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傲江湖》里的悲劇元素

作者:轉載發布時間:2011-03-06

或許在許多人眼里,讀這部作品讓你有一種快意恩仇的淋漓,可是在我看來,這部作品是一部真正的悲劇,從頭到尾,在我們隨著令狐沖起落沉伏的時候,那種悲天憫人的情懷一直伴隨左右,那里的每一個人,在張揚著自己的卑劣,虛偽,高貴,放縱,算計的時候,卻只是在命運的手掌心里,得到無情的嘲笑而己。

我們先從平林之說起。

林平之性格的轉變是一次人性的悲悼。在<<笑傲>>的一出場,林平之就為了一個丑陋的村姑打抱不平,誤殺青城弟子,我們看到的是一個憤然而起而又手忙腳亂的富家小白臉,當然,被青城派滅門哭凄凄的神態也讓我們看清了這位公子哥軟弱的一面,沒有經歷過任何江湖風浪的林平之在這時候是這樣的脆弱,單純,無知,又負有正義感,而在逃難的過程里,被婦人調笑時的心情,卻反映了這位小白臉倔強,骨氣的一面,在他一路忍辱負重的同時,林平之的形象也逐漸在我們的腦海里變得清晰起來,如果你是第一次閱讀這本書,總是會不由自主地把這位形象慢慢成熟,個性慢慢趨于完善的美男子當成主角,他符合一切武俠小說里男主人公的出場狀態、:英俊,善良,功夫爛又偏偏負有血海深仇。

但是他不是,金庸在這里和我們的慣性意識開了一個不動聲色卻又極殘忍的玩笑,林平之不是。

在后面的篇幅里,由于真正的男主角的登場,林平之緩緩降到了一個陪襯的地位,出場的時間和次數都減少了,但是,讓我們看看這位配角都在悄悄地干了些什么。他揮刀自宮,他陰陽怪氣,他用極殘忍的手段報復青城派與木高峰,他殺死深愛自己的妻子,只是為了向左冷禪討好,他妒忌令狐沖,不擇手段置他于死地。

我們再也看不到那位帶點陽光氣質的小白臉了,我們看到的是一位心理變態的陰陽人,是一個充滿著仇恨,嫉妒,憤怒的人格分裂者。

可是,是什么讓林平之變得如此不堪?錯的或許不是林平之,是那個骯臟的江湖,讓林平之落到如此地步。在初期對于打敗仇家的岳不群,林平之有一種頂禮膜拜的感情,但是在長久的接觸中,在緩緩感覺到岳不群偽君子的身份,在緩緩了解自己如何掙扎,都不過是這些江湖老狐貍的手中棋子時,骨子里的倔強讓林平之有了報復社會的沖動,在他一次次被岳不群,木高峰,余滄海逼到生死境地的時候,林平之的復仇心態也一天比一天瘋狂,這時候他要報復的,己經不只是上面三人而己,而是對整個社會的赤裸裸的報復,對于人性的極度失望讓林平之決定同流合污,淪落到一個冷血的兇手,放棄人性中美好高貴的一面,在無意中拾到辟邪劍譜之后,林平之無疑也獲得了報復的資本。這樣,我們就可以解釋為什么他會對岳靈姍遭人圍攻時置之不理的心態,以及面對自己嬌弱美麗的妻子,只為了一種奴才的媚主心理,就可以一刀將她刺死的殘忍。

