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山暮雪,只影向誰去---淺論金庸筆下自殺女子

作者:轉載發布時間:2011-03-06

在我看來,所謂自殺,即以非正常手段結束自己生命。金庸筆下諸多女子,幾乎每一部書中都有自殺而死的。

程靈素:程靈素救胡斐時,已懷著必死之心,她那樣聰明,每一件事都在她計算之中,可是愛情在這一切之外,她算不到,所愛的人不愛自己,她算來算去都是絕望。她再有學問,她心腸再好,她再善解人意,她再聰明絕頂。那又怎樣?因為她不美貌,她只有眼睜睜地看著胡斐莫名其妙愛上一個同樣莫名其妙的袁紫衣。他怕她對他還心存妄念,逼她兄妹相稱。他甚至心里還怕她太能干。她懂他心中所思,眼中所見,她是他的知己,卻非他的紅顏。她只有以死來成全自已未完成的情愛,甘愿拿自己生命換他生命,死前還要替他安排一個活下去的大好理由,好讓他不必內疚。他在事后追悔,要對她好,可是她已經不在了,從此再也沒有一個她在他身邊分擔他的憂愁,排解他的難題了,不管他用任何的方式,在這個世界上,他都已經找不到她了。我是一個多疑的小人,連他的追悔,我都覺得只是一個姿態罷了。張愛玲說:沒有一個女人是因為她的靈魂美麗而被愛的。這句話在程靈素身上得到完整體現。

阿紫:阿紫這個小壞蛋,所有人類的劣根性在她身上都得到集中體現,自私,狡詐,歹毒,殘忍,勢利,冷血,是個徹頭徹尾的反面角色。看她如何花樣百出以匪夷所思的手段凌虐游坦之,直讓人心寒齒冷,就算后來她失明之后,游坦之割下自己眼睛讓給她,她亦無半分感激之情,只覺理所當然。可是就算她對全世界人歹毒,對蕭峰卻是一往情深。她在雪地中詐死以毒針射殺蕭峰,要使她永遠不離開她之時,尚可說是她獨特的占有欲,小孩子要一樣東西,愈是要不到,愈是渴念。最后雁門關外,蕭峰在大宋與大遼之間的忠義矛盾中選擇了自殺,阿紫挖出雙眼還給游坦之,抱著蕭峰從懸崖上跳下去。她從前的種種惡劣行徑,在此時都得到原諒。因為有他,她的生命才變得有價值,她必得經他的反射,才會發光發亮。如果全世界加在一起,都抵不上阿紫世界里的一個蕭峰。那么,為了他,負了全世界又何妨?

李莫愁:換作今時今日,程靈素若是曲高和寡之在讀醫學博士,李莫愁則定是全球五百強企業總裁。“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生死相許”,自始至終,李莫愁都在唱著這首元好問的《邁陂塘》。赤練仙子心狠手辣,濫殺無辜,其實從全書翻到最后,也沒見她殺幾個人,她追殺陸無雙,不是沒有機會,可是最后也沒有殺了她。她的無情,來自那個叫陸展元的初戀情人,是他送給她的唯一禮物。她本是溫柔賢淑女子,遇到他時正青春年少,他對她不是沒有情的,本是兩情相悅,可是他很快就變了,比老天爺變臉的速度還快,他在很短的時間另娶她人。他的一句對不起(也許連對不起也沒有),她卻要用一生來忘記。為什么他人的錯誤,要由自己來背負。只有最沒有骨氣的人才會在受傷以后說:愛一個人就是愿他一生幸福。殊不知他的幸福是建立在她的痛苦之上的幸福,他都不給你幸福,你為何給他幸福?縱使這是一個錯誤,可并不因此而能被原諒。她要為自己洗雪恥辱,沒有能力做到的人就只有茍且偷生,連恨的勇氣都沒有。可是李莫愁是一個努力的女子,她的人生目標是報仇,她就要做到,她也做到了。到最后她自投情花叢中,杏黃道袍一塵不染,拂塵雪白,大火瞬間吞沒了她,猶自兀立不動,何等剛烈的女子!

何紅藥:她的故事,和她的名字一樣憂傷。他被毒蛇咬中,命懸一線,她救他回來,為他療傷。朝夕相處,情愫暗生,后來甚至冒險為他盜取教中至寶,助他復仇,更將自己全身心托付給他。她明知那樣做會為她帶來什么后果,可是她還是做了。這樣的一個女子,卻所托非人。他從來不過只是利用她,所要的東西一旦到手,遂一去不返,從此再無音訊。她獲罪,被罰萬蛇噬咬,從此容顏盡毀。在被詛咒、被放逐的一生,她帶著夏雪宜最初為她繪的畫像,到處尋找他。直到遇到溫青青,才知道他早已另有新歡。他對她,從來沒有一絲眷顧愛憐,至死,他都念念不忘一個溫儀,她為他所做的一切慘烈犧牲,原來了無意義,不過只是一個天大的笑話。在另一個世界,看到她現在的樣子,他還會認得她嗎?二十四橋仍在,波心蕩、冷月無聲。念橋邊紅藥,年年知為誰生?

公孫綠萼:她是死在父親劍下,死時輕喚道:楊郎,楊郎。如果這也算遺言,這就是她留給這世界唯一的遺言了。她出生在絕情谷,過著清教徒式的生活,直到遇到他。在她有限的十六年生命里,他是第一個逗她開懷大笑的男人,她愛上他,就象魚兒愛上飛鳥。有些事情的發生如同花開,如同雪落,只是一瞬間的事情。就是這樣平凡簡單的故事,惟其平凡,因之使人心酸。只是他的整片心思只在小龍女身上,如程錄素般,她就算再多為他犧牲十次,再多愛他十倍,他亦不會愛上自己。公孫綠萼之死,一方面是因為自己有那樣的父母,是自己的恥辱,一方面是對自己的愛情傷心絕望,只覺生無可戀,四周望去,皆是絕境,她看不到活路,死于父親劍下,不過一個姿勢,一個讓他人信以為真的藉口。現在,我們是不是會說:哎,誰叫她不夠成熟,不夠理智,不多交幾個男朋友呢?

