變中,陳孤雁和其余的長老不同,不是被蒙蔽,而是知情人和策劃者之一。眼看著全冠清已經被立案偵查了,陳孤雁不敢賭喬峰的器量,又怎么敢賭全冠清的義氣?既然沒有第二條路可選,也只好鐵了心扳倒喬峰,好圖個僥幸了。

直到日后少林寺前,喬峰的冤屈全部大白于天下了,而慕容氏的陰謀也已經公諸于眾了。陳孤雁仍是向包不同承諾:“……喬峰是咱們的公敵。”當然,這是場面話。以陳孤雁的智力,他不會笨到在這種時候還跟慕容氏勾勾搭搭。但是這句話,至少表明,在陳孤雁潛意識中,對喬峰是一定要除之而后快的。

這樣的人物,會那么容易被全冠清說動,干那種火中取栗的勾當么?實際上,真正火中取栗的人,不是陳孤雁,而是全冠清。在喬峰退位之后,能夠繼承幫主位置的人,不是區區一個八袋舵主身份的全冠清。只有四大長老,才是最有資格的。徐長老是退休干部,宋長老也快到退休年齡了,奚長老死在聚賢莊,吳長風又是個沒心計的。更重要的是,四大長老中的其余三人,在最后的站隊中,都表明了“喬黨”身份。既然喬峰被迫退位出走,繼任幫主無論如何不可能在喬黨中產生。換句話說,陳孤雁幾乎沒有競爭對手。

在《揮灑縛豪英》一回中,我們看到,全冠清已經開始著手為自己接任幫主而活動了。按照全冠清表現的運作能力,他要拉到足夠的票數,并不是不可能的。但是到了最后,當上幫主的卻是游坦之。表面上,是因為游坦之武功高。但是光憑武功高就能當幫主么?喬峰的武功不是更高?可見武功并不構成充分條件,幫中各派的認同才是關鍵。游坦之明顯是個平衡的產物,實際意義和韋小寶的青木堂香主沒區別。平衡是如何產生的?只能是在丐幫之中,有另一股勢力在和全冠清同時運作,分散了選票。既然新幫主的誕生是建立在否定喬峰的基礎上,那么宋、吳二人顯然不可能。這個人除了陳孤雁,還能是誰?

另一個比較弱的證明,是少林寺大會上,陳孤雁仍然有著極大的發言權,且影響力明顯高于宋、吳。宋長老給游坦之殺了,那也罷了。可營救喬峰之時,領袖丐幫的卻是身份低于陳孤雁的吳長風。想來游坦之的上臺,乃是全冠清、陳孤雁兩派達成妥協,共同捧出的傀儡。游坦之的身敗名裂,自然對陳孤雁有影響。盡管陳孤雁通過及時改變立場,帶頭批判和打擊全冠清而洗清了自身,但仍然不可能繼續呆在權力中心了。想必吳長風率眾營救喬峰之時,陳孤雁已經光榮退休,以比較體面的方式淡出了丐幫的領導層罷。

小小影视-上上影院-小小影视网在线观看-免费在线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