在江湖這個黑漆漆的大染缸里,當真像令狐沖這樣出污泥而不染的,又有幾個?林平之的悲劇是整個社會鍛造的結果。

第二個要說的,是岳靈姍。

岳靈姍的性格,在書中沒有什么變化,她不是像林平之那樣清醒得極端,她是寧肯麻木,寧肯無怨無悔。

記得林平之第一次看到岳靈姍真面目的情形嗎?記得那張從父親背后探出來的在月光下映襯得雪白的臉蛋?記得那對黑漆漆的眸子嗎?林平之第一次看到岳靈姍,以及后來在華山上的大部分時間,他對這位調皮可愛的師姐是真心以待的,但林平之的變異也直接帶來了岳靈姍的悲劇。我們不必去責怪岳靈姍的移情別戀,從小青梅竹馬長大的令狐沖,和自己有著十歲左右年齡差距的令狐沖,對岳靈姍來說,會有一種慣性的依戀,卻缺少愛情的激烈,缺少面如冠玉,氣質不凡的林平之的神秘感。如果你面前有兩個男人,一個經常喝酒鬧事,窮得要命,還大你十歲,看起來前途渺茫,一個年少多金,玉樹臨風,天生的富家公子,換作你是女人,你又會選哪一個?岳靈姍對令狐沖的拋棄是任何一個女人都會做的,女人在選丈夫方面是極理性的,富家小姐和窮書生后花園私奔的故事,永遠是窮瘋了的中國文人編造的精神安慰,岳靈姍的不幸在于和自己母親寧中則一樣的遇人不淑。

在岳靈姍決定死心塌地地跟著林平之之后,她的悲劇也正式開場。單純得無知的岳靈姍,直到臨死前才清楚自己不過是父親與丈夫相互斗爭中使用的棋子,自己至誠至愛的兩個男人,居然只把自己當成一種工具使用,所謂父女情份,夫妻情份,在面對人性中貪婪與報復的劣根時,是如此的不堪一擊,而至始至終對自己一往深情的令狐沖,又被自己義無反顧地拋棄,岳靈姍所有的悲苦來源于自我的選擇與外界的無情,而現實對她的殘忍又讓她對林平之的癡情顯得這樣的蒼白無力,在溫馴地服從父親,幫他在嵩山奪得五岳盟主之后,在用自己的溫情呵護林平之婚后對自己的冷漠態度之后,在一切真相大白之后,她得到的,只有自己深愛的男人一刀刺進自己的心房。

岳靈姍的死,是整部<<笑傲>>的悲劇高潮,當令狐沖抱起自己心愛的小師妹,聽著她臨死前的淳淳叮囑,聽著她至死對林平之的關切與寬恕,聽著她沉緬在昔日幸福時光的懷念里,用最后一口氣唱出“妹唉,上山采茶去。。。”的福建山歌時,令狐沖的心碎輕而易舉地傳染到了每一位讀者,每一個人,都能感覺到這種心如刀割的疼痛。在金庸所有的作品里,岳靈姍的死是最具有震憾人心的力量,因為她的死,不僅僅包含著情感的疼痛,還擁有對人性的深切憐憫。

第三個要說的,是岳不群。

岳不群現在是偽君子的代名詞,他不露聲色之深,金庸作品里首屈一指,<<笑傲>>里的每一個人,似乎都對這位表里不一的華山掌門表達著自己的欽佩之情,令狐沖更是為了別人一句污辱師傅的話而愿意與生死相見,在他的心中,師傅是神的化身,是一位謙和沖淡,損己利人的長者,是親手把他養大成人,授他武藝的父親兼恩師,唯有風清揚和任我行這樣的高人,才會至始至終對其表達著不屑。而這位“君子劍”仁兄,表皮下的手段實在讓人發指,在他的算計里,是不包含感情一類的元素,所有人在他眼里,都只是用來堆砌權力高峰的磚石,滿足他私利欲望的工具,為了達到武林盟主的目的,他安排女兒親近林平之,將小徒弟殺人滅口,刺死恒山掌門,使詐刺瞎左冷禪,其實他所做的一切,還是沒有余滄海滅福威鏢局滿門來得殘忍,但余滄海做了就是做了,盡管絲毫不以為恥,但還敢做敢當,岳不群可怕的地方,在于做盡了壞事,別人還把他當好人,所謂明槍易躲,暗箭難防,這也是林平之更加痛恨他的原因。但林平之永遠也不是岳不群的對手,所以他能找余滄海與木高峰算帳,卻拿岳不群毫無辦法,所以最后當上五岳劍派掌門人的,是城府最深的岳不群,而不是占盡優勢的左冷禪。