包惜弱:十二三歲時看八三年版《射雕》,甚是對劇中飾包惜弱的演員著迷。她已經不見得年輕美麗,可是只有看過她,你才了解什么是溫柔的涵義。后來才看原著。倪匡先生評論包惜弱乃襲人、息姬之流,千般無奈,總是妥協。包惜弱是美麗的,包惜弱是善良的,可是她的美麗和善良卻為她和家人帶來奇禍,可是她美麗,那不是她的錯啊。這世界多的是無恥男人,見不得好點的東西,見到了就想據為己有。一個女子,生在亂世,手無縛雞之力,還懷著一個孩子,有什么能夠讓她選擇,難道真的要她自縊以殉情,除了嫁給完顏洪烈,她沒有第二條路可以走。她住在王府,繼續荊釵布裙,睹舊物思舊人,倒是有“掩耳盜鈴”之嫌。既然選擇了嫁給完顏洪烈,就應該忠于自己的第二份感情。既不能忠于前,又不能忠于后,十八年前沒有自殺,十八年后,更沒有必要自殺了。說到底,只能說,包惜弱是一個沒有原則的女子。

穆念慈:愛上一個不該愛的人,這世界多的是這樣悲哀故事。初相遇時,他是身份尊貴的小王爺,她是流落江湖的民間女子,他下場參加“比舞招親”,不過年少輕薄,一時貪玩,看她生得美貌,便起了把這鄉下姑娘騙到手的念頭,她卻因此而一往情深。有道是男人不壞,女人不愛,他貪戀榮華,認賊作父,謊話連篇,可是他再壞,她都會想:他對我總是好的。這般自欺欺人,事事往好處想,處處為他辯護,深陷泥淖,不能自拔。舊版的《射雕》中他中蛇毒在鐵槍廟,所有的人平時最親近的人,都狂奔而去,惟恐和他扯上半點關系,只有她在他身邊,將他攬在懷中,對他說:活在這個世界太苦了。然后用鐵槍頭刺死他,以免他再受苦,跟著自刺,他而去。在修訂后的版本中,穆念慈死于楊過幼年時,同樣是死于自殺。楊過在從小沒有父親的同時,失去了母親,使楊過的童年是一個飽受欺凌的童年,對楊過以后的人格形成了重大影響。對于小孩,我的觀點是,如果沒能能力保證他的一生會幸福,就不要生;既然生了,就要傾你所有給他關愛,為他創造幸福環境。生了,又不養,所以,從這個意義上來說,穆念慈是一個沒有責任心的母親。

殷素素:六合塔下,垂柳扁舟,她撐著一把油紙傘,傘上寫著“斜風細雨不須歸”,悄立船頭,衣襪飄飄,直如凌波仙子。這樣美麗女子,本是魔教中人,做著邪魔外道的事,纖纖素手掀起舞林風云。直至她遇到張公子,甘愿為他拋棄一切,洗心革面,與他相隨。他們本應是勢不兩立的人,可是上天眷顧她,一場海嘯成全了她的愛情,他們在荒島上幸福生活了十年。“窮發十載泛歸航”,重返中原后,她那樣苦心經營的幸福瞬間消逝,灰飛煙滅,不管過去多少年,她的過去始終沒有能夠放過她。她為此付出沉重代價,愧疚之下,丈夫橫劍自刎,此時的她,在孤軍奮戰的心情里,面對著全世界的敵人,不知有沒有后悔不應該離開荒島。屬于殷素素的這一爐香,燒得正旺,可是大晴天里下了一場雨,這爐香瞬間熄滅了。命運是公平的,她惟有一死,對她的過往作出交待。

金庸筆下還有寧中則,梅芳姑,胡一刀夫人,滅絕師太,刀白鳳,韓小瑩,葉二娘,李萍,似乎還有香香公主,最后都是自殺而死。嚴格說來,還應算上阿朱,她并非非死不可。說到底,生活在這個千瘡百孔的世界上,哪一個不是為情所困的可憐女子?我們常常責備自殺的人軟弱,將痛苦留給活著的人,其實若非瀕臨絕境,誰又會輕言死字,誰不知生命可貴。每一個人死去的理由都不一樣,然而殊途而同歸,人生如寄,短短數十年,無論朝哪一個方向走,宿命都會在前面靜靜等侯。從此去,由來醉,到最后,哪一個能逃得過命運的安排。

死者已矣,活著的人將靈魂背負在肩上繼續上路。“情深不壽,強極則辱,謙謙君子,溫潤如玉”,是不是要做到無情,是不是要做到絕情,才算是對自己最好的保護呢?

很多時候,當殘酷的命運帶著不可逆轉的強大力量以突襲之姿驟然降臨,顯現猙獰面目,放眼四處,進退都無路,進退皆失據。曾經的信仰一朝轟然倒坍,現實就如黑夜,從此變得漫長而沒有邊際,生命就成了無邊牢獄苦海,永無出頭之日。即使挨過了江海山河,挨過了蹉跎歲月,未完成的情愛,始終是一種痛,在心里最隱秘的那個角落,不能問,不能碰,一碰,就痛徹心扉。

小小影视-上上影院-小小影视网在线观看-免费在线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