如果一個人真的做到岳不群這么絕,也必須付出慘重的代價,老子說“福為禍所倚,禍為福所伏”,當岳不群終于一了心愿,登上五岳派掌門人的寶座時,得到的是妻子的羞愧自盡,女兒間接的枉死,以及江湖人士的唾棄與不齒,更何況,那所謂的五岳派掌門,更像一張永遠無法兌現的空頭支票,己經搏不到任何有實質意義的價值。

命運對岳不群這一類人的嘲笑是尖刻而無情的,當四面楚歌的岳不群報應不爽的倒在儀琳的恒山利劍時,他或許也終于得到了真正的解脫。岳不群的形象,更像是滿嘴仁義的政治家,金庸不僅是塑造他,更重要的,還表達出了對這種人的不屑。

最后我們要說的,是令狐沖。

這是一個徹底的悲劇人物,既管你看的是一個嘻嘻哈哈,瀟灑縱逸的青年,從頭到尾,其實也不過是苦中作樂。對于令狐沖來說,能安安靜靜地在華山守著自己敬愛的師父,心愛的小師妹,以及疼愛自己的師娘便是人生一大快事,可惜命不由人,游戲江湖,置武林正統歸則于不顧的令狐沖從一開始就注定了岳不群的性格沖突,愛面子愛得發瘋的岳不群是絕不能容忍一個武功遠遠超越自己,而行事又放蕩不羈,連采花賊田伯光都可以把酒言歡的弟子時時刻刻出現在自己面前,找個借口將令狐沖逐出師門是遲早的事。在令狐沖由華山派大弟子淪落到江湖浪子,而偏偏隨時有性命之攸的時刻,任盈盈的出現讓他有了一種知己難覓的感概,但不要以為,令狐沖從此便將感情轉接到了任盈盈身上,在令狐沖心里,任盈盈是恩人,是知己,是一個可以溫暖自己照不到光明的黑暗生活的依靠,但絕非他傾心所愛的人,他愛的人,永遠是那個青梅竹馬的小師妹,而不是生死與共,同在一個戰壕生存的任盈盈,所以,在聽到師妹成婚的消息時,他才會躲到后山痛哭,在五岳派爭奪掌門時,他才會被岳靈姍輕易地一劍刺中,在眼睜睜地看著岳靈姍死在自己懷里時,他才會痛徹心扉。

在任盈盈聽到林平之對岳靈姍表露一切真相之后,一直錯怪師兄的岳靈姍流露出了深深的悔意,任盈盈此時得意地想“誰教你欺負他狠了,他才會棄你而去”任盈盈錯了,在令狐沖的心中,便是岳靈姍對他千刀萬剮,他也是毫無怨言的。愛情總是讓女人盲目,即使是聰慧如此的任盈盈,也無法真正意義地了解自己的如意郎君。

最后,在眼睜睜地看著師母自盡后,除了任盈盈,令狐沖實在生無可戀了,他深深付諸感情的三個人,一個變態,一個自盡,一個被殺,那個快樂放縱的華山派大弟子,那個對權力,美色,金錢毫無興趣的令狐沖,縱然學會了獨狐九劍,吸星大法,易經筋這些絕頂武功,對他又有什么意義呢?如果可以,令狐沖寧愿做一個身無武功的農夫,但求一日兩餐,守著小師妹,在雞犬相聞的村陌安安靜靜地渡此一生。

令狐沖的悲哀不是顯而易見的,是深深埋藏在內心深處的,不是結尾時的抱得美人歸可以掩飾的,是對生活遷就的無奈放棄,在岳靈姍死在令狐沖懷里時,他就喪失了對生命的大部分興趣。一個看似完美的結局,凝結了主角多少無人觸及的傷痛?就如<<雙城記>>的開篇一句“這是極好的時代,這是極壞的時代”,其實,不管在何時何代,人性劣根的存在,就永遠是充滿人類悲劇的角逐場。在對生活的激烈對抗中,站立的未必快樂,倒下的未必憂。

小小影视-上上影院-小小影视网在线观看-免费在线